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明月清丽美

2019年01月 14日 08:21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唐代诗人徐凝的突发奇想,便让后人对扬州注满了“月亮城”的诗意想象。如“二分明月梦扬州、二分明月扬州梦,二分明月达扬州”,至有“自扬州、照扬州、领扬州、旧扬州、广陵城、绿杨风”等纷至而出。然而,“济南亦有二分明月之典”,为什么徐凝的“二分无赖是扬州”更得人心?“二分明月”又究竟作何定义?

■广敏

明月朗照,唐代诗人徐凝突发奇想“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他好似月亮的主宰,将月夜清辉的大半可爱归置给扬州。而理由并非扬州月亮特别圆亮,其实是扬州月下的萧娘脸颊有泪、桃叶眉峰凝愁,佳人的情感热度催生出诗人的诗意佳句。故就该诗来说,二分明月已获二义:扬州月光最可爱与扬州美人可爱。

后人不在乎称颂美女的本意,自说自话提炼出“二分明月”意象,用来指称扬州,且还附着多样情怀。如“二分明月梦扬州、二分明月扬州梦,二分明月达扬州”,至有“自扬州、照扬州、领扬州、旧扬州、广陵城、绿杨风”等纷至而出;至于“二分明月楼头影,十里平山槛外云”“何似扬州好风景,二分明月一枝箫”“遥忆邗江千里外,二分明月正当楼”也是不绝如缕。也有正反对比,如“楼台歌舞一时休,从此二分明月好,不数扬州”,感慨伤时。有位诗人于新月初上之夕,感慨“廿四桥原明月好,二分尚欠照扬州”,倒也切景,且使用徐凝诗句的字面意义。诸诗情味有别,但“二分明月”在美事、美人的基础上,大体饱含着繁华人事的追忆、憧憬、艳羡的含义。

晚清方濬师对二分明月专指扬州提出异议:“济南亦有二分明月之典。”缘于济南大明湖曾有座天心水面亭,四周胜景,皆收眼中,元代著名诗人萨都剌写诗称赞“天下三分秋月色,二分多在水心亭”。水面美景,自是诗人真切感受,但与徐凝情丰景美而空灵蕴藉的诗意相比,显得有景无人,意单语拙,其境其艺皆逊几筹。故此诗,有应时之效,无创典价值。成为典故有两个要素:一是原创,二是后人的沿用,成为传统。萨都剌此诗,于前,既系仿作且诗艺平平;于后,应者寥寥,不成队伍;成何典故!扬州很乐意与济南及天下分享“二分明月”的清辉,也珍视特有的文学遗产。想来方濬师此说,不过炫耀博学多闻而已,并非与扬州抬杠,我们也就笑谈罢了。

言归正传,诗意的二分明月又顺理成章地在扬州涌现出二分明月的实景、实事,寓意不断在发展。

清初木陈和尚建了一座二分明月庵,李斗说庵名取自唐代刘沧“古渡月明闻棹歌”诗句,也许这是真的,但我更情愿是徐凝诗的影响,岂非更直接!庵庙,修行之处,此处“二分明月”之意,当重在淡泊宁静吧!著名诗人王昶有“二分明月庵前影,长是青青压画桥”的诗句,就是这种意境。此庵后来改为九莲庵、海桐书屋,成为九峰园的一景,旧址在今荷花池公园内。

今天,还有座“二分明月楼”深藏古巷中,主人是清代中叶员氏。当代重修后,有迎月楼、伴月亭、月牙门窗、半月形小桥等诸景,白昼月形满眼,不待明月东升,而月意盈怀。此楼名命意,虽源于徐凝诗明月最可爱之意,但从诸景多取月牙之形,知此处“二分明月”与徐凝诗句重在月辉美誉度有别,意在突出“新月”之美秀、羞涩、静婉,使人联想“杨家有女初长成”的清纯。

雍乾时期,寓居扬州的山西诗友仪堉,联络扬州徐晁玖、镇江鲍皋等结成二分明月社。社中诗人,鲍皋,字步江,在扬多寓徐晁玖的桂馆,以诗见赏于两淮盐运使尹会一,荐举博学鸿词不就,揽入幕府;与盐商诗人江春交好,有《海门诗钞》行世。其时,扬州诗坛以厉鹗宗宋诗风为尚,而鲍皋不跟风,“出入骚选,胎息六朝,折衷于盛唐诸大家,厉(鹗)深忌之,颇为所排,然卒不能损其诗名也。”该诗社命名之意,大概首标地域,次喻淡静淡定情怀兼示不趋时好、坚守自我的艺术取向。

“二分明月”竟也与扬州两位诗妓,结下不解之缘。一位是人们熟知的清初陈素素,自号“二分明月女子”,其《月华》诗云:“半夜广寒宫,光华迥不同;天围五色处,人在二分中。”这是自号的来历吧。一位妓女,如此自号,是自我贴金吗?读了她的《述怀》诗:“妾非贫家女,少小在芜城。十三学刺绣。十五学弹筝。乱离不自持,非意失吾贞。百年一遭玷,谁复怜我诚。伤哉何所道,弃掷鸿毛轻”,原先判断不免有先入为主的主观。再读读其《病中自定义诗稿》:“寒蛩不自觉,秋到偶成吟。的的弹红泪,萧萧写素襟。谁怜离后意,都作梦中音。相赏知谁是,难为千古心”,情月难圆、分离相思的沉痛哀唱,堪比黛玉临终焚稿的悲吟。再了解素素与书生姜某郎情妾意,却遭豪贾横刀拆散,姜某“密致书。通终身之订;陈痛断所带金指环寄姜,以示必还之意”的爱情悲剧,更感其出污泥而不染的品行,当得起“二分明月”之冰清玉洁。

另一位苏素素,字鹤千,入吴门乐籍,雅好收藏砚台,且自题自刻诗画。有一方小砚,四周刻竹;背面刻诗:“竹影萧萧上绿窗,灯前摹仿十三行。雪涛笺纸端溪砚,细细轻磨紫玉光”,署名外,还刻有半月形的“二分明月”小印,这应该是苏某自号吧?记述者却称砚台为“二分明月小砚”。姑两说并存,以俟新资料。苏素素三十岁病甚,临终嘱以喜爱之砚十余方殉之,所藏赠好友若干,其余皆毁之。敲碎佳砚,殊为可惜,但其避免雅爱之物明珠暗投而宁为玉碎的决绝行动,亦如新月斜悬,竹影下映,尽显高洁幽静情志。

“二分明月”之典,从最初美好月夜的情爱、繁华,逐步集中于清丽脱俗、典雅纯净的特质,这正是“二分明月”形象给人们最直接的审美联想,成为人人都可以领略的自然和人事之美!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