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说亡秦因楚汉 谁知召平广陵人

2019年02月 25日 08:26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2227年前,在风起云涌摧枯拉朽的秦末农民大起义中,不能不提到一个至为关键的历史人物,在起义危机重重面临夭折的危急关头,是他力挽狂澜,奉献奇谋大略,聚集并引导后续义军力量,不失时机西进击秦,从而加速了秦朝灭亡的历史进程,同时书写了一个短暂然辉煌的人生传奇。他就是陈胜的爱将、广陵人召平。其生平事迹首先简略记载在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中,虽仅有“为陈王徇广陵”和“矫陈王命”、“急引兵西击秦”等60余言,却昭示了召平“首建大谋,以报秦仇”、“发亡秦之端”的历史功绩。

在作者弥漫着秦末烽烟的故事里,我们可以在历史拐弯处,看到那惊心动魄的转机,和让转机成为传奇的一个人、一句话。

大泽乡起义,反秦义军群雄并起却遇严重危机

与此同时,怀抱国仇家恨的项梁、项羽响应陈胜起义,以八千人反秦于吴,杀死秦地方官员。值此起义虽遭挫折仍轰轰烈烈向前推进之际,形势却陡变而急转直下。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胡亥元年七月,被征召戍守渔阳(今北京密云西南)的戍卒屯长陈胜、吴广因失期当斩,率同被征者九百人,在蕲县大泽乡(今安徽宿县西南)起义反秦。时天下苦秦已久,纷纷奋起响应。

陈胜、吴广率领的起义军迅即西进攻入陈地(今河南淮阳),有众数万,陈胜遂称王,建立了张楚政权。在战略与行动部署上,陈胜以吴广为假王,使攻荥阳(今属河南);遣所识陈人武臣和原魏国名士张耳、陈余合攻赵;令汝阴人邓宗徇(徇:巡行)九江郡;令魏人周市北徇魏地;命原楚军“视日”(职观察星相)周文(即周章)西攻秦;后又派部将召平向东南下攻取广陵(今江苏扬州)。周文统楚军主力至戏(今陕西临潼),兵至数十万,声势豪壮,但旋被秦将章邯所率的骊山徒、人奴产子编成的军队击破。周文被迫退至曹阳(今河南灵宝东)。这标志着陈胜、吴广起义后的首次重大挫折。而其间武臣取赵地,在邯郸自立为赵王。(后武臣被部将李良杀害。张耳、陈余立原赵国王族赵歇为赵王)。九月,刘邦与县吏萧何、曹参、狗屠樊哙、吹鼓手周勃等起义,攻取沛县(今属江苏徐州),被拥立为沛公;几与此同时,怀抱国仇家恨的项梁(楚将项燕子)、项羽(梁侄,名籍)响应陈胜起义,以八千人反秦于吴(今苏州),杀死秦地方官员。又,田儋(原齐国王族)起兵称齐王;武臣部将韩广自立为燕王;周市立原魏国王族魏咎为魏王。鲁诸儒归附陈胜,胜以孔鲋(孔子八世孙)为博士。时秦二世胡亥问秦博士儒生戌卒起兵事,凡言戌卒反、应发兵镇压者,悉以“非所宜言”被案问,叔孙通伪称“此特鼠窃狗盗耳”,得奖赏,通出,即逃亡归薛,后从项氏。

值此起义虽遭挫折仍轰轰烈烈向前推进之际,形势却陡变而急转直下。次年,秦二世二年(前208)初,周文所率的楚军主力再次被章邯军击败,周文自杀。时隔不久,噩耗纷至沓来:吴广被部将田臧所害,臧进兵迎击章邯军,败死;陈胜被御者庄贾杀害,庄贾降秦。原陈胜、吴广所占大本营则处于反复失得、岌岌可危的境地。楚将吕臣组织苍头军,夺回陈县,杀叛徒庄贾;秦军复陷陈县;吕臣收散兵,得番阳(今江西波阳东北)起义军黥布(英布)之助,再次夺回陈县……

秦末农民大起义的首倡者和领袖陈胜、吴广后先相继被杀害,反秦义军更遭致秦军主力章邯所率数十万军队的反扑进攻,起义已处于生死存亡最为危急的时刻。

首提“西击秦”,广陵人召平力挽狂澜

召平展示了过人的远见卓识和雄才大略:“矫陈王命,拜梁为楚上柱国”;进而以“王命”为之谋划,作出了“急引兵西击秦”这一从根本上拯救秦末农民大起义困境和危局至关重要的战略决策。

陈胜部将、广陵人召平的事迹惜无专传记载,今所见其简略内容先后见于《史记·项羽本纪》和《汉书·陈胜项籍传》中一段略同而极为珍贵的文字:

“广陵人召平于时为陈王徇广陵,未能下。闻陈王败走,秦兵又且至,乃渡江矫陈王命,拜梁为楚上柱国。曰:‘江东已定,急引兵西击秦。’项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第七》)“秦(二世)二年,广陵人召平为陈胜徇广陵,未下。闻陈胜败走,秦将章邯且至,乃渡江矫陈王令,拜梁为楚上柱国,曰:江东已定,急引兵西击秦。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班固《汉书·卷三十一·陈胜项籍传第一》)

从《史记》最早载录召平事迹的史料,显然可见广陵人召平是陈胜王麾下独当一面的爱将。陈胜建立张楚政权后即部署主要军队向西进击,而后召平则奉其命率部分义军沿东南下攻取战略要地之一的广陵(当在前209年而非《汉书》载秦二世二年[前208年])。但他的部队遭到家乡广陵秦朝守军的有效防御和顽强抵抗,多日未能攻克这座城池。其际潜藏的巨大凶险正逐渐逼近。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面对久攻未下的不利局面,召平具有正确研判、把握形势的睿智头脑,和重视收集情报、随机应变、擅于化解危局的超强能力。他已掌握敌、我、友三方面极具价值的资讯:“陈王败走”、“秦兵又且至”,这是敌我双方两个重大而不祥的信息。前者,赅指秦末农民大起义濒临夭折的险恶危局:“秦令少府章邯免骊山徒、人奴产子,悉发以击楚大军”,而先后两次攻破陈胜主将周文西进的楚军主力,“周文自刭,军遂不战”;再击“矫(陈胜)王令以诛吴叔(吴广)”的田臧,“田臧死,军破”;复击“李归等荥阳下,破之,李归等死”;“阳城人邓说将兵居郯,章邯别将击破之,邓说军散走陈”;“铚人伍徐将兵居许,章邯击破之,伍徐军散走陈”。章邯遂率大军直攻陈胜起义军的大本营,“击陈,柱国房君死”,“章邯又进兵击陈西张贺军”,“陈王出监战,军破,张贺死”;以至不久,“腊月,陈王之汝阴,还至下城父,其御庄贾杀以降秦”。考陈胜被秦将章邯打败被杀事,在秦二世二年(前208)十二月(当时以十月为岁首)。后者,则谓垂死挣扎,困兽犹斗的秦王朝军队主要在掌控的西部地区和同属黄河流域的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孤注一掷,统帅章邯率秦军数十万精锐,挟屡败陈胜义军之威势,即将由北而南下长江流域驰援广陵守军,章邯来势汹汹,召平所部势必陷入两面受敌遭致失败甚至全军覆没异常凶险的处境。

所幸,召平又同时获悉了友军项部令人欢欣鼓舞的重大信息,即项梁、项羽叔侄所率义军已完全控制吴地(今苏、锡、常等地),“江东已定”,形势独好,成为一支能够抗衡秦军,扭转危局绝不可轻视的生力军。密切关注时局瞬息变化,善于掌控全局、运筹帷幄的召平,及时调整与改变攻城部署,率所部于秦二世二年正月,绕广陵城而走,随即渡过长江南下,经京口(今镇江)达吴中,和项梁、项羽领导的江东义军汇合,共赴灭秦大业。

尤为可贵的是,与项部汇集后的召平,又立即展示了过人的远见卓识和雄才大略:先是充分肯定项梁,项羽义军在江东的战绩,而“矫陈王命,拜梁为楚上柱国”;进而以“王命”为之谋划,作出了“急引兵西击秦”这一从根本上拯救秦末农民大起义困境和危局至关重要的战略决策。楚上柱国,原是战国时楚所设置,立覆军杀敌武功者,官为上柱国。其初为保卫国都之官,后为楚的最高武官,地位仅次于掌军政大权的楚最高官职令尹。陈胜起义时,以上蔡人房君蔡为上柱国;后项梁和陈婴都封为上柱国称号。召平利用项梁尚不知陈胜兵败之机,假托陈胜王命,“拜梁为楚上柱国”,的确是对怀有国恨家仇的项梁、项羽作出的一项高明之举(公元前225年秦王赢政派李信、蒙武率二十万秦兵攻楚,至城父[今安徽毫县东南],为项燕所破;秦王乃命老将王翦复率六十万人攻楚,于次年大破楚军,杀楚将项燕;前223年秦王翦、蒙武破寿春,俘楚王负刍,楚亡)。项梁视被授“楚上柱国”为维系项氏家族军功的莫大荣耀,同时也成为鞭策、激励他与侄儿项羽诛暴秦以“报秦仇”,建立盖世功勋的神圣使命和内在不竭的动力。召平假托陈胜王命,要求项梁、项羽率领江东义军立即北上渡江西进,以汇合其他各路起义军队伍,与章邯所率的强大秦军展开生死决战。基于对敌我友三方战争全局的正确判断和分析,胸有成竹的召平,为凝聚后续义军中坚力量,紧紧抓住了瞬息即逝的有利战机。

“西进”共击秦,召平奇谋大略显成效

项梁、项羽率江东义军忠实贯彻执行召平“西进”击秦战略,乃以吴地精兵即江东八千子弟兵迅速向北渡过长江。项梁与另一支反秦义军刘邦合力抗秦。汉王元年(前206)年初,刘邦攻进咸阳,秦亡。

秦二世二年(前208)二月前后。项梁、项羽率江东义军忠实贯彻执行召平“西进”击秦战略,乃以吴地精兵即江东八千子弟兵迅速向北渡过长江,很快攻占北岸的广陵城。不久派使与已下东阳(今安徽天长西北)的义军陈婴所部连和,俱沿西北方向进军,陈婴兵二万人属项梁。项梁军渡淮河,黥布、蒲将军亦以兵属项梁,凡六万人,军驻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项梁军攻杀秦嘉及其所立的楚王景驹。

项梁用范增言,与另一支反秦义军刘邦所部等拥立楚怀王孙熊心为王,仍号之楚怀王,都盱眙(今江苏盱眙东北)。陈婴为楚王上柱国。项梁自号为武信君。项梁立原韩公子成为韩王,与张良徇韩地。

秦章邯攻魏。齐、楚救魏,为秦兵所败,齐王田儋、周市、魏王咎在临济(今河南封丘东)败死。楚遣魏咎弟豹徇魏地。

秋七月,大霖雨。项梁引兵攻亢父(今山东济宁市南),闻田荣之急,乃与齐田单、司马龙且军救东阿(今属山东),大破秦军于东阿下,章邯走而西;使项羽、刘邦别攻城阳(今山东莒县),屠之;楚军军濮阳东,复与章邯战,又破之。章邯复振,守濮阳(今河南濮阳西南),环水。沛公、项羽去,攻定陶(今山东定陶西北)。

秦李斯等大臣劝二世停止阿房宫工程,减少征戍转运,以缓和局势。二世不听,将斯等下狱。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自杀。赵高诬李斯谋反,腰斩灭族(《史记·秦始皇本纪》谓处死在次年)。二世乃以宦官赵高为丞相,赵高遂得专权。

项梁已破章邯军于东阿,引兵西,北至定陶,再破秦军。项羽、沛公又与秦军战于雍丘(今河南杞县),大破之,斩李由。由于项梁“益轻秦,有骄色”,而使已得到“二世悉起兵”增援的章邯军大破楚军于定陶,项梁战死。反秦事业再次遭受重大损失。章邯转而北进,渡黄河,围赵邯郸。

楚项羽、刘邦、吕臣迁楚怀王都彭城(今徐州)。怀王立魏豹为魏王;以宋义为上将军,号“卿子冠军”,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救赵;遣刘邦伐秦;与诸将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秦二世三年(前207)。项羽果断斩屯兵四十六日,逡巡不进的上将军宋义,引兵北渡漳河,破釜沉舟,“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楚军无不一以当十,在钜(巨)鹿(今河北平乡西南)大破秦军。各路诸侯军归属项羽。章邯与项羽相持数月,凡九战,连战俱败。

刘邦至昌邑(今山东金乡西北),收得彭越部起义军。至陈留,使说客郦食其劝县令投降。张良略韩地,引兵从刘邦。刘邦统军至宛(今河南南阳),秦南阳守降,仍使为守。

章邯降项羽,项羽立邯为雍王,命长史司马欣为上将军,率降兵为前行。

秦中丞相赵高杀二世,立子婴(二世侄)为秦王。子婴杀赵高。

刘邦自宛继续西进,沿路诸城守军皆降;攻克武关(今陕西商南县,关址后移今丹凤东南);至蓝田,大败秦军。

汉王元年(前206)。年初,刘邦灭秦,秦王子婴投降。刘邦从张良计,封秦府库,还军霸上(在今西安东)。与秦人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秦苛法。遣兵守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东北)。

项羽在新安(今河南新安西)城南坑秦降兵二十余万人,与秦降将章邯、司马欣、董翳入秦。

项羽兵击破函谷关,进屯新丰、鸿门(均在今临潼东北)。

刘邦至鸿门,与项羽相会,几遭杀害。

项羽屠咸阳,杀降王子婴,烧宫室,火三日不灭,收其宝货、妇女而东。

项羽佯尊怀王为义帝,迁江南,都郴(今湖南郴县),复于次年使人杀义帝于江中。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都彭城;封刘邦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今陕西汉中);又大封其他诸侯王。

自公元前206年刘邦攻进咸阳,秦亡,项羽大封诸侯王开始,又揭开了刘项双力长达四年的楚汉争雄序幕,最终楚强汉弱的形势发生大逆转。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初,项羽被刘邦率韩信、彭越等部汉军围于垓下(今安徽灵璧东南)。项羽夜闻四面皆楚歌,突围南走,至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被汉军追及,自杀。二月,汉王刘邦即皇帝位,是为汉高祖,都洛阳(同年不久迁都长安)。从此大汉王朝正式建立。

“首建大谋,以报秦仇”,召平千秋功绩谁评说

南宋著名词人刘辰翁曾指出:“召平不自了事,乃能作此度外奇事,所以发亡秦之端在此。”清代乾隆间大儒汪中又对召平历史功绩,作了客观而高度的评价和精辟阐发:“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当陈王首事而死,楚地之众未有所属,其有矫命项氏,引兵渡江,以争天下,遂战钜鹿,西屠咸阳,则召平首建大谋,以报秦仇也。”

在推翻秦王朝的历史大剧变、大转折关头,在秦末农民大起义狂飙突进和改朝换代的全过程中,陈胜部将、广陵人召平,显然首当其冲发挥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不可或缺的关键作用。当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率众首义不久即遭杀害、起义形势陡转直下,灭秦大业即将葬送的危难时刻,是广陵人召平力挽狂澜,矫命项氏,首建战略大谋。继而又引导并凝聚项梁、项羽与刘邦等后续义军中坚力量,不失时机,西进“击秦”,因此加速了暴秦的灭亡,改变了历史发展的进程。其功垂后世,业昭千古。虽然召平后事成迷,再未见史籍记载,似匆匆过客不知所终,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召平作如此崇高的评价。

南宋著名词人刘辰翁曾指出:“召平不自了事,乃能作此度外奇事,所以发亡秦之端在此。”清代乾隆间大儒汪中又对召平历史功绩,作了客观而高度的评价和精辟阐发:“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当陈王首事而死,楚地之众未有所属,其有矫命项氏,引兵渡江,以争天下,遂战钜鹿,西屠咸阳,则召平首建大谋,以报秦仇也。”长时期以来,学术界对召平这样一位“在历史关键时刻,确曾发挥过重要作用”(《扬州历史文化大辞典·人物卷·召平》)的历史人物,却罕有言及。提到秦末汉初历史多津津乐道于楚汉相争与刘邦建立大汉王朝之史,或大书特书项羽“北战钜鹿,西屠咸阳”之事,而忽略或不提广陵人召平“首建大谋”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即使提及亦缺乏应有的褒扬与深入评述。这既有失公正,也不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2227年,秦末广陵人召平创建的历史殊勋和历史意义还有待后来人作客观的研究。

■王伟康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