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舟车劳顿半年才到新疆任上 吴引孙参倒大贪官潘效苏

2017年11月 15日 08:07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原标题:舟车劳顿半年才到新疆任上 吴引孙参倒大贪官潘效苏

吴引孙像

吴引孙像

吴道台宅第

吴道台宅第

    扬州网讯 光绪二十九年(1903)腊月二十一日清晨,吴家门前便喧闹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把北河下并不宽敞的街道挤得个水泄不通,为新任新疆布政使吴引孙送行。光绪二十八年(1902),吴引孙由广东按察使调任新疆布政使,光绪三十年六月到任,次年八月授新疆巡抚,为新疆人民立了三大功劳:一是设立新疆省立中学堂(今乌鲁木齐市第一中学),二是改编巡警(相当于今之警察),三是参倒巡抚潘效苏贪腐案。

    告别故乡新居

    半年旅途劳顿才到新疆

    吴道台宅第的朝东的大门缓缓拉开,身材并不魁梧,头戴瓜皮小帽,身着玄色长衫,足蹬对脊棉鞋,面目清癯、美髯飘逸的吴引孙,跨过了高高的门槛,转身向北,朝缺口城外的小码头走去。回望了一眼刚住了不到三个月的新居以及高耸斑驳的城墙,还有他熟悉的左卫街、缺口城门洞。宦海沉浮,万里以外的征途,又有多少艰难险阻在等着他呢?

    离开扬州时并不匆忙,从镇江到汉口的轮船三天后才启航,随行的有钟夫人、颂贤和孙女转珍以及跟班的幕僚、办事的亲戚。腊月二十四日,也就是民间“送灶”的那一天,乘江永轮溯流而上赴汉口。新疆虽遥,行程是规划好的。二十七日抵汉口,住高陞客栈度岁。文化人处处讲究个“名”,连所住客栈的店名也要讲究,高陞即高升,应个景儿。吴引孙由按察使改授布政使,虽然两者同称“一省两司”,均为从二品,但布政使有承宣政令并督促各府、厅、州、县贯彻执行、掌控财赋以及民事等职责,位置相当今日省长;比起专管刑名的按察使,职权略占上风,也算是升迁。

    光绪三十年(1904)吴引孙五十四岁,正月初三便启程北上,由汉口襄河登舟,二月初一登岸,寓樊城高升店。三月十二日抵陕西省西安府。三月二十二日启程,吴引孙家四人仍乘舆,另雇轿车六辆,三套大车十六辆,过六盘山、青岚山、车道岭,翻山越岭半个多月,四月初十抵达甘肃省城兰州。四月十七日启程,吴家四人仍乘舆,雇三套大车二十辆,由于是最后一程,希望在前,每辆价银一百五十两,送至新疆省城。 

    屈指算来,从去年寒底腊月二十一日,离开扬州北河下新宅,至六月二十日到新疆任所接印,恰好半年。半年来的旅途劳顿,其艰难困苦之状,毋庸赘述,从吴引孙“今夏北行,数月余未一浴”中,可窥一斑。在吴引孙《自述年谱》中还记载有一事,吴引孙车至甘肃凉州府平番(今永登县)时,有一黑毛黄足之犬,紧紧相随,行走四千多里,同到新疆,留养署中,亦为奇事。

    义拒“轱轳会”

    不与官场陋习随波逐流

    吴引孙下车伊始,检阅公牍、接见宾僚,亦形忙碌,认为“此间公事较关内各省稍简”。就在吴引孙落座不久,就遇到一件麻烦事。迪化省城不大,“吃”风不小,省里大员还有吃“轱轳会”的习惯。

    何谓轱轳会?光绪二十六年(1900)爱新觉罗·载澜在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鼓动慈禧太后利用义和团攻打洋人,后来在与联军议和中,洋人指定载澜为“首祸”,清廷无奈,定为斩监候罪,为念皇亲骨肉,加恩发往新疆,永远监禁。载澜发配到迪化后,巡抚饶应祺非但不监禁,反而给予优厚待遇。潘效苏升任巡抚后,更是攀附,提出吃“轱辘会”,即从巡抚起,依次布政使、按察使,包括迪化府县官员轮流宴请。除朝廷规定的忌辰外,几乎无日不宴,每宴皆有戏,盛极一时,载澜是每宴必到。

    新上任的布政使吴引孙,自然接到要宴请载澜的告知,当即以“我概不宴客”顶了回去。此举表明了吴引孙的操守,与新疆官场的陋习并不随波逐流,但“轱轳会”并未因布政使的缺席而中断,只不过少了一个环节,不久仍吱吱呀呀地转起来,直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潘效苏免职,联魁继任新疆巡抚,以爱新觉罗·载澜本系遣犯,不应如此骄奢,将年供公费削减一半,并劝他安分守己,一度才有所收敛。以至若干年后,吴引孙回忆起这件事,还说:“新(疆)省当年官场不时演戏,宴会投上游所好,所费不赀,余到后此风稍止,籍以惜物力耳。”公事如此,私事也如此,十二月初十日钟夫人五十生辰,吴引孙也未宴客,食素一日。

    返程坐了火车

    辛亥革命后隐居上海

    光绪三十二年,吴引孙二月十八日具折奏请开缺,三月二十六日谕令准其开缺,“俟联(魁)抚到任后再行交卸”。联魁闰四月十一日抵省,十三日交卸抚篆,即日启程东返。

    回程的阵容与来新疆时大致相当,共三十人。吴氏四人乘舆,雇四套大车二十四辆,走的回头路,只不过七月二十三日抵西安后取道郑州,改乘火车,初五抵汉口,初七乘江宽轮船东返。初九抵镇江,初十回扬州北河下本宅,子媳、婿女、孙男女、外孙男女均欢欣聚晤。稍事休息,十六日再启程,经镇江、上海、青岛,二十四日乘火车抵济南省城,吴引孙叩见慈亲并晤三弟。

    九月二十九日值母寿辰,三弟择日演戏称觴,吴引孙躬逢其盛。十月二十日别母南归,取原路返程,回扬后往西乡詹家营及氾水胡家营扫墓。数月奔驰,暂时休息,料理家务,稽查田务,琐屑繁冗,刻无暇著。因母病已愈,销假。十二月九日奉朱批,吴引孙拟来春二月入都。

    宣统二年(1910)吴引孙授浙江布政使。辛亥革命后,隐居上海,民国十年(1921)去世后,“联圣”方地山撰挽联:说当年破庙甚么,重语宋莒公,但信读书宜有福;得生入玉门足矣,同时何水部,翻成衣锦不还乡。

    通讯员 余志群 记者 姜涛


责任编辑:SLP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