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扬州“窑主”的“点土成金”

2018年09月 13日 07:5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吴晓勇制作的蓝均釉茶盏。

吴晓勇制作的蓝均釉茶盏。

吴晓勇制作的陶和红雕漆作品。

吴晓勇制作的陶和红雕漆作品。

    一个茶盏,换一座城。建盏乃瓷器中的瑰宝,有“碗中宇宙”之称。“古法曜变天目釉”已经失传700余年。在仪征新集镇,陶艺家吴晓勇潜心研究,成功再现了“古法曜变天目”的绚丽斑斓。

    吴晓勇,安徽芜湖市无为人,原来从事版画,因为与陶瓷的渊源,2002年专门研究做陶,2014年底,他在仪征新集定居。让他留在扬州的最主要原因,是扬州的人文内涵和仪征的“宝藏”——红土。

    在仪征建窑 潜心研究釉的古老工艺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初见吴晓勇,你脑中会自然地咏起陶渊明的诗句。他的工作室在仪征新集农村,几间连着的小砖房简洁素雅,几乎每个房间都摆放着满满的陶器半成品和成品,最边上的房间里有一座大窑炉。

    “此木为柴山山出,因火成烟夕夕多”,这是吴晓勇挂在工作室的对联。他说,“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都耗在这里,要呆12个小时以上。”

    十年来,吴晓勇一直研究古法陶釉的古老工艺,他在仪征建窑,是他自己画图纸改建出来的窑炉。“我将传统工艺和现代工艺结合,用柴气混合的方式,既保证了陶瓷有‘柴釉’的品质,也避免了完全靠柴烧的不稳定、不环保因素。”

    利用仪征红山土 成功烧制出天目釉陶器

    天目釉举世闻名,起因是一位日本僧人从浙江天目山带回黑釉瓷器,故名“天目釉”,在宋代盛极一时。当时,天目釉的主产地在福建建安、江西吉州等地,但烧制技艺到了南宋以后就失传了。

    “原料配比需要反复研究和调整。”吴晓勇介绍,他钻研天目釉制法时,是在自己一步步摸索、一次次失败中慢慢得出经验。“一窑放进去600多件,经过17个小时的柴气混合烧制后,温度达到1300℃,能过关的成品只有几个。”吴晓勇回忆,“一个星期最少要试验两窑,多数都是试验失败品,成本巨大。”

    在仪征这几年,吴晓勇每天都重复做同样的事情。“这是一项寂寞的工艺,基本都在希望、等待、失望这样的心情中循环度过。幸运的是,他在这里终于研制成功,并且已经非常稳定。”

    记者在吴晓勇陶艺工作室看到,他烧制的天目釉陶盏的口径在8至10厘米左右,施釉经1300℃高温,形成天目釉的不同斑纹和色彩。天目釉、虫蛀釉、玳瑁釉、古青釉……这些都是吴晓勇研究制法的作品,并且相当精致成熟。截至目前,吴晓勇研制并出品的仪征红土天目釉盏有曜变天目、华北油滴、兔毫天目等多个品种。

    对话吴晓勇

    1

    记者:制陶最讲究的,除了工艺之外,原材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你对原料的要求很高,因为泥土的特性直接影响到陶瓷烧制的效果。为了找到耐高温的泥土,你走过全国很多个地方。你是如何发现仪征红土适合做陶釉?仪征红土制釉好在什么地方?

    吴晓勇:在查阅资料中得知,仪征红山土含铁量很高,但没有具体的物理指标,在这之前没有人做过类似工作,没有参考,这就需要大量的实验来确定是否符合。但可以确定的是天目釉属于铁系发色,需要含铁量高的土来解决。所以仪征红山土是符合制作天目釉釉料要求的。

    2

    记者:你在仪征专心研究天目釉,是如何成功恢复了失传已久的天目釉烧制工艺,创出了扬州窑特色的红土天目釉陶器?

    吴晓勇:陶瓷有属于它自己的属性,经验能解决一些问题,但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这就需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我们可能觉得陶瓷只是一种釉料,但它更属于硅酸盐学科里比较重要的分类,通过天目釉的基础理论寻找它的物质构成,因为每种原料属性资料在现代科学中已是非常健全,知道陶瓷的发色原理,再通过大量的实验寻找配方,找出数据,同时还要克服在烧制过程中的不确定性。

    3

    记者:能给我们讲述你的“古法曜变天目”盏出炉的幕后故事吗?

    吴晓勇:这件事对于我来讲非常重要,至少完成了一个心愿,也解决了这一课题,从最初的理论想法到烧制成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从着手第一次试验开始就面临了艰难选择,没有资料可找,不能确定是否可行,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是一种冒险。

    当时经过几次试验后能够看到一些迹象,但始终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激发了往前走的冲动,其实也就是在失败和希望的循环中坚持。

    4

    记者:你的作品和扬州的漆器结合,完成了一件陶和红雕漆作品,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作品以及作品背后的故事?

    吴晓勇:扬州漆器和陶器一样历史悠久,做的时候想法也简单,当然我不是第一个有这个想法的人。

    我和扬州漆器大师童兆鹤是好朋友,在一次聊天中产生想法,让古陶和扬州漆器做一次联姻,也是两种工艺的碰撞结合。

    当然,这只是第一次试验,是工艺结合的尝试,解决了工艺上的困难,以后就会有一些针对性的作品创作,这才是目的。

    本报记者 李文明


责任编辑:陈书戈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