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太守”说刘敞

2019年01月 14日 08:21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欧阳修一阕《朝中措》,让“文章太守”风流千年。那么,欧阳修词里的“文章太守”是谁?是特定的官名?还是作者自比?或者另有所指?本文作者认为,“文章太守”指的是广闻博识、才思敏捷的刘敞。刘敞于至和二年(1056)来扬州任知州,多次登上了平山堂。他不仅以文心风流留诸青史,还因有政绩、得民心在扬州留下佳话。

■华干林

太守,最初是汉朝一郡最高长官的官名。

秦汉时期,行政制度简约,地方管理,设郡县两级。郡的长官称太守,相当于今天的省长。到了东汉末年,为了集中军政力量对付黄巾军,在郡之上设州。从此开始,州刺史相当于今天的省长兼省军区司令,郡太守下降为地级市市长。文人学士好用古名,宋朝以来把知州、知府雅称为太守或郡守。至于在太守前面加“文章”二字,以示对地方贤明官吏的赞美,这大概是从欧阳修的《朝中措·送刘仲原甫出守扬州》开始的,词曰:“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文章太守”之称便风行后世。

欧阳修词里的“文章太守”是谁?一直以来,人们都说是欧阳修自况。欧阳修当然不愧为“文章太守”。苏轼在欧阳修作此词二十多年后写的《西江月·平山堂》中,就有“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的句子,很明确指的是欧阳修。但欧词中的“文章太守”,笔者认为却不是指欧阳修本人,我们只要细读欧阳修《朝中措》,就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平三阑槛倚晴空,

山色有无中。

手种堂前垂柳,

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

挥毫万字,

一饮千钟。

行乐直须年少,

尊前看取衰翁。

刘敞比欧阳修整整小一转,江西新余人,自幼聪明,勤奋好学,精读经书。庆历六年与弟弟刘攽一同参加丙戌科会试,同中进士。本来该中状元,却因为主考官王尧臣是刘敞的内兄,为避嫌疑,宋仁宗将刘敞列为第二。

刘敞学问渊博,知识面广,尤其在史学、考古学方面学问了得,他曾协助司马光编著《资治通鉴》。欧阳修有时读书碰到疑问,就写个纸条派书童去问刘敞,刘敞几乎不用查看资料,就能立即挥笔解答。刘敞还以文思敏捷著称,他在朝中工作时,有一天快要下班了,忽然传来皇上的旨意,要他撰写追封皇子公主九人的诏书,刘敞“立马却坐”,九篇制诏数千言一挥而就,且文辞典雅,一一切合各人的身份,欧阳修非常佩服他的广闻博识与才思敏捷。

刘敞来扬州工作时才37岁,而欧阳修已49岁。加上欧阳修少年时代家境贫寒,营养不良,明显表现出早衰。所以才有“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之感叹。

再说,欧阳修虽自号曰“醉翁”,却不善饮,他在《醉翁亭记》中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所以,欧词中的“一饮千钟”也只能指的是刘敞。其实,在北宋时就有人说:“非刘之才不能当公之词。”

刘敞对欧阳修也很尊重,刘敞于至和二年(1056)来扬州任知州,多次登上了平山堂,并留下了吟咏风景、赞美欧公的诗。

其一《游平山寄欧阳永叔内翰》:

芜城此地远人寰,尽借江南万叠山。

水气横浮飞鸟外,岚光平堕酒杯间。

主人寄赏来何暮,游子销忧醉不还。

无限秋风桂枝老,淮王仙去可能攀。

其二

背城历历才十里,经岁悠悠能一来。

可惜簿书捐白日,强从宾客宴平台。

暮云自有千山合,醉眼时令万宇开。

老子谁怜兴不浅,黄花欲落更添杯。

欧阳修也有《和刘原甫平山堂见寄》诗:

督府繁华久已阑,至今形胜可跻攀。

山横天地苍茫外,花发池台草莽间。

万井笙歌遗俗在,一堂风月属君闲。

遥知为我留真赏,恨不相随暂解颜。

扬州平山堂,使他们的友情成为千古佳话。

刘敞在扬州有政绩,得民心,他处理一件土地纠纷被载入史册。

上雷塘、下雷塘、勾城塘、小星塘,自古以来就是扬州蜀冈上丘陵地带用于蓄水的四个陂塘。到了唐代末年因人口增加,生存空间日益减少,有人开坝放水,垦为民田,政府不仅没有拦阻,而且给开垦者发了土地证。到了宋朝,因大运河缺水,难以通航。官府为了储水,给运河补充水量,又把这些洼地改为蓄水塘。但事前事后并未拿田地与农民交换,也没有对田主进行安置,完全属于“强拆”行为,逼得农民们长期过着失去土地的痛苦生活。结果储水搞了几十年,发现蓄水量太少,对运河的用水需求量而言,几乎是杯水车薪。于是又将蓄水塘变为农田。由于这项蓄水工程是由专管漕运、盐茶生产的两淮发运使主持,搞了几十年,花了不少银子,于是就将这片土地收为两淮发运使司的官田。原来的田主就出来闹事,农民拿出了唐朝政府发的土地证向政府索要土地。从唐朝到宋朝,中间隔着吴、南唐、后周三个朝代,时间已过去一百多年,前任知州说这土地证不合法,拒绝农民的要求。刘敞到任后,十分同情原田主的痛苦遭遇,坚定地站在田主一边,和发运司衙门据理力争。要知道,发运司是州衙的上级政府,发运使是知州的上级领导,要和上级领导扳理,不仅有困难,更有风险。但是刘敞毫不畏惧,在他的坚持下,最后,土地终于归还给了田主。

刘敞在扬州任上还断了一桩“谜案”。

扬州府下属的天长县,有个叫王甲的小民杀了人,天长县县令一审判处他死刑。送到扬州衙门来复审,王甲对杀人供认不讳,但是供词中的时间、地点、过程以及使用的凶器等,多处与事实不符。刘敞觉得案件蹊跷,便派手下去查问。这位办案人员因没有摸透犯人心理,王甲始终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凶手。本来这件官司到此结案了,但是刘敞本着他特有的职业敏感与良知,亲自到牢房与王甲促膝谈心,心平气和,循循善诱,鼓励王甲讲真情,说实话,并且保证,一切后果都由他负责。王甲于是壮起胆来,说是一个姓陈的土豪杀了人,强逼他来抵罪,如果说出真情,全家老小都死无葬身之地,为了保全一家生命,宁愿他一人去死。刘敞笔录了口供,调查了事实,结果王甲被无罪释放,豪强陈某终于落入法网。于是,刘敞被人们称誉为“神明”。

刘敞在扬州工作了一年后,调山东郓州任知州。

今天,我们登上平山堂,人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欧阳修,却很少人知道被欧阳修首称为“文章太守”的刘敞,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