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时失明仍坚持工作 朱坤生:舍家卫国战斗至死

2018年03月 22日 07:35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原标题:20岁时失明 仍坚持工作 朱坤生:舍家卫国战斗至死

朱康健讲述父亲的故事

朱康健讲述父亲的故事

朱坤生烈士的烈士证明书

朱坤生烈士的烈士证明书

    烈士档案

    朱坤生:上海人,1924年出生,1940年2月入党,1951年1月在扬州湾头病故。朱坤生在战争中被炸得双目失明后,仍以顽强的意志坚持革命工作,1951年12月31日被批准为革命烈士。

    “我是遗腹子,父亲去世后我才出生,我没有见过父亲,但父亲的战友都说我长得很像父亲。”家住四望亭路的朱康健说,他虽然没有见过父亲朱坤生,但从小到大,无数次听过父亲的事迹,父亲在战争中被打得双目失明,仍坚持工作,关心他人,永远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20岁双目失明

    身残志坚,继续工作

    朱坤生出生在上海,家庭穷苦,10岁时就到肉铺当学徒。1939年,15岁的他离开家乡,参加了苏北崇明游击队。在部队,他先后担任过副班长、班长、排长。

    1943年,日寇向抗日根据地发动疯狂扫荡,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朱坤生在如皋县某次战斗中光荣负伤,双目失明,当时他才20岁。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朱坤生以顽强的毅力,与失明带来的不便作斗争,他靠记忆力听读,代替看书学习。伤好出院后,朱坤生仍坚持工作。1947年,朱坤生任荣军队长时,敌人向东台地区发动进攻,他带领荣军英勇地穿插敌后,安全转移。他还协助地方政府,做好参军动员和土地复查等工作。

    为照顾他的身体,有关方面定期发给他残废金,他节省下来,拿去帮助穷人。他在东台县工作不到5年,累计捐出自己节省的粮食1000多斤。农忙时,他还摸到田里帮助农民撕玉米,拔黄豆,帮助老百姓磨粮食。

    “工作之外,父亲兴趣广泛,象棋也下得很好。”朱康健在成年后经常听父亲的战友提起。

    去世时仅27岁

    老家亲人至今无音讯

    1949年,朱坤生来到位于扬州湾头的苏北荣军教养院,任副政治指导员。荣军教养院收养的全是伤残军人,在湾头工作期间,朱坤生虽双目失明,仍经常摸到部队去了解情况,和伤残军人谈心,安慰、开导、鼓励他们;甚至在下雨天,雨水漫过脚背,他还坚持到各队去了解工作。

    1951年春天,朱坤生因积劳成疾,不幸去世,年仅27岁。当时他的妻子怀孕才4个月。

    作为烈士的遗腹子,朱康健在父亲去世6个月后出生。他说,虽然从来没有看到过父亲,但自小就听母亲讲述父亲的故事,母亲一直教育他,要继承父亲遗志,努力工作,好好做人。烈士陵园里有一张父亲的照片,可以大致看出父亲当年的容貌。父亲的战友对自己一直很照顾,都说自己长得很像父亲。

    虽然知道父亲是上海人,但父亲老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亲人,朱康健一无所知。他说,父亲若是在老家还有亲人,他们对于父亲是死是活,是否有后代,也未必知晓。近年来,朱康健曾多次有过去上海寻亲的念头,终因没有可用的线索而作罢。从父亲身上,朱康健深刻体会到舍家卫国的革命情怀。

    继承革命精神

    他工作后多次立功

    朱康健以父亲为荣,也以父亲为榜样。1968年他初中毕业时,作为烈士子女,可以继续升学,年轻的他响应号召,主动打申请,要求去农村接受锻炼。

    上世纪80年代,朱康健从工厂被招聘到公安部门工作,在交警岗位上一直干到退休,曾因在抓捕杀人犯、抗洪抢险等行动中表现突出,四次荣立三等功;还因工作积极,表现突出,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在交警支队,他业务素质也拔尖,扬州有重大活动时,他多次在开道车上负责指挥。

    父亲的革命精神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上世纪70年代,朱康健在部队工作时,经常给战友们讲父亲的故事。现在,他每年都要带着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去烈士陵园给父亲祭扫,上初中的外孙女每次听到朱坤生烈士的事迹,都由衷地表示敬佩,说“老祖真了不起!”

    父亲当年眼睛看不见仍帮助别人,在和平年代,朱康健继续发扬父亲无私奉献、帮助他人的美德,朱康健经常参加社区的志愿服务活动,他唱歌很好,不但在社区义务演出,还经常去敬老院、老年公寓义务演出,朱康健的女儿、外孙女也喜欢帮助别人。

    通讯员 朱红梅 

    记  者 仲冬兰 文/图

    【读报词典】

    荣军,是解放后解放军沿袭下来、对于解放军“革命残废军人”(80年代以前)、“革命伤残军人”(90年代到2005年6月)和“残疾军人”(2005年7月后至今)的称谓。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