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运小区三孩童楼下玩耍 一把锋利的剪刀从高空掉落下来

2019年03月 15日 08:13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鹏鹏漫画

高空落下来的剪刀。陈晨摄

导语

3月1日,本报民生版以《妈呀,天上掉下一把菜刀!》为题,报道了金轮观湖国际公寓楼“天降菜刀”事件。13日上午,连运小区也上演了类似的惊魂一幕:三个孩童正在楼下追逐嬉戏,突然一把锋利的剪刀从高空掉落下来,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高空抛物为何屡屡发生?采访中,有市民说,高空抛物的危害就如同炸弹悬在人们头顶一般,要杜绝这一陋习的发生,就应该像治理酒驾一样从严从重处理。

1

高空掉下一把剪刀,落地后摔成三瓣

昨天上午,在连运小区物业工作人员顾广军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小区5号楼三单元北侧一处过道,这里是“天降剪刀”的事发地。

“昨天上午8点30分左右,我们接到业主电话,反映有人从高空扔下了一把锋利的剪刀。”顾广军一边指着当时剪刀落地的位置,一边回忆说,当时楼下有不少行人,其中还有两三名奔跑嬉戏的孩童,所幸剪刀未砸到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剪刀落地后摔成了三瓣。

记者随后也见到了当时向小区物业反映情况的业主陆女士。据她介绍,事发时,她的丈夫正坐在楼下择菜,突然被身旁的声响惊起,扭头一看,发现一把摔得四分五裂的剪刀。“肯定是有人在楼上往下扔的,剪刀落地后,还扔下来一个衣架、一支笔。”陆女士说,他们所在的这栋楼北侧是一处狭窄过道,每天人来人往,事发时间正值上班高峰、上学高峰,很庆幸,这把剪刀没有砸中行人。

事发后,小区物业立即派人挨家挨户上门询问,无人承认高空抛掷过这把剪刀,最终小区物业选择了报警。记者从顾广军当时拍下的照片中看到,这把黑色的剪刀崭新无比,并且十分锋利,从陆女士惊魂未定的神情来看,当时他们确实被吓得够呛。

2

居民反映,同一地点还掉下过啤酒瓶

“我在这里开店十年了,这个地方从来不敢长时间呆人,只能坐在车库的雨棚下面休息。”陆女士经营一家房产中介店,“天降剪刀”的事发地正是她家小店的后门,对于后门口的这块空地,她心里毫无“安全感”。“楼上经常有人往下扔东西,去年在同一个地点还扔下过一个啤酒瓶,幸好也没有砸到人。”陆女士情绪激动地说,前几天,有人在楼上吐了一口痰,正好沾到了她家的晾衣架上,令她恶心了很久。

这幢楼高空抛物到底有多频繁?记者随后逐一走访了连运小区5号楼的其他商家,得到的回应基本统一,“经常有人往楼下扔东西,有的是一整包垃圾、烟头,甚至大石头”。

其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超市负责人介绍,前几天晚上,她在收拾店门前的儿童摇摇椅时,发现遮盖摇摇椅的一床旧棉被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地面散落着几根烟头,明显是有人在楼上扔下的烟头烧坏了我家的棉被。”这名负责人气愤之余也表示无奈,她根本无法知晓扔烟头的是哪家住户,也没法追究对方的责任。

记者观察注意到,连运小区5号楼紧挨着中心广场、大地连运幼儿园和一家少儿培训机构,每天有不少老人和孩子从此经过,这栋楼却频繁出现高空抛物。

3

如何治愈“悬在城市上空的痛”?

面对频繁出现的高空抛物,业主人身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连运小区物业公司又是如何处置的呢?顾广军介绍,作为小区物业,他们目前已经到5号楼挨家挨户上门进行提醒,下一步,物业还会在小区公示栏张贴告知,呼吁所有业主杜绝高空抛物。“物业公司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尽最大程度进行宣传教育。”顾广军说。

高空抛物是否真的没有法律条文进行制约?江苏韵合律师事务所周雪梅律师介绍,高空抛物在造成人身伤亡和重大财物损失的严重后果以及高空抛物者的主观恶意程度,会涉及到犯罪和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相应的罪名主要有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以及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如果高空抛物未造成任何后果,目前法律确实没有具体条文进行约束。”周雪梅表示,小区居民应提高自身素质,了解高空抛物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不能害人又害己。

也有市民认为,酒驾是“跑在城市马路上的痛”,高空抛物则是“悬在城市上空的痛”,应该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高空抛物。只有让高空抛物者付出应有代价,这些人乱丢东西之前才会有所顾忌,有所敬畏。就像当年的“醉驾一律入刑”,既是最好的普法宣传,也是最有效的公民教育。

新闻链接

看看这些

高空抛物严重后果

2012年11月21日,深圳市宝安区一男子为报复与某玩具店店主的矛盾,多次从高空向其经营的玩具店投掷石块。经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宝安区法院对王某青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一案作出有罪判决,判处王某青有期徒刑三年。

2016年10月4日,安徽芜湖66岁的卜英贵被高空坠落的红砖砸中后死亡。由于一直找不到肇事者,家属将整栋楼除一层外,全部32层共96户业主及物业方,共176人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全部176名被告中,有15户提供不在场证明被采纳,判决不予承担责任,剩余81户共133名被告和物业方,共需赔偿50余万元。  通讯员 朱平 记者 陈晨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