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晓南:还是扬州——再读徐凝

2019年01月 07日 08:3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鲁晓南

在那澄澈的夜空,星汉灿烂,可让人断肠的,唯有二分明月。无论太白还是小杜,抑或张祜,在我的心目中,所有歌咏扬州之作,都不及徐凝的一声叹息,都不敌一首令我迷离的《忆扬州》。

我在扬州。

我在她深长的夜里读诗。

在那澄澈的夜空,星汉灿烂,可让人断肠的,唯有二分明月。无论太白还是小杜,抑或张祜,在我的心目中,所有歌咏扬州之作,都不及徐凝的一声叹息,都不敌一首令我迷离的《忆扬州》:

萧娘脸上(薄)难胜泪,

桃叶眉头(尖)易得愁,

天下三分明月夜,

二分无赖是扬州。

我想走进这样的扬州。

这是一个梦一样的扬州。这是一座令诗人渴望于烟花三月抵达的城市;这是一座入郭红桥出郭船的水上之都;这是一座红楼日日柳年年、令帝子梦断于此的温柔之乡;这是一户十里长街市井连的锦绣人家;这是一座拥有花样年华的城市,如豆蔻梢头二月初;这是一个檀牙慢板卷上珠帘风情脉脉的地方。

这更是一座令人伤感的城市。那来自遥远的一切伤感都化作徐凝无尽的追忆;那是一滴慢慢流过千秋岁月的温存的泪;是眉头挥之不去亘古相传的一缕轻轻的忧伤;是深夜里被月亮的光华照彻得难以言喻的相思,这是催人头白的徐凝的扬州!

这也是我吻过的地方。

那纤细绵长的小巷曾温软地绕在我的颈项之上,令我深情款款;那蓬门小户的花格窗上,有一枝凌霄攀援在夏日的清晨里,那一抹红艳,迷惘了我的心思;有一条回廊曾在寂静的夜里,一次次走进我的心里,叫我九曲回肠;满城的垂杨,万千的柳丝,都是你一头的秀发,令我梦魂依依;小城曼妙的身姿就落座在水乡的画舫之上,让我魂牵梦绕;你春天的心思,就泡在吾乡茶肆的杯中、三月的桃花水里,意味深长;别离就是长帆日下,是东关渡口钞关码头上的眺望,所有的佇立都是愁肠百结!

今生,我就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上徜徉。

这块土地上有我的爱,也有我的恨。但我真正的所有,只是如徐凝般的一种无奈,只是一缕淡如云烟的忧伤,他们终将与生命一起随风散去,他们的存在,恰如那一滴温存的泪,那一蹙隐在眉间的婉约的轻愁,还有那永恒的月光,都收录在徐凝千古的诗句里。

有幸,我与徐凝,能共有小城之上来自千古的一片月,他的前世我的今生!扬州的夜幕下有他永远的身影,二分明月下是他心中永远的扬州。面颊上的不胜娇羞,眉头的远山青黛,还有照彻多少人心扉的二分月华。徐凝笔下的扬州,字字句句不着痕迹,字字句句皆是扬州,写尽了痴迷!今夜,我就在扬州的明月下。他写尽他的感喟,我领会我的观赏。困惑于那不知所来不知所止的如影随形的感伤,和那不可方物的追忆!它会永远伴随我那沉寂的夜空,它让我们各自怜惜,它让我举起一杯陈酿,表达后生的敬畏!干杯,我们终当再见,再见于另一个不可追忆的地方!现在,让我轻轻吟诵你的另外两句诗与你道别:欲别朱门泪先尽,白头游子白身归。

我们终将告别这个世界,但我还会回首,一回首,还是扬州。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