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境文心” 图写风雅

2019年01月 23日 08:15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绰约新妆徐震

竹间深意徐震

果熟来禽徐震

呦呦鹿鸣徐震

如果说便捷的交通,发达的传媒,丰富的资讯,已让现代书画创作越来越趋向于同质化和共性化,那么“一方水土一方人”这古老的经验似乎就成了过去时。然而,扬州国画院青年画家徐震的花鸟画作品,用他的气质告诉人们,笔墨形式可以随势头强大的时代而变化,但是,一种叫“文化传统”的内涵,却如血液流淌在我们的艺术肌体中。1月18日于扬州文联美术馆展出的“画境文心”——徐震花鸟画作品展,让我们看到,无论现代中国书画多么强调视觉冲击力,“文气”“雅致”“飘逸”,这种扬州特有文化艺术气质依旧散发在扬州画家作品中。徐震如此,同徐震一个时代的其他扬州青年画家也是如此。秉持我们的文化传统,才能体现我们的艺术个性。

记者:从这次展览定名的“画境文心”,让我想到你曾经画过一幅以生活场景为题材的画作,画中有笔有墨,有花有书,请问,你用画笔想抵达的是怎样的理想生活?一颗“文心”依托了哪个界域和类型的文化?你的画服务于“文心”还是成就于“文心”?

徐震:假如可以大胆设想的话,我理想的生活是“午倦一方藤枕”,倒不是过度消极散漫,我觉得贵在有一个闲适从容的心态。用这个心态去对待生活对待创作,去体会观察身边的花花草草、美好事物。我的画应该是偏传统的,个人审美情趣也离不开传统文人的窠臼。文心的理解是“画者文之极也”,中国画其实就是文学化的艺术。如果说我的画作能有一丝可取之处的话,我感觉还是文心成就了我的画,画里如果能有一些文气,正是我努力追求的。

记者:从这次展览看,你的绘画题材大多是竹子、荷花等,你的“画境”表达的是不是中国传统文人共同追求的审美理想和精神意蕴?通过你的画面语言再造,您觉得你的“画境”呈现的是传统,还是现代?

徐震:确实是想表达中国传统文人的审美理想和精神意蕴,谢谢您敏锐的观察。竹子、荷花、玉兰、石榴、湖石、斑鸠都是我喜欢表现的题材,我想表现的是自己熟悉的也是自己喜欢的,这样才能打动自己,由感而发。我数次去西双版纳写生热带植物、花卉,但是一直只把这类写生当做一种训练和积累。画了大量的线描稿,并没有画成作品。我想表达的还是那些我熟悉的题材,中国文人喜欢的题材。画什么并不重要,怎样画才是值得画家去探索的。当然,仔细看我的画作,里面肯定是多少有了对现代构成的理解。一味地照搬古人和重复古人,不是一个画家的出路。

记者:这些年,你由写意画转向工笔画,从你的经验来看,写意和工笔是两种截然分开的创作方法或审美态度吗?

徐震:就画面本身而言,我认为两者没有太大的差异,都强调“写意精神”,特别是构图、虚实、主次等方面都有共同法则。从某些角度说,工笔画的没落是受历史背景影响的。元人南侵后,社会动荡,南方士人不被重视,没有财力购买绢帛,没有足够的时间像宋代画院画家一样去心无旁骛地创作,材料的变化也影响了工笔画的发展,从此,逸笔草草就在士大夫阶层流行开来。盛世画工笔,改革开放后的工笔画可谓是日新月异。作为新时代画家,应该有创作意识,不拘泥于哪种手法,不仅仅停留在传统士大夫阶层的“聊写心中逸气”“不求形似”绘画语境中。文人画倡导的游戏心态,不能完全符合新时代对美术的要求。

记者:你也是从全国美展走向中国美协的,统观近年来的全国美展花鸟画作品,从题材到立意到表现手法,你有什么感触和思考?相比较于注重视觉冲击力的现代中国花鸟画,我觉得你的画更以一种不经的意蕴让人关注,请问,在全国性的竞赛中,你有没有否定过自己或产生过动摇?

徐震:美展中的花鸟画作品所占比例较少,追求制作、千人一面、跟风现象也是存在的,火鸡、火烈鸟、铁丝网等等“新符号”“新语言”都跟风似的出现在各大画展中,其中不乏偏离中国画以装饰手法为主的作品。我还是坚守我自己的传统审美,表现的是再寻常不过的题材。当然,在画面处理上,特别是构图,还是要遵循一些法则,黑白灰、点线面的关系还是有章可循的。尤其是画面远看要有整体感,近看得有细节。把握住这最基本的两条,再去自由发挥,画自己喜欢的题材。为了迎合评委刻意跟风的作品,没有生命力,自己的创作能力也得不到提高。这个时代展陈方式发生了重大改变,古代室内采光受限制,只能在画案上秉烛把玩。现在的专业美术场馆,展陈的条件远远高于过去。所以,作品要符合现代审美,适应现代展览场馆。视觉冲击要有,但是不能超出画之本法,我不会轻易动摇绘画方向,脱离传统盲目求新求变求怪没有意义。

记者:我觉得你的画多取径于古人,从宋元一路下来。这一路你最喜欢哪一位画家或者受谁的影响最大?对于今天画家来说,摹古利大还是弊大?现代语境能不能做到与传统语境相互交融?

徐震:宋元的经典对今天的画家而言,肯定是优秀学习范本,我个人特别喜欢的是恽南田。当时“家家南田,户户正叔”,清代扬州画派也受他的影响。对于今天的画家来说,摹古只能是手段,不能代替创作。现在的新思想、新观念很多,但我固执地认为,守住传统底线,与现代审美去融合,才是中国画的出路。无论持哪种观点,只要还是中国画,“气韵生动”必须放在首位。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一幅画首要的还是气息和格调。

记者:作为扬州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你觉得扬州青年画家们有没有优势?出路在哪?

徐震:青年是生力军,也是最有创造力的群体。扬州青年画家应该更有优势,生长在历史文化名城,有非常好的文化氛围,前人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书画艺术和园林艺术的珍贵遗产。在这个环境里生长的青年画家受传统文化熏陶得先天条件之优势。我们生活在这个伟大时代,交通的快捷,印刷术和摄影技术突飞猛进地提高,各大博物馆的免费开放,甚至于每个人的手机,都优于古人的学习条件。扬州是慢节奏慢生活的城市,更适合年轻画家静下心来潜心艺事。我相信,未来的扬州青年画家,一定会给扬州画坛带来惊喜。

记者:对于未来中国画花鸟画创作,你有什么计划和思路?

徐震:我个人的创作规划应该往工写结合去努力,今后应该会投入精力去做这方面的尝试和实践。花鸟画是扬州画派的优势,历史上扬州出现过很多杰出的花鸟画大家,学习借鉴前辈画家的精髓,结合写生,提高个人修养,去营造自己的“画境文心”。李蓉君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