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金庸先生走了,但其探索仍在持续

2018年10月 31日 09:3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多么希望这次真的是谣言!著名作家金庸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走了,江湖仍在,故事仍在。

很多人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这其实是一个老套的评价,不知先生泉下有知会否接受和喜欢?作为金庸先生的粉丝,却不希望这会成为事实。不妨回到原点上思考,金庸先生到底代表着怎样的时代?

提到金庸先生,人们总会提到新派武侠小说。公认说法是,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以金庸、梁羽生等为代表,开启了“新派武侠小说”的窗口。仅就新派武侠小说本身来说,可能已经落幕了。毕竟现在更火的是网络小说,已然不是这个风格。但就先生的探索来看,并没有结束,也不会结束。

很多人称金庸先生为“金大侠”。其实金庸先生只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称其为“金大侠”,不仅是其塑造了一大批大侠形象,还因其骨头里流淌着侠义之血。

除了小说家,金庸先生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报人。尽管读者通过武侠小说而认识和喜欢金庸,但其本人,却更认可“报人”身份,他甚至将《明报》看作是一生最高成绩。金庸先生写了30多年的社论,有统计表明,他亲笔撰写了几千篇社评,也因为此,他主持的《明报》成为当时读书人所广泛接受的“知识分子报纸”。在其社论里,可以看到士大夫气质,可以看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梦想。

社论和小说,报人和小说家,其实有着一致性。先生曾说,“宁可无武,不可无侠”。侠是侠义,是正直,是理想,这是他社论的基本价值取向。而在小说创作时,他“试图在武侠小说创作方面进行一些尝试,并表达自己的政治取向和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看法”。当然,他的小说并不是机械的“价值正确”,而是有着极其高超的表达技巧。在有意义与有意思之间找到平衡,通过精湛文笔表达深邃思想,这才是金庸先生最了不起的地方。

侠在深处,与士相通。金庸先生最重要的身份,其实是士人,是知识分子。捧起金庸先生的小说,你会爱不释手,因其语言精美、情节曲折、描写细腻;放下金庸先生的小说,你会久久难忘,因其笔下人物有血有肉、有棱有角、有滋有味。郭靖有情有义,令狐冲重情重义……你会看到一种文化的传承,一种精神的延续。他的小说是有神的,有魂的,所以有无数人读着金庸小说,梦想行侠仗义。他的小说,不仅仅是好看,从本质上讲依然是一种文人小说。

随着时间漂移,曾经的“新派武侠小说”变成了“传统武侠小说”,今天网络小说已然走向了玄幻修真穿越。可是,金庸先生的探索,难道就没有价值了吗?一个好的作家,既有对流行的适应,也有对自己的坚持。文学作品毕竟不是普通产品,应有价值操守。当然,讲操守,并不是就要板着面孔,并不是就要生硬灌输,小说当然要有美感,当然要有可读性和愉悦性。金庸先生的士大夫情怀,他在有意思和有意义上取得的统一,给今天的文学,特别是网络文学发展提供了一个启示。

金庸先生走了,但其探索仍有价值,仍在持续。虽然早过了钻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金庸小说的岁月,但金庸先生笔下人物,依然活跃在我们面前,愉悦了时光,启迪了心灵。在人们心中,好的小说就应该具有愉人与启人的作用,只是需要用高超技巧表达出来。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