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专访朱自清散文奖得主 扬州是文学梦想启航之地

2018年11月 22日 07:4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得奖如同获终身成就奖一般

扬州是我文学梦想启航之地

“这次来扬州,我就像回到了我文学梦想启航的地方。”忘记了沿途奔波的疲惫,到达扬州后的丁帆,心中满是感慨和激动,随之而来的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回忆。

原来,50年前,16岁的丁帆,来到了水乡宝应县插队落户。“那时,我怀揣着一个文学梦而来。”丁帆说,在6年的插队生涯中,他写过旧体诗,写过现代诗,也写过短篇小说,但就是没有写过散文,“虽然那个时代没有发表文学创作的园地,但我的文学梦却始终不灭。及至在扬州师院中文系读书,我仍笔耕不断,直到1978年我的一个短篇小说在《北京文学》过审后,最后被主编否定,才暂时断了文学创作的梦想,改搞创作批评和评论。

“在学院派的理论包围和轰炸中,我意识到,一个搞文学批评的人,如果失去了对生活和文学语言敏悟的感性能力,他就会僵死在文学的沙滩上。”丁帆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开始写起了叫做广义散文的随笔,尤其是近些年来,包括《人民文学》《美文》《人民日报副刊》等杂志报纸,刊发他的散文随笔,让他倍感荣幸,“这些都是唤醒我文学梦想的重要因素”。

在丁帆看来,自己这个只评过奖,而从未申报过任何文学创作奖项的老者站在这个领奖台上,纯属一个文学的“意外”事件,“站在这块曾经养育我文学梦想的‘第二故乡’的大地上,我要高声呐喊:我的梦回来了。”丁帆说。记者王蓉

明年将推出个人散文集

得奖如同获了终身成就奖

车前子,原名顾盼,又名老车。出版有诗集《纸梯》《怀抱公鸡的素食者》和散文随笔集《江南话本》《鱼米书》《品园》《茶饭思》等。近两年来出版的散文集《懒糊窗》《茶墨相》《苏州慢》或陈说历史人物,或感悟生命行旅,或戏言风花雪月,都采取点穴式的笔触,直刺要害之处,放大讴歌块面,常常不按文理出笔,又时时给人意外之惊喜。

“今天我获得这个奖,对我来说就像得了终身成就奖一样,我想我这么年轻就拿了这个奖,感觉压力很大。”车前子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道。车前子表示,本届几位获奖作家都是当代非常优秀的散文作家,“像肖复兴、丁帆都是我的前辈和老师,潘向黎、孙郁也都认识,能跟他们同时获奖,感到非常荣幸。”

近年来,车前子在散文和诗歌上的创作一直没有断过,在他看来,诗歌是自己非理性,适合晚上创作的作品;散文则是理性,多在白天创作的作品。“我写散文的素材取材现实生活较多,是比较接地气的。如果有人说看不懂我写的诗歌,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但说看不懂我写的散文,那我就要重新想想,因为我希望大家能看懂。”

车前子生于苏州,常年居住在北京,去过那么多城市,他最喜欢的还是扬州。在他的作品中,也常提到扬州,或取材于扬州,比如散文《扬州的月光》和《回忆扬州》。提到近两年来出版的散文集《懒糊窗》《茶墨相》《苏州慢》,车前子笑着说,这几部作品的书名跟扬州有关,“《苏州慢》这个书名是从‘扬州慢’的词牌名受到启发,出版社希望我把书名都用三个字,后来才有了这些书名。”

谈及接下来的工作计划,车前子透露正在酝酿自己的散文集,“希望为自己前40年的散文创作画上一个句号,也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记者车林

扬州是一座“诗城”

唯美扬州是我审美的启蒙

本届“朱自清散文奖”获奖者潘向黎的散文,七分淡然,三分质朴。这正如她给人留下的印象:典雅温润,却总有坦荡的真性情流淌其间。

来过扬州多次的潘向黎,对扬州的风景、美食难以忘怀。回忆起自己初次到扬州的情景,她仍记忆犹新。“那是高中的时候,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扬州是我审美的启蒙。”潘向黎说,听同行的长辈为她讲述扬州园林的典故与匠心,她惊为天人。此外,更难忘的是扬州的美食,“长大后参加过无数次宴会,却再也找不到第一次吃扬州美食时惊艳的感觉。”

扬州是一座“诗城”,而品鉴诗词的随笔也是潘向黎近期新作。“描写扬州的诗词中,我最喜欢的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潘向黎心中有这样一幅美丽的场景:月色朦胧下,美人翩跹起舞,将箫递给韩绰,请他为自己伴奏。

“尽管这句诗有很多不同的解读,但我喜欢这样的意境。”潘向黎说,读古诗词应该是一件欣赏、享受的事情,切忌把它弄得很刻板、偏执,“不要过分追求标准答案,才能还原文学本来的美。”记者王鑫

朱自清是中国文学史上绕不开的名字——

扬州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

“扬州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本届“朱自清散文奖”获奖作家肖复兴曾在自己的散文《史可法的扬州》一文中,毫不吝惜自己对扬州的赞美。而今,扬州于他来说,已是多次谋面,十分熟悉。

在肖复兴看来,扬州区别于一般的南方城市,区别于那种小桥流水的婀娜多姿,多了一分铁骨铮铮。“扬州不仅具有江南一般小城的妩媚,同时还具有江南一般小城没有的雄伟。比如,面对清兵的入侵,史可法表现出的民族气节,让今人叹为观止,甚至汗颜。可以这样说,他让扬州这座城市荡漾着历史的波纹涟漪。”肖复兴说。

肖复兴说,以往来扬州时,他常独自走进古街老巷故居,于斑驳的历史中与古人对话,“这次来扬州,沿途的城市街景不禁让人感叹,这座城市变化太大了。这种变化不是单纯钢筋混凝土堆砌起来的高楼大厦,而是基于历史沉淀的底蕴,而迸发出的独特城市气质。”

“历史流传下来的宝贵遗存,是扬州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史可法、大运河、园林等。同时,朱自清先生是扬州的一笔宝贵财富。”肖复兴说,在朱自清诞辰120周年之际,能够获得以先生名字命名的散文奖,这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在肖复兴看来,我们不仅要学习朱自清先生的散文,更重要的是学习朱自清先生的风骨,以及他做学问的那种扎实。

“朱自清散文奖”已连续举办五届,一个奖项能够坚持十年,在肖复兴看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随着时间的积累,奖项的生命力和活力也会随之增加,其意义与价值也会日益显现。”肖复兴说,朱自清先生不仅是扬州的一个“代言人”,而且从文化的角度来说,先生也是中国文化史上,尤其是现代文学史上,始终绕不过去的一个伟大人物。以散文奖的方式来纪念他,是后人对他的致敬。

记者车林

本版摄影刘江瑞庄剑翔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