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征镒91岁高龄重读《草木典》 “吴氏四杰”育人甘做铺路石

2018年02月 28日 07:5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左起分别为吴征铠、吴白匋、吴征鉴和吴征镒

左起分别为吴征铠、吴白匋、吴征鉴和吴征镒

    当最好的学生遇见了最好的老师,这是很多人都艳羡的“遇见”。吴白匋、吴征鉴、吴征铠和吴征镒在培养学生和弟子方面,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吴征镒曾对学生说:“年轻的科学工作者,一定要在比我们还要艰难的路上去攀登,我愿意提供肩膀做垫脚石……”

    吴白匋  亲自授课,甘做铺路石

    吴白匋先生博学多知,耄耋之岁还呕心沥血指导了三届戏曲史研究生,直至83岁退休,可以说为戏曲史的研究后继有人竭尽全力。吴白匋先生教学,秉持着“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之道,指导研究生从不依赖助手,坚持亲自面授,自己订制课程表,授课中做到言之有据,辞必己出。常常以学术探索的姿态,引导学生对他提出的观点进行辩论考析。

    吴白匋先生奖掖后进,从来不遗余力。他曾对学生说,剧作家的名气是演员演出来的,演员的名气是众星拱月捧出来的,我们这些老朽就应该做年轻人的铺路石。观看了黄小午表演的昆剧《长生殿·酒楼》后,吴老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推介了这出戏,给了演员们极大的鼓舞和支持。当黄小午获得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他立即将喜讯报给了吴老,吴老很是激动,高兴地说:“我早说过了,江苏昆剧院还会有梅花奖,我的预言实现了!”

    吴征鉴  把培养人才放在第一位

    吴征鉴,一生致力于寄生虫学及医学昆虫学的研究,尤其是黑热病及其传播媒介白蛉的调查研究,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1951年至1958年,吴征鉴连续举办了两期寄生虫学高级师资培训班,一期黑热病防治人员进修班和两期全国寄生虫病防治医师进修班,为全国各医学院校输送了一大批青年教师,如今他们都是我国寄生虫教学科研的中坚力量。

    “吴院长常说,科研要从国情出发,要解决防治工作中的实际问题,不要钻牛角尖,治学一定要严谨。”据学生们回忆,吴征鉴不仅为他们安排了大量的现场实习,还亲赴山东泰安农村指导黑热病的调研防治,白蛉喜欢停留在住房、畜舍、狗窝的泥墙上,吴征鉴就带着学生捕捉和研究比蚊子还小得多的蛉虫。

    “那时候,泰安的跳蚤可多了,大家都怕被咬,吴院长到学生们的住处为大家喷药,可自己的住所却没有用药,他宁可被咬,也不想药物影响他饲养白蛉,耽误了给学生们做实验观察。这样的师道和师德,我们这些学生永志难忘。“学生叶栾英回忆道。

    吴征铠  注重引导学生自学成才

    在教学方面,吴征铠曾这样说过:“华罗庚曾说他是自学成才,其实有成就的人都要通过自学,否则就不可能有创新。我教物化5到7遍之后,才可以随口讲,不逾矩。一个人要在学术上有发展要靠自学,有时一篇文献要读好几遍才有点体会,有时在集体讨论中会很好地得到启发,有时对一句话从另一个角度就有新的领悟。我们一定要将自己当作小学生,对书上的一句话或者别人的点滴体会要反复思考,这是很辛苦的,但学通之后很快乐。”

    “吴征铠老师走了,他是影响我一生的老师。”中科院院士郭可信回忆说,吴征铠老师教的物理化学,同学们称之为“天书”,一则物理化学本来就比较深奥,二则吴征铠讲课有如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吴老师逼我学会自学,终生受益。我到瑞典先学冶金,后来改学晶体学,回国后从事金属物理学研究,近十几年来又主要做电子显微学方面的工作,都靠的是自学。”

    中科院院士江明回忆道:“1957年秋,我入大学三年级,有幸攻读吴征铠先生主讲之《物理化学》。记得先生授课时,我分秒不敢分神,句句不肯放过。先生口语,扬州乡音甚重,听课同学常现迷惑表情,而我则心领神会。先生授课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但欲深入领会,课后苦功必不可少。”

    吴征镒 91岁高龄重读《草木典》

    在回忆吴征镒的文章中,学生们这样写道:“吴征镒是一位世界知名的植物学家,这个星球上生长的所有有根生物,几乎全部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世上可能再也没有人像他一样痴迷植物。”

    “2007年,当年清华的同事任继愈先生邀请他担任《中华大典·生物典》的主编,91岁的吴老身体不好,眼疾已非常严重。”吴征镒的助理吕春朝回忆说,为此,吴征镒花了2年时间重读清代《草木典》,指导吕春朝进行了大量的资料整理工作。2012年春节前夕,吴征镒因身体不适再度入院,仍记挂着手头未完成的工作。

    “吴老一辈子是一个不工作心就发慌的人,80岁以后每天工作6个小时,90岁以后为《中华大典·生物典》,每天工作2—3个小时,这种孜孜不倦的精神令人敬佩。”学生李德铢回忆说,1988年,71岁高龄的吴老还拄拐杖,带领6个博士生一起在昆明西山考察。

    弟子孙航回忆说,恩师吃饭节俭,从来不剩,生活有规律,基本不加班,但工作效率很高,代表他学术思想的主要著作都是在80岁以后完成的。

    “穷万里纵观原本山川探索时空变迁轨迹;立宏志深究极命草木创系统演化新理论。”这幅挽联高度总结了吴征镒的一生。虽然他离开了我们,但地上的征镒麻、征镒冬青、征镒卫矛,以及天上的吴征镒星,都还在默默守望着他所挚爱的这片土地。通讯员 汪媛 记者 姜涛


责任编辑:陈书戈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