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扬州周氏三兄妹深情怀念七叔周恩来 写信鼓励家人“人生赖奋斗而存”

2018年03月 05日 07:4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原标题:扬州周氏三兄妹深情怀念七叔周恩来 写信鼓励家人“人生赖奋斗而存”

左起周华绂、周华凯、周华瑞

左起周华绂、周华凯、周华瑞

国庆十周年亲属聚会合影,中间抱小孩者为陆淑珍

国庆十周年亲属聚会合影,中间抱小孩者为陆淑珍

    【亲人讲述】

    今天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纪念日,扬州的周恩来亲属们早就聚在一起怀念“七叔”,85岁的周华瑞、82岁的周华凯和79岁的周华绂分别是周总理的嫡堂侄儿、侄女,与“七叔”为数不多的见面,却成了他们人生永远无法忘却的幸福时刻。昨天,记者在周华瑞家中采访了兄妹三人,并在周总理出访归来的照片前合影留念,这张黑白照片已经挂了40年,总理始终在他们心中。

    临别赠言“努力学习”

    难忘北京天安门吊唁的场景

    “周家是个大家庭, 我的父亲周恩夔大排行四,周恩来大排行七,我们都叫他为七叔。”周华瑞告诉记者。

    “1953年,当时我是淮北盐场人民教师,利用暑假前往北京省亲。那时,我祖父周嵩尧在政务院文史研究馆为馆员,哥哥周华章在北京饭店工作,侄儿国镇在北京上中学。在北京期间,我和华章、国镇一起见到了七叔七婶,他们仔细地问了我的工作和学习情况。离京回江苏的前一天下午,接到了七婶邓颖超的电话,她在电话中说,你七叔工作比较忙,要我打个电话给你,就不送你了,希望你回工作岗位后,努力学习,顺问你母亲和其他弟兄姊妹好。”周华瑞告诉记者,七叔七婶临走专门打电话为他送行,临别赠言“努力学习”激励了他一生,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没有忘记。经过努力,1955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调回扬州市工作,不管工作多忙,始终不忘记努力学习,先后被评为中国红十字会模范志愿工作者、江苏省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和扬州市市级机关优秀共产党员。

    “1976年1月8日,七叔逝世。我的母亲陆淑珍带着扬州的子孙代表一起赶赴北京。1月12日中午,七婶用她的车把我们一起接到西花厅,在京的和外地赶来的亲属都集中在那里,60多人随后改乘大客车,来到天安门广场。”周华瑞告诉记者,整个广场人山人海,人们都静静地等候在那儿。他们到了广场后,下车列队前往吊唁大厅。“吊唁大厅里放满了花圈,我们臂戴黑纱,胸佩白花,我的小孩周刘兵哭得特别伤心,摄像机对他摄了好长时间。”

    保存40多年亲笔信

    鼓励家人“人生赖奋斗而存”

    周华绂是祖父周嵩尧唯一的孙女,视为掌上明珠,他到北京文史馆工作时,就和周总理讲要将她带在身边,由于年龄尚小,总理婉拒了。1960年7月,周华绂和七嫂刘宝兰等一起到了北京,七叔七婶会见了他们。79岁的周华绂至今清晰地记得58年前西花厅的那个夏日:

    七叔问我:“你是不是六伯父经常提到的那个孙女啊?”我答:“对,对!”接着七叔说:“每个亲属来,我都要给他上一堂政治课,首先问一下,你家庭出身是什么?”我答:“破落地主。”七叔问:“为什么要加‘破落’两个字?地主就是地主,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嘛!”

    接着又关心我上学的情况,问道:“你们在学校劳动课干些什么啊?”我说:“种菜、种慈姑、干农活。”七叔问:“慈姑怎么种啊?”我答:“将苗子摘下来,插到土里。”七叔说:“噢!原来慈姑是这样种的。”后来又谈到我未来工作志愿,我说:“打算做个教师。”七婶当时举起双手说:“我双手赞成,做老师好!”七叔、七婶对我的关心和教育,我牢牢记在心中,并成为我奋斗的动力。

    “我的祖父、父亲和母亲受七叔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周华绂说,1946年,父母前往南京梅园新村见到了七叔。返扬州时,七叔写了一封信,内容主要是“人生赖奋斗而存”,“劝导我父母走生产之途。这封信由我母亲负责保管,七叔逝世后不久,我们把它捐赠给了国家档案馆。”

    国庆十周年亲属聚会

    母亲巧答周总理三个问题

    82岁的周华凯虽然未亲见七叔,母亲陆淑珍却常对他讲起国庆十周年西花厅聚会的往事。1959年国庆十周年那天,周恩来于百忙中,在西花厅专门安排了一次在京亲属的会面。参加这次聚会的有20余人,其中有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全家,周恩来的嫂子、我的母亲陆淑珍,周恩来的弟媳陶华,周恩来的侄儿、我的弟弟周华章全家。这是建国十年来,面最广、规模最大的一次周家亲属聚会。

    聚会刚开始时,周恩来首先向陶华提了三个问题,都是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第一个问题是粮食究竟够吃不够吃?第二个问题是猪肉为什么紧张?第三个问题是鸡蛋为什么这么少?陶华摇摇头,未能作答。周恩来见陶华答不出,就转过身来问我母亲:“老嫂子,你说说看呢?”我母亲不紧不忙地答道:“一、现在的粮食是计划粮,计划粮就要计划着吃,不按计划吃,当然就不够吃了;二、至于猪肉为什么紧张,由于过去农民家家户户养猪,自己吃不了,卖给城市人吃。现在国家集体养猪,除了城里的人要肉吃,农民也向国家要肉吃,所以猪肉就紧张了。三、过去农民都是把攒下来的鸡蛋拿到城里来,换食盐、火柴等日常生活用品。现在农民的生活好了,鸡蛋留着自己吃了,大部分鸡蛋不进城了。”周恩来听着,不时满意地点点头。

    饭后,周恩来高兴地提议说:“难得这么多人聚会,拍照留个纪念吧。”随即安排大家就位,他指着我母亲说:“老嫂子,你站在中间(中间抱小孩者),我站在这边(右边),小超,你就站在那一边(左边)。”摄影师的快门一按,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记者 姜涛


责任编辑:SLP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