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造园史巨著为何诞生在仪征?

2018年11月 03日 09:0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方晓伟

   计成是我国古代著名的造园大师,我国古代著名的园林专著《园冶》就是其呕心沥血之作,该书文采斐然,具有晚明小品的文学特征;又荟萃我国历代造园之精华,自成理论体系,成为后人研究我国造园艺术的重要参考;更重要的是,该书成书于计成在仪征为盐商汪士衡建造寤园之时。今年,江苏省第十届园林园艺博览会专门开辟了“园冶园”,邀请院士孟兆祯担纲设计,纪念计成《园冶》在仪征成书380周年。
   
   大江南北
   计成留下名园无数
   计成,字无否,号否道人。明万历十年(1582),计成出生于江南水乡吴江的古镇同里。关于计成的家世,史料鲜有记载。不过,在其《园冶》中,我们仍可以看到关于其生活轨迹的点滴。计姓是吴江当地的大姓,计成年少时应该家境不错。计成在《园冶》中引用了很多成语名句,文采斐然,可见他曾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计成少年时代就擅长山水画,“最喜关仝、荆浩笔意,每宗之。”计成还有“搜奇”的爱好,年少时曾到各地游历,他在《园冶》自序中说,“游燕及楚,中岁归吴,择居润州。环润皆佳山水……”可见他曾去过北京、湖广等地游历,期间观赏过各地的自然风光和人造园林,收获颇多。人届中年,计成选择定居于镇江,着手为当时的达官贵人们营造私家宅园,开始了自己以造园为生的巨匠生涯。
   明天启三年(1623),计成应时任江西布政使的吴玄之邀,在常州城东建造了东第园。这据说是计成建造的第一座江南私家园林。那时,吴玄在常州城东得到了一块地基,是元朝温相(温国罕达,元代集庆路官员)的废圃旧址,面积仅有十五亩。吴玄要求用其中十亩来建住宅,余下的五亩造园,这真的是“螺蛳壳里做道场”了,但是,计成采用“巧于因借,精在体宜”的造园原则,巧夺天工地展现了这座园林的诗情画意。计成自己在《园冶》中描述建造这座园子的思路是:“此制不第宜掇石而高,且宜搜土而下,令乔木参差山腰,蟠根嵌石,宛若画意;依水而上,构亭台错落池面,篆壑飞廊,想出意外。”园子建成后,吴玄高兴地说,从进园到出园,虽然只有四百步,但我自以为江南胜景尽于我们眼底了。
   东第园建成以后,计成一下有了名气,很多朝廷官员都来邀请计成为他们建造宅园。仪征的汪机便是其中的一个。汪机,又名汪士衡,安徽休宁人,大概是到扬州来业鹾的,因“奉例助饷”得授文华殿中书。汪士衡邀请计成设计的私家园林建成的时候,是在明崇祯五年(1632)。汪士衡的这个园子,计成自己最为得意的杰作是所谓的“篆云廊”。在《园冶》中,计成说,“今予所构曲廊,之字曲者,随形而弯,依势而曲。或蟠山腰,或穷水际,通花渡壑,蜿蜒无尽,斯寤园之篆云也。”这一回廊的设计,颇能代表中国古代园林艺术的特色,走廊随地形婉转,浑然天成,颇具意韵。无怪乎明末权臣阮大铖来到仪征,在游览了这个园子以后感概道:“无否东南秀,其人即幽石。一起江山寤,独创烟霞格……”这大概就是阮大铖为汪士衡这个园子取名为“寤园”的原因吧。“时花添胜景,良友纵高谈”,王公达人的近悦远至,吟诗把盏,更是对计成的最大宽慰和褒奖。明崇祯五年(1632),计成还为阮大铖修建了石巢园,关于这座园子的描述鲜见于史料,不过与寤园应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崇祯七年(1634),计成又受时任兵部职方司主事的郑元勋之邀,为其在扬州南门城外西侧建造影园,计成全程参与了工程的规划和施工。在建造影园时,计成堆砌假山的技艺得到了充分发挥,后人评价这座园子是“虽为人作,宛自天开”,在清人李斗的《扬州画舫录》中,影园更是位列扬州八大名园之一,堪称中国古代园林代表作。郑元勋撰有《影园自记》刻于一方半卧式斜碑上,全文2000余字,刀工精确。这方碑画龙点睛,烘托出这一方水土的文化底蕴。文中交代过影园的“风水”:“其地无山,却前后夹水,隔水蜀冈蜿蜒起伏,尽作山势,柳荷千顷,萑苇生之。园户东向,隔水南城脚岸,皆植桃柳,人呼为‘小桃源’。”园内,柳影、水影、山影,恍恍惚惚,如诗如画。崇祯五年(1632),影园还在建造之中,书画家董其昌在郑元勋家做客,郑元勋曾请他为影园题词,遂为后人留下珍贵的墨宝。
   
   撰写《园冶》
   成中国首部园林教材
   明崇祯四年秋(1631),计成在仪征为汪士衡建立寤园时,就利用空暇时间写作了《园冶》一书的初稿,取名为《园牧》。计成撰写这本书的首要目的,就是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传授造园“绝技”。他在《园冶·自识》中说得十分清楚:“暇著斯冶,欲示二儿长生、长吉。”计成辛苦造园,年过半百,却没有积累多少家产,直到撰写《园冶》之时,仍“无买山力”,置办不起房屋田产,只好把自己多年积累、探索而掌握的造园理论和技能传授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作为他们日后立身养家的本领。计成撰著《园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总结前人及自己的造园经验,填补我国造园专著的空白。我国自古以来,各种艺术都有专著流传于世,惟独造园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却没有专著问世,《园冶》恰好解决了这些问题。虽然此时计成的两个儿子“但觅梨栗而已”,尚年幼无知,但计成却毅然决然“故梓行,合为世便”,决定刊印出版,以便在社会上广泛流传,造福众人,应该说,这是他人生境界升华的体现。此书成稿后,正值时任光禄寺少卿、闲居在家的曹履吉到访寤园,读到初稿《园牧》后大为惊叹:“斯千古未闻见者,何以云牧,斯乃君之开辟,改之曰冶,可矣。”曹光甫(曹履吉字光甫)这一改,改得很有价值,因为这个“冶”字体现了计成著作的首创性。“牧”字本意有划分田界之意,还不能准确概括书稿的全部精髓,而“冶”字原义为熔冶铸造,引申出营建构造之意,更加贴切。邀请计成构筑影园的扬州盐商郑元勋对《园冶》更是赞赏有加,“今日之国能,即他日之规矩,安知不与《考工记》并为脍炙乎?”
   根据《园冶》所附阮大铖《冶叙》及计成《自识》可知,此书完成于崇祯四年(1631),初版于崇祯七年(1634),由阮大铖出资刊刻成书。全书约14000字,附图式235幅,共3卷。第一卷除总论《兴造论》《园说》外,又按造园顺序分相地、立基、屋宇、装折四部分;第二卷集中讨论“栏杆”,列100种栏杆图式;第三卷从门窗、墙垣、铺地、掇山、选石、借景六个不同的角度出发,全面介绍了计成的造园思想,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古代园林美学思想体系。《园冶》一书,不仅是我国造园史上第一部系统的具有极高的东方美学理论水平的学术巨著,还是世界公认的第一部系统的造园名著。《园冶》中所论述的园林建筑理论和建筑设计样式,不仅对当时的园林建造起到指导和借鉴作用,至今仍然为我们许多园林设计所运用,也是世界建筑学家、科学史研究工作者们非常重视并经常引用的经典。
   然而,《园冶》一书虽然有幸出版,在历史的长河中险被湮没。《园冶》问世的时候,正是明末党派纷争、政权动荡、势力角逐的时代,再加上《园冶》并非大众读物,内容引经据典、深奥难懂,专业化程度又很强,一般读者并不能意识到此书的可贵之处。因此,人们普遍认为,《园冶》一书在当时的出版并未引起太大反响。关于这一点,山东大学韦雨涓老师考证,除了明崇祯七年(1634)的初刻本,《园冶》在清代曾不止一次被刊刻过;清代康熙、乾隆年间,《园冶》曾不止一次被带到日本(至少有三次,时间分别是康熙四十年(1701)、康熙五十一年(1712)、乾隆元年(1736)),现藏日本的《夺天工》和《木经全书》也并非在日本改名出版的,而是在中国大陆改名以后流传到日本的。目前,在中日两国,庋藏着《园冶》的各种不同版本:1.国家图书馆藏明崇祯七年初刻本(郑振铎、夏平叔藏本);2.国家图书馆藏明版日本钞本(傅增湘藏本);3.《喜咏轩丛书》1931年刊本;4.营造学社1932年刊本;5.日本国立公文书馆(原日本内阁文库)藏明崇祯七年初刻本;6.日本国立公文书馆藏乾隆六十年(1795,日本宽正七年)写本;7.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藏华日堂刊本(谢浦泰藏本);8.东京大学藏华日堂刊本。
   
   仪征造园成风
   催生计成《园冶》
   说到这里,有一个疑问在人们心目中油然而生,为什么中国古代第一本造园史上的巨著为何会诞生在仪征?关于这一点,理论界可说众说纷纭,各持一端。
   其实,早在元代,著名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就曾指出:“……大城镇真州(Chin-gui)从这里出口的盐,足够供应所有的邻近省份。大汗从这种海盐所收入的税款,数额之巨,简直令人不可相信。”等到明朝中期以后,仪征作为淮盐中转的重要港口,是淮南官盐运往“扬子四岸”的中转基地。清代诗坛巨擘袁枚在所作《真州竹枝词》中写道:“流过扬州水便清,盐船竿簇晚霞明,江声渐远市声近,小小繁华一郡城。”寥寥二十八字,便勾勒出仪征作为盐务中枢的繁华胜景。由于盐运的发展,仪征涌现了一大批腰缠万贯的盐商,开始的时候,这些盐商来仪征只是临时居住,通常半年时间在仪征居住,半年时间在原籍或杭州、扬州、南京等其他城市居住。随着盐业生意的逐渐拓展,盐商们开始在仪征买地买房,甚至将祖先的坟墓迁来仪征,定居在仪征。其时,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逐步向江南转移,再加之一些盐商希望通过造园来实现自己的一部分精神需要,造园正在成为明末清初江南社会生活的一种时尚。当时江南造园时尚的勃兴和仪征盐商雄厚的经济实力,既为仪征园林的营造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也为计成提供了难得的良机,计成的《园冶》,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而计成在《园冶》中所凝练和充实的造园理论,又反过来推动着当时造园美学的勃兴,最终催生出扬州“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园林美景。据不完全统计,从明朝崇祯年间到清朝嘉庆时期,有记载的仪征园林大略有:小林泉、江上别墅、东津别墅、休园、小东园、丽江园、澄江园、玉虚园、丰原园、寤园、闵园、东皋别墅、横山草堂、涉园、萧园、怡园、半湾园、厉园、南园、罗园、蒋园、也园、吴园、江村、水香别墅、白沙翠竹江村渔湾亭、因圃、五世读书圃、汪园和朴园等。众多的盐商私家园林遍布仪征城内外,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