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水包皮"的前尘往事——扬州澡堂史话之二

2019年02月 03日 07:4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永宁泉浴室》张宽作

张媛/文

上回我们说到扬州沐浴真正蔚为风气,形成了自己独有而固定的流程,是在清朝。

清代扬州的澡堂数以百计

那么,清代的扬州人是如何把洗澡带给人的享受发挥到极致的?据清朝人林苏门记载:清代,扬州城内外澡堂数以百计。扬州沐浴业之兴盛,由此可见一斑。

清代,“浴池之风,开于邵伯镇之郭堂。后徐凝门外之张堂效之,城内张氏复于兴教寺效其制以相竞尚,由是四城内外皆然。”所谓“张堂”,就是姓张的老板的开的澡堂子,老板叫张步瑞。澡堂起名为——“不垢池”,名字生动形象又有禅意。

其实论起名,澡堂老板家的名号谁也不输谁!如开明桥那儿有家“小蓬莱”,太平桥那儿有家“白玉池”,徐凝门那儿有家“陶堂”,广储门那儿有家“白沙泉”,北河下那儿有家“清缨泉”,东关那儿有家“广陵涛”,这些都是留下名字的行业领跑者。城内多,城外也有。其中以坛巷那儿的“顾堂”,北门街的“新丰泉”最为有名。

不论贫富贵贱扬州人皆喜好“水包皮”

要说澡堂一年之中生意最好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了。春节前夕,无论贫富之家,必会洗把澡过年,浴室营业因此延长至半夜。除了大冬天,别的时令,洗澡也是有讲究的。例如端午节,澡堂往往将一些中草药煎好后放入池内,可以预防疥疮。待客人前来沐浴,洗过“百草水”,则预示一年到头,健健康康,诸事如意。

老扬州的浴室门口都要挂一个灯笼,中午点亮,凌晨吹灭。一点亮就是告诉顾客,本浴室开张了,一目了然。所以扬州有句歇后语是:“澡堂的灯笼——天天挂”。

浴客来洗澡,要有个地方脱衣服、休息,这里也有普通和中高档之分。

普通间在两边,炕位也比较短,一般只宜站着,但澡资很便宜,是为“站箱”,适合天天洗澡的劳苦大众,洗去一天的辛劳。稍好些的炕位长一点,衣箱在座位四周,脱穿方便,人也可以躺坐休息,“环而列于厅事者为座箱”。再高档些则是所谓“暖房”,也就是今天的“雅间”。厅虽小却很精致,可睡可躺,又靠近头池的炉灶,是为“暖房”。房如其名,热气氤氲,暖气十足。在没有空调暖气的明清时代,一入暖房,寒冬顿忘,那叫一个适意。虽然收费也高些,但仍受上层人士的欢迎。

扬州澡堂水池多为白矾石,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据《扬州画舫录》记载:“以白石为池,方丈余,间为大小数格,其大者近镬水热,为大池,次者为中池,小而水不甚热者为娃娃池。”“方丈余”是指大池一般在10平米左右。“间为大小数格,其大近镬者水热为大池。”所谓“大池”是靠近铁锅最近处,本地人习惯叫“头池”。上面很贴心地设有木格,防止老人和小孩滑进去烫伤,又利于老年人烫脚之便。 

最受老浴客钟情的是大炉膛烧出来的热水和蒸气。暖池内雾气腾腾,这也有说法,叫“水暖气圆”。也有少数老客喜好睡在木栅栏附近,享受池里涌涌而上的热浪,神似现代桑拿,但较之更为舒服。暖池里的水热而不太烫,可以将整个身子泡在水里,享受真正的“水包皮”了。

过去常有人把浴室称作“混堂”,这其实是有来历的。老浴室的司炉工要把水烧烫,常常半夜就要起来生火。炉膛上有一只大铁锅,就是头池旁边那只盛满了水的大铁锅。炉工把它烧得很烫后,水自然而然流到头池内。这时,二池和娃娃池的水还不怎么热。那怎么办呢?有一专门负责的人,用一只桶或木棍,将头池与二池搅拌一番,使之冷热混合,这就是澡堂一度叫“混堂”的来历,这种叫法江浙沪通用。

无微不至的扬州澡堂里的跑堂服务

步入澡堂,客人要先脱衣脱鞋,跑堂要代为保存贵重物品。跑堂将客人的衣服叉于客座正上方,用一根油光水滑的叉竿。这个正上方可是距地面3米左右的衣桩,这下可要看跑堂的基本功了。尤其是冬天,皮袍棉裤,重达几十斤,要一竿子叉上,两衣袖和裤脚还要一斩齐。因为要对客人钱物安全负责,叉竿由跑堂特别保管,这便是整个堂口“保险柜”的钥匙。这种独特又安全的保管衣物法,没见识过的人怕是难以想象。

当客人满面红光地从热腾腾的池子里爬上来,跑堂的会立刻迎上,用热乎乎、松蓬蓬的毛巾为其擦水干身,擦得轻柔,且面面俱到,连耳朵鼻翼都在呵护之列。清代《望江南百调》词中说:“扬州好,沐浴有跟池,扶液随身人作杖,摩沙遍体客忘疲,香茗沁心脾。”所谓“跟池”,是指有年老的浴客,会有人将其搀扶入池,而“人作杖”三个字很形象,说是跑堂像是顾客的手杖。跑堂大多熟悉顾客习性,像脚如何烫,背如何擦,在池子里闷多久工夫,喜欢不喜欢烫水等,都代为安排得妥妥帖帖,使顾客感到舒心。这份舒服,不言而喻。当然,这些是要另付费的。

跑堂还会给客人泡上香茶。据说,有的跑堂会手拎大铜壶,分三次将茶水倒入杯中,滴水不漏,人称“凤凰三点头”,再送上一双木制防滑拖鞋或草席织编的拖鞋。跑堂添茶之余,还会代为招呼捶背、修脚等服务。其间,常有流动摊贩提篮卖小食,像瓜子、花生、芝麻糖、豆腐干,市郊脆甜青萝卜也很受欢迎。据《扬州画舫录》记载:“茶香酒碧之余,侍者折枝按摩,备极豪侈。”可见,古代浴室是提供美酒佳酿和按摩服务的。

澡堂还是一个公共社交场所,洗完澡可以品茗、聊天,甚至谈生意。在通信落后的古时候,浴室还是个新闻发布中心,上至国家大事,下至邻里长短。客人尽可以闭眼躺着,就能听到种种最新消息。

天寒地冻的日子里,或是心情欠佳的时候,抬脚迈步,闪身入扬州老澡堂。里面热气氤氲,恍若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无需耸肩缩手。泡一泡、蒸一蒸、躺一躺,身心熨帖,俗尘概忘。这大概是我们能想到的,冬日里最适意的享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