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成一个圈才是过年呢 吃完团年饭就围坐在火盆旁聊天

2019年02月 11日 08: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从我记事起,关于过年的记忆就有了火盆。

我的家乡在荆州农村。不知道是从什么年代传下来的,村里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圆圆的深深的大铁火盆——方形的底座,烧得厚厚的灰垢。这是过年的标配。年里,哪家把火盆烧得旺旺的,不用说,一定是有客人来了。

一个火盆,一圈椅子,是为了迎客,也是为了留客。如果家里没有火盆,客人来了,客厅、房间东一个西一个地坐着,和围坐在火盆边比起来,似乎少了点圆圆满满红红火火的年味。

火盆里烧着木柴或木炭,柴火烧得暖和,但是遇到湿柴,呛得一屋子人眼睛都疼,木炭不呛,但显然没那么暖和。所以,现在很多火盆升级成了火炉,一根烟囱伸出屋外,既可烧柴火取暖,又不怕呛人。

■一圈吃完,年就来了

其实,对于荆州人来说,年夜饭的重要程度是无法与团年饭媲美的。团年饭是每个大家庭在年前的一顿团圆饭,小时候,从腊月二十就开始挨家挨户吃,吃完饭椅子方向一转,就围坐在火盆旁聊天,吃饱喝足也不觉得冷。这样一家一户,一圈吃完,年就来了。

大年三十有比准备吃饭更重要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全家人下午开始陆续沐浴洗尘,孩子们洗的时候,爸爸就在外面把火盆生起来,这样,洗完出来就不怕冷了。妈妈则一直忙着做饭、洗衣,得忙到晚上。

■美味一定是值得等待的

除夕晚上的饭与团年饭比起来就简单得多。吃过饭,孩子们挪坐到火盆旁边,爸爸会把房间的电视机“牵线搭桥”搬到堂屋,那时候的春节联欢晚会还是除夕夜唯一的期盼和消遣。妈妈把糖果、瓜子、甘蔗、荸荠、苹果、橙子等一股脑儿摆在火盆旁的椅子上。我呢,一般会在火盆旁边摆上几个红薯。从小,我就喜欢烤红薯,无论是在柴火灶里还是在火盆里。挑几个大小合适的红薯,摆在火盆边,过一会翻个边,有时候可能一晚上才能烤好,但是美味一定是值得等待的,而我也非常享受这个有参与感和仪式感的过程。所以今年回家,家人特地给我备了一堆红薯,摊放在火炉旁的角落。

■年就是属于孩子们的

年,一直就是属于孩子们的,这是他们一年中最有特权的一段时间,没了规矩。今年是第一次带孩子回荆州过年,他的任务就是吃吃喝喝闹闹玩玩,火盆旁无论吸引了谁,都吸引不了他。对于他来说,大风大雨好像与温暖的火炉边并没有什么不同,大人们需要围坐在火炉边才能不冻手冻脚,他在风里雨里照样能满头大汗。

外公问他下次过年还来吗?他嘴里嚼着零食点点头。外公说:“你下次来之前先给我打电话,我把门关起来。”他眼睛一白两手一叉:“哼!”

又要回扬州了。年啊,就这样过去了。火炉的任务,还得到春天来了才能结束呢。

记者林倩雯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