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照片曝光10余张旧照披露鬼子扬州暴行

2019年03月 14日 07:49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老南门城门

    “江北自治委员会”的成员

    仪征天宁塔

    树人堂前

    日军在新南门前

    昨天,安徽藏家金明首度披露一组侵华日军随军记者永田照雄拍摄的153张侵华旧照,其中涉及扬州的有10余张。这些照片记录了日军在扬州耀武扬威到处“留影”的丑恶嘴脸,还客观保留了80多年前扬州中学树人堂、天宁寺、安江门等著名建筑的历史风貌,弥足珍贵。

    来历

    日本旧货市场淘回侵华相册

    “一个朋友知道我收藏,前阵子去日本旧货市场淘到这些,回国后转给我。”金明介绍,这组照片出自侵华日军随军记者永田照雄之手,被整齐收集在他的从军相册里,均为原版照片,保存得相当好。

    “这组照片完整记录了永田照雄随所在的安达部队从上海出发,一路沿无锡、丹阳、镇江、扬州、仪征等地行进的过程。”金明介绍,相册里的照片共153张,内容涉及被俘中国受伤士兵、旧时古寺古塔风貌,及上海、南京城破坏惨状等。

    其中,涉及扬州的老照片有十余张。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永田照雄所在的这支部队进入扬州城后难抑狂喜,日军以扬州当时的古建城墙、民宅为背景,趾高气扬地摆出或站立或骑马的造型。照片如实记录了侵略者洋洋自得的丑恶嘴脸,成了不容置疑的侵华罪证。

    披露

    有两支侵华部队入侵扬州

    随日军被永田照雄一并摄入镜头的,还有扬州新南门、安江门、扬州中学树人堂、天宁寺、仪征白沙公园这样的著名建筑。在不少照片的旁边,永田照雄还标明了相关背景。

    “通过这名随军记者的镜头,可知入侵扬州的日军是安达部队和天谷部队。”扬州民间收藏家朱志勇介绍,这组照片记录了日军侵略扬州的真实影像,其中有几张扬州建筑的照片,如扬州安江门(老南门)的正面照片,可以看出南门的整体规制,城墙上建有二层楼阁,上书有“安江门”三个大字。在另一张日军留影的照片里,有一处开放式的城门,上面有“新南门”三个字。朱志勇介绍,1931年,新模范马路开辟后,在此处新辟城门——凯旋门,百姓称为新南门;为了方便汽车进出,这处城门以铁栅栏围挡。另外,还有日军在仪征白沙公园和天宁寺旁的合影,“这些照片弥足珍贵,在扬州收藏史上非常罕见。”“当年的耻辱!扬州人应铭记!”91岁高龄的扬州学者朱江先生在看到这组老照片后,情绪颇为激动。

    推论

    摄于1937年底至1938年初

    扬州文史学者朱德林认为,从照片上流露出的年代信息可以看出,这组照片应该摄于1937年底至1938年初。朱德林表示,这个推断可从一张以“江北自治委员会”为背景的照片得到佐证,这是一张日军和当时的“江北自治委员会”成员的合影。“成立于1937年12月的‘江北自治委员会’存在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几个月时间,这张照片拍摄于这段时间,而且所摄人物皆着冬装,由此可见照片形成时间应在1937年底至1938年初。”朱德林说,扬州史上鲜见有“江北自治委员会”的影像记载。“经过辨认基本可以确定其中的大汉奸。”

    价值

    “定格”史实、扬州历史风貌

    扬州学者韦明铧表示,这批照片不仅真实反映了日军侵华的罪恶历史,也从客观上保留了扬州的名胜风景旧时风貌。

    “日军是1937年底占领扬州城的,在扬州犯下了天宁寺惨案、万福桥惨案等惨绝人寰的滔天罪行,从照片中可以看到侵华日军傲慢和无情的嘴脸,也进一步让人们认识到战争的罪恶。”韦明铧介绍,照片也客观保留了抗战期间扬州的一些名胜的影像,尤其是安江门的历史照片极少,这组照片记录了80多年前安江门的完整影像,此外还有树人堂、白沙公园的历史照片,让我们领略到它们当年的风貌。此外,还有关于扬州南门的照片,“以前发现过几帧,大抵都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所摄,但都是远景,看不到城门上的匾额;而此次发现的照片,除了表现出侵略者一手叉腰、一手扶柱的得意心态外,还清晰地看到‘安江门’三个敦实严谨的楷书,可知当年的扬州南门曾是由江入城的重要门户。对于研究扬州城门的规制,无疑是珍贵的参考。”韦明铧说。

    记者 王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