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88岁老人回忆摆渡岁月 没古运河就没繁华扬州

2017年11月 15日 08:08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原标题:88岁老人回忆摆渡岁月 没古运河就没繁华扬州

东关古渡老照片

东关古渡老照片

    扬州网讯 本报11月9日刊登的《三位老扬州讲述扬城渡口往事,古运河最多时有16渡口》一文,勾起了许多“老扬州”的回忆。昨天下午,88岁高龄的市民张永年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摆渡岁月,称自家占股份的三茅庵摆渡是运河上最牛的摆渡。

    当年东门是最大货物集散地之一

    沿岸货行一家连着一家

    张永年告诉记者,他出生于1929年。“我从9岁开始在摆渡上收钱、撑船,一直到50岁摆渡停运。前几天晚报上刊登的关于扬州渡口的报道,勾起了我对过去岁月的回忆。我想谈谈我在摆渡上的经历,因为当年和我一起摆渡的人大多都去世了,我担心我再不说,这段历史以后就没有人会记得了。”

    张永年说,提起扬州离不开古运河,而扬州城区古运河最繁华的一段当数从现在的五台山大桥至解放桥这一段。“之所以这一段最繁华,是因为这里有当时周边地区最繁华的货物集散中心之一的扬州东门。现在的东门遗址向北,从如今便益门一直到黄金坝这一路运河沿岸货行是一家连着一家,天南地北的特产在这里都可以买到。这段古运河上的数道摆渡、浮桥连接着扬州东门与洼字街,城外的油、酒、土布、粮食等通过我们运进城里,城里的洋布、煤炭以及各地的货物也通过摆渡和浮桥流入洼字街然后再从陆路运往扬州东乡、三泰以及更远的地方。”

    “在我记忆中,以前的东门外是两层10多级的台阶直达河边,两层台阶之间是一个很大的石头平台,这个平台是上下装卸货物的中转站,繁忙的时候平台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货物。平台的旁边是一个龙王庙,龙王庙里面有一个私塾。河岸东侧同样是两层台阶一个平台连接着古运河和洼字街。因为货行都是在西侧东门沿岸,所以来往的商船全部都是停靠在西岸,一艘接着一艘,船上的桅杆高高立着,张开帆时真的是遮天蔽日。当时扬州东门的繁华可见一斑。”

    五户人家,八个股东

    当时唯一可以过车的摆渡

    “我看之前报道中田学文提到洼字街渡口的浮桥上独轮车按照人头计费,这一点可能他记错了。”张永年笑着说,“在我印象中洼字街渡口的浮桥很窄,估计也就够两三人并行,连大一点的牲口都过不去,三茅庵摆渡才是当时古运河上唯一能上车的摆渡,而且当时一辆独轮车或者黄包车的渡资抵得上10个人过河的费用。”

    “从时间上说,三茅庵摆渡是晚于洼字街渡口的。在我们摆渡出现之前,运河上的摆渡和浮桥是无法通行车辆的。过往的货物都是在平台上卸货,然后人工扛到河对岸的平台,再装车,十分麻烦。正是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几户人家才商议合伙弄一艘大一点、好一点的摆渡船,可以让车辆直接过河。当然从中获利也是我们几家的目的之一。”张永年笑着说,他年幼时曾听舅爷爷说过,当时几户人家也是费尽周折才获得了在古运河上摆渡的“执照”。“获得‘执照’之后又通过当地的堂口(帮会)与原有洼字街渡口浮桥主人协调,最终渡船才能下河。”

    “我们的摆渡具体的位置就在现在东门北侧半里地(250米)的位置,摆渡下河那一天,鞭炮齐鸣,热闹了一上午。最后定名字的时候,因为河岸边有一座三茅庵,于是便起名为三茅庵摆渡。一共五户人家,八个股东。我们家便是其中之一,另外分别是高家、朱家、张家(兄弟二人分为两股)和韩家(兄弟三人占三股)。每股根据入股金额不同,拥有摆渡的时间也不相同。”张永年说,当时按照30天为一个周期,股份最多的高家可以收取渡资5天时间,自家为3天半,股份最少的韩家只有一天可以收取渡资。“当时摆渡还请了3个伙计,轮流撑船,他们就住在船上。这3个伙计并不拿工钱,按照商定我们股东收取天亮后至下午5点的渡资,5点之后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所有的渡资都归当天撑船的伙计所有。因为三茅庵摆渡是当时唯一可以直接运输车辆的摆渡,所以生意非常好,经常会有很多车辆排队等着过河。所以说,我们的摆渡在当时绝对是最牛的摆渡。”

    收渡资是最开心的日子

    没有古运河就没有繁华扬州

    张永年说,他9岁起就跟着母亲一起上船收渡资了。“那个3天半的时间真的是最开心的日子。到了那几天,我早早地便会起床,跟着母亲先到东门口的牛肉汤馆喝一碗汤,吃一块饼。吃饱了之后便上船收钱,每天结束后母亲还会给我两毛钱买吃的。那是童年最快乐的时光。”

    “其实过摆渡的散客是基本收不到他们什么钱的,首先街坊邻居是不收钱的,还有衙门的人过河是不收钱的,帮会的人过河我们也不敢收钱。沿岸店铺的伙计上下班过河我们也不收钱,当然这些店铺到了过年前都会象征性地给一笔钱给我们。乘摆渡过河的散客中,只能收到其中一些外地客商的渡资。我们主要的收入是运送货物过河的独轮车或者不愿弄脏衣服坐黄包车过河的客商,这些车辆的收费抵得上10个散客的费用。”张永年说,就这3天半的渡资收入基本上可以抵销掉当时全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用。

    “到了十几岁的时候,我便开始在摆渡上撑船。一直到解放后,摆渡全部收归国有,我在摆渡上撑船也按工资来结算。解放桥建好之后还有很多附近工厂的工人图方便,不愿意绕道解放桥,直接选择从我们摆渡过河上下班。就这样,一直到1978年左右,乘摆渡的人越来越少,最后政府决定这道摆渡停运,我们这道见证了半个多世纪古运河变迁的摆渡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张永年说,“我想在有生之年告诉扬州人,古运河是流淌在我们扬州人血脉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没有古运河就没有繁华的扬州。”

    记者 宫鋆煜


责任编辑:SLP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