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超导斗士”赵忠贤:国际物理学界代表中国的符号

2017年01月 10日 11:10 | 来源: 央视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赵忠贤院士工作照(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供图)

    央视网消息:赵忠贤在国际超导界享有盛誉。1997年担任第5届国际超导大会主席。2011年担任第26届国际低温物理大会主席。2018年还将担任第12届国际超导大会的主席。赵忠贤自己也从未想到,有一天,他会变成国际物理学界代表中国的符号。将近76岁的赵忠贤目前仍在坚持高温超导研究,这位“超导斗士”跨域半个世纪的追逐,让高温超导扎根中国,跻身国际前列。

    少年强 则国强

    高中时代,赵忠贤被国家提出的“向科学进军”的号召深深地影响着。他对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有了让中国成为一个科技强国的渴望。1959年,赵忠贤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技术物理系录取,1964年大学毕业并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他满怀着对祖国科学未来的美好憧憬一干就是五十多年。

    物理所是新中国超导研究的发源地,年轻的赵忠贤进入中科院物理所工作时,我国的超导研究才刚起步,寻找高温超导更是天方夜谭。1973年,经周总理批示,一批年轻学生和学者被派往国外学习, 赵忠贤到英国剑桥大学进修,接触到了世界超导研究最前沿。1975年回国后,赵忠贤提出要“探索高临界温度超导体”(简称“高温超导体”)。1987 年2月,赵忠贤及合作者独立发现液氮温区高温超导体,并在国际上首次公布其元素组成为Ba-Y-Cu-O。国际上很多实验室验证了中国的工作,推动了国际高温超导研究热潮。

    198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柏德诺兹指出:“赵教授及其同事们的研究成果是举世瞩目的,感谢他们为世界科技的发展和超导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

    赵忠贤等人的工作大大提升了中国物理学界的国际地位。1987年,赵忠贤作为五位特邀报告人之一参加了美国物理学会三月会议。中国科学家在国际上有这样的待遇,在当时是极其罕见的。这也标志着中国物理学家走上了世界高温超导研究的舞台。

    忠诚超导 不舍昼夜

    超导研究难度极高,如果没有坚韧的内在动力,难免中途放弃,这样的例子在国际上多得是。用赵忠贤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内生动力,就是把个人的志趣与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中国的科技实力,花钱是买不来的,白送更别想,只能立足于自己咬牙攻关。不图名、不求利、知识报国、科教兴国,赵忠贤就是怀着这样的价值观,一步步把中国推向了科技实力的新高度。

    在1987年取得成绩之后,虽然获得许多奖励和荣誉,但赵忠贤没有被冲昏头脑。他一直对所里的同事讲: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做的就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荣誉归于国家,成绩属于集体,我个人只是其中的一份子。他兢兢业业,一门心思继续他的高温超导研究。

    2008年日本一小组报道了LaFeAsO有26K的超导电性,赵忠贤结合他的学术思路,认识到其中可能孕育着新的突破。赵忠贤提出了高温高压合成结合轻稀土元素替代的方案,带领团队很快将铁基超导体的临界温度提高到50K以上,创造了55K的纪录并保持至今,为确认铁基超导体为第二个高温超导家族提供了重要依据。实现了高温超导研究领域的第二次突破。在这期间,他以67岁的年纪三次带领年轻人几乎通宵工作,完成了初期最关键的三篇论文。事后得知,其中一篇比国外同行只早了一天发表。

    敬贤爱士 寄望未来

    数十年如一日的工作,从未让赵忠贤感到枯燥。“科研工作者,最幸福的就是每天都在逼近真理。”赵忠贤说。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理想和生计成为一体,一辈子干着自己喜欢的事业。同样让赵忠贤觉得幸运的,还有数十年来他能够遇见诸多优秀的合作者。

    如今,赵忠贤年过七旬,头发花白,科研仍然是他的一项乐事。即使在周末,也时常能在实验室里看见他的身影。“不过,我已经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奋战’在一线了。我们的实验样品比头发丝还细,我年纪大了,手也抖了,这种事我就是拿着放大镜也做不了了。”赵忠贤感慨,“但是,我能做的有两件事,一是跟大家一起‘凝练方向’,探讨集中力量在哪方面能有突破,第二是‘营造环境’,把年轻人的激情激发起来,把创造性发挥出来,让他们能有所突破。”

    如今,赵忠贤身边已经凝聚出了一支世界领先的中国高温超导研究队伍。对于中国超导研究的未来,赵忠贤充满信心。“如果有一天,超导又有新的突破,我相信一定有中国人的身影。”(文/刘禛)


责任编辑:进展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