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与做饭

2019年02月 25日 08:26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其实,写作与做饭二者有相通之处,也都讲究道行。读得多了,吃得多了,我们才能见多“食”广。写得多了,做得多了,那些文章,那些菜肴,味道自然纯正合口。

如果按照老一辈人“从小定八十”的观念,我既登不了大雅的书房,也进不了小雅的厨房。因为小时候,我既不喜欢读书看报,又不想烧菜做饭。

从小学到初中,我能汲取的语文知识基本来自课本。上技校那会儿,高中语文只安排了一年的课程。彼时,我的课外阅读量很少,一方面经济条件受限,另一方面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渴望。语文基础底子的薄弱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一块硬伤。技校快要毕业,即将与校园生活作别,我有过一次记忆犹新的思考。所学是并不热爱的机械专业,如果一辈子与它打交道,是擦不出火花来的。写作隐隐之中有些感兴趣,就是担心自己写不好,会半途而废。权衡再三,我下定决心选择后者。

我的阅读是从报刊、杂志开始的,起初每天仅仅是千字左右的量,多了心静不下来,大脑吸收不了。写文章,我是从四五百字的“小豆腐块”起步的。随着我的阅读面大大拓宽,散文随笔、短篇小说、时事评论,看着能懂,学着能写。一时半会,有些文字、片断、情节还转不过弯来,我就再咂咂其中的味,直到真正打通。近几年,我发现再也不用抓耳挠腮、挖空心思“挤牙膏”了。我想,这与蓄水池放水是一个道理,积水多,水位高,下水自然就猛,否则水压就是低的。与之前比起来,现在写作已经轻松多了。

或许是因为慢热型的性格造成的,讲真话,我是接近而立之年,才对做饭产生一点兴趣的。在家,我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自从被单位派驻外市,我和同事搭伙过日子,整日下饭店嫌贵。无奈之下,我们上菜场,下厨房,过起了自给自足的生活。当自己系上围裙,舞起锅铲,我突然间意识到,吃饭是生活的一部分,糊弄糊弄当然对不起自己。从那以后,只要有机会下馆子,我就开始琢磨,餐桌上的那些美味佳肴是如何烹制出来的,一盘菜的背后也是若干的程序。糖醋排骨、油炸鸡翅、清炖牛腩等菜品,我经过几次三番的尝试以后,也能搬得上台面。有时候,老同学闹起来,我亲自下厨,烹制一桌美食,看着他们大快朵颐的样子,算是不枉费我一番苦心。当然,做硬菜待客,那是难得为之,烧家常菜满足家人,那才是必修课。总体而言,我喜欢做些“懒菜”,像青椒炒土豆丝、西红柿炒蛋、洋葱炒河虾等等,方便快捷。但在口味上,我下足了功夫,几乎“光盘行动”。我爱吃鱼,正常都是炖汤,而不擅长红烧,一条斤把重的鱼,刚好够三口之家一顿头。还准备再多学几道大菜,以备不时之需,吃来吃去“老三样”,会被老同学笑话没长进的。

其实,写作与做饭二者有相通之处,也都讲究道行。读得多了,吃得多了,我们才能见多“食”广。写得多了,做得多了,那些文章,那些菜肴,味道自然纯正合口。

陈飞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