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见扬州|自主可控,一个代工工厂的创新观

2018年11月 28日 10:35 | 来源: 一本正经news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技术中心工程师姚宏平和同事讨论新品研发。文斌摄

克里斯在验收麦太保和金飞达合作生产的电动工具。

金飞达生产的第一代台钻。

扬州网讯 (本报记者继业 明涛 李峰 刘贺 尚东)

科隆,欧洲会展之都。

金飞达,在这座德国城市,有着冰与火的记忆。

2002年3月,张庆奇带着儿子张春元漂洋过海,用布袋裹了一台30公斤重台钻,愣是背到科隆国际五金博览会。

三天展会,问者寥寥。

张庆奇没心思欣赏莱茵河的旖旎风光。自家产品在欧洲卖得到底咋样?当地经销商把他领到一个小商品市场,指着地摊上的金飞达台钻说:“便宜,也有人买。”

当时金飞达产值已达3.85亿元,高邮第一出口创汇大户。张庆奇回忆道:“人家说我们是‘小巨人’,听了飘飘然的,到欧洲市场一看,什么‘小巨人’啊,在地摊上躺着呢。”

驻足良久,张庆奇撂下一句话:“我一定要让金飞达从地上站起来!”

2018年7月,欧洲第三大电动工具制造商德国麦太保公司举办隆重庆典,庆祝与金飞达合作十周年。数天行程,张庆奇特意提出再去一趟科隆。麦太保采购总监弗兰克全程陪同,亲自当司机,张庆奇过意不去。这位德国高管说,麦太保对金飞达和您这样的中国企业家充满敬意。

时隔16年,冰火两重天。这一次,张庆奇恍然发觉,莱茵河原来是那么的美。

“国际竞争,从来都是看实力,不相信眼泪。”张庆奇说。

换道超车从“乡间小道”拐上“高速公路”

第一次科隆之行,也并非一无所获。短暂刺痛后,张庆奇决心撕掉金飞达身上的低端标签,要让自家产品堂堂正正摆上全球最高端市场的货架。弯道超车都不行,金飞达必须换道超车,从“乡间小道”直接拐上“高速公路”。要说收获,那就是觉醒。

不久,在芝加哥展会上,张庆奇结识日本牧田株式会社中国分公司高管藤原先生。“牧田,那可是世界电动工具知名品牌啊!”就像迷航的人忽然看到灯塔,张庆奇合计着,要是能合作,金飞达就真的“飞达”了。

这年秋天,日本牧田派人来卸甲。对方在厂里转了转,车间看了看,便打道回府。张庆奇心里明白,这点儿家底瞒不住人家。

心有点儿凉,但并没有死。张庆奇一趟趟往昆山牧田中国分公司跑,试图以精诚叩开金石。还真巧了,牧田准备上马一款新品,因投入大、用工多,想找别人去做。藤原交给张庆奇一个样品说,“只要你们能生产出来,就可以成为牧田的代工工厂。”合作大门没有掩死,日本人留下一道缝。

金飞达人没想到,竟有门槛像座山。技术总监朱金宝回忆说:“拿到LF1000复合锯样品和设计图纸,立马就傻眼了,这种参数、结构从没见过,简直像看天书。”

牧田倒也有耐心,一次次派工程师来,指导采购设备,帮助培训员工、提升管理、改进工艺。

日本人对品质的极致追求,给金飞达上了一课。“就说导向座加工吧,部件大、易变形,牧田要求误差不超15个丝,我们做到了30个丝,不行!20个丝,也不行!终于改进到了16个丝,这回该差不多了吧,还不行!最后死磕了一年,达到15个丝才过关。”朱金宝解释说,“丝”是对长度单位“忽米”的俗称,1丝等于0.01毫米。

更严苛的,还在后面。产品送到牧田昆山公司,仅在一台设备上就做了50分钟检测,防锈、抗震、耐腐蚀……一关下来又一关,过了54道关,金飞达这才拿到牧田在中国唯一的整机代工资格。2005年5月,首批LF1000复合锯挺进国际市场。走到这一天,足足用了29个月。

“当时从上海出关,被海关扣了下来。海关员见多识广,说你们怎么假冒牧田啊?一再解释,可人家不信,打电话联系牧田公司后才放行。”张庆奇讲起这段小插曲,乐了起来,“上海海关员说,你们真牛,连牧田的产品都能做,他们在中国还没找过别人代工呢。”

越过山峰,才发现风光无限。张庆奇说,“之后我们和麦太保、博世、得伟这些大品牌合作,再没费什么事。人家到你厂里一看,成箱成箱的‘牧田’摆在那儿,就啥话也没有了。”

苦练内功力量的秘密在于专注主业

对金飞达而言,比“牧田代工”这一身份更值钱的,是发展理念从锅底洼上了“九重天”:要想不被人“卡脖子”“牵鼻子”,任何时候都要攥紧“精耕主业、专注创新”这把密钥,掌握关键核心技术。

和大多数代工企业一样,金飞达的起步步履蹒跚。早年,设备落伍,说有研发,也就是“依葫芦画瓢”,产品低端,挣不了几个钱。差半吨焦碳隔壁厂都不借,连乡卫生院也不给金飞达员工赊帐,人家说了,你们家没钱……想起过去,张庆奇叹道:“仰人鼻息,受制于人,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攀登牧田这座大山,犹如进了回太上老君八卦炉,出关后的金飞达,已然“脱胎换骨”,设计、技术、设备、管理、工人素质乃至供应商质量,全都上去了。出师后的金飞达人深知,江湖路远,今后还得苦练内功。就像高手缠斗,不怕你会一万种武功,就怕你一种武功练了一万遍。

“金飞达只会做电动工具,不懂盖房子。”张庆奇说,这么多年,我们只做了电动工具这一件事情。

学,登堂入室。金飞达技术人员一遍遍琢磨欧洲、美国、日本不同品牌的门道。海外市场一有新产品,就买回来测试、拆解、研究,为产品改进、新品开发积累基础数据。

创,自成一派。从跟班模仿转而自主创新,才算看家本领。金飞达每年提取销售额的3%以上投入研发,建立江苏省台式电动工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与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开展产学研合作,引进技术人才。“公司现有员工2000多人,研发人员就接近百人,这在代工企业里非常罕见。”朱金宝说。

“目前公司共有400多种产品,有效专利160多项。”在产品展示区,朱金宝指着一款产品告诉记者,这是去年推出的直流无刷系列产品之一,年销量超过两万台。“它配备大容量电池包,不用接电线拖来拖去,还可通过手机APP检测电池容量、锯齿转速,特别适合野外作业,市场前景很好。开发这个产品,我们整整花了两年时间。”

为应对国际贸易摩擦,最近金飞达加快研发进度,研发投入增至3000多万元,预计全年可推出70多款新品。“产品一旦更新换代,在定价时,我们就可以把新增关税成本计算进去。”算起账来,张庆奇门儿清。

铸就优势:代工企业照样能“自主可控”

传统代工企业,因研发和市场“两头在外”,无根无魂,大洋彼岸打个喷嚏,有的就会“感冒”,甚至“卧床不起”。

“不要认为代工就是低端,就是给别人打工,这种观念过时了。品牌和代工,只是国际分工不同,不管处于产业链哪一端,关键还看核心竞争力。你筋强骨壮了,才配有话语权。”张庆奇说。

那么,苦练内功的金飞达,筋有多强、骨有多壮、话有多响呢?

“有家英国连锁超市找台湾厂商代工,因质量缺陷频频自燃,今年10月,产品全部停止销售。后来,这家超市慕名上门求援,金飞达接下这个单。从分析问题、拿出样品再到量产,只用了两周时间。又过了十天,首批7000台新品登上远洋货轮。24天,金飞达创造了与合作伙伴推出新品的新速度。”总经理张春元说,现在这个品牌已和金飞达全面合作,最近刚下了15万台的订单。

麦太保研发负责人克里斯此行,同样肩负特殊使命。“这次来中国,是为了验收金飞达为我们研发的一款新产品,明年3月量产后,将成为麦太保在全球市场的‘主打款’。”

欧洲排名第三的电动工具制造商,为何让中国乡镇代工企业帮助研发新品?

“我们在德国也研发了这款产品,但与金飞达相比,产品性能、成本控制都不令人满意,公司决定直接采用金飞达的研发成果。”说完,克里斯朝金飞达工程师竖起大拇指,“你们太厉害了!”

没有品牌照样能做到“自主可控”。张庆奇认为,关键要实现从制造到创造的跨越,由卖产品走向卖服务、卖价值。“这样,我的命运才能我做主,这就是金飞达的创新观。”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