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立群:无弦堂有琴心

2019年04月 04日 08:1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那一天,陶渊明又喝醉了。

南山脚下,黄菊遍地,篱笆围着,茅草盖着。

朋友们都已经习惯了,五柳先生有些贪杯,酒量却又不足,时常自顾自醉了,睡了。

正说着,笑着,陶渊明又醒了。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从透着光和风的墙上,取下一张古琴。

还有醉意,陶渊明轻轻拭去琴身上的灰尘,净手,焚香,坐定,弹琴。

右手勾剔抹挑,左手吟猱绰注,却……没有琴音。

友人再看,琴面之上,无弦,也无徽。

疑惑相问,陶渊明大笑:“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初始斫琴,寻遍良材

那一天,当熊立群看到这段故事时,如同陶渊明笔下的那位迷路的渔翁,“豁然开朗”。当时,他正在为自己创办的古琴品牌商榷合适的名字,看到陶渊明的旧事,“无弦堂”三个字,一下子就跳了出来。

这时候的熊立群,已在乐器的行业中,浸润数十年了,不仅创办了“金韵”品牌,还担任着扬州市琴筝协会会长一职。很多人见到他,都会尊称他一声“熊总”。

不过,当他最开始接触古琴时,“熊总”还是“小熊”。“我斫制古琴的时间很早,1998年,弹琴的人很少,斫琴的人更少。”熊立群回忆道,“但那时我就感觉到,古琴和其他所有的乐器,都不太相同。”

那时,古筝正在兴起,走在扬州的街头,到处都能听见嘈嘈切切的筝声。熊立群也在乐器厂中,每天拿着刨子斧头,将那些山林中的树木,等到一一褪去了自然的水气、内在的火气,等到原本的生命都沉淀了下来,就可进行另外一种形式的转换了。这些树木,原本听惯了风声在林间的穿梭,听惯了山泉在石上的跌宕,如今自身也要化身良材,只需拉上丝弦,就能间关莺语花底滑,就能幽咽泉流水下滩。

乐器,当然也有自己的性格,当熊立群在斫制古琴时,就能从名称中,领略到古琴的文化之美。凤池、龙沼、雁足、岳山……光是这些古琴部件的名字,就常常让熊立群去感叹,究竟是什么样的乐器,才能被赋予如此意境深远的名字。

斫一张琴,从木材上,就有太多讲究。一棵树木,生于何处的山林之中,朝阳还是背阴,甚至树木之间的距离,都会让木材的材质,有着明显的差别。所以,从那时起,熊立群就不会轻易去斫一张琴,一定是寻找到最好的良材,等待到最好的时机,才去斫琴,才会让那缕琴音,能够在千锤百炼之中,迸发而出。

再度斫琴,先闻琴音

斫琴,对于熊立群来说,是一段长长的经历。在这期间,他尝试过很多种乐器,比如古筝,比如钢琴。但是经过时光的淘洗,或者说,当自身在大浪淘沙的乐器市场中沉浮已久之后,他已具有了一种敏锐的嗅觉。他能够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寻找到一种可以长久存在的可能。原来,越古老的乐器,越具有未来的可能,而这种既能关照过去,又能辐照未来的乐器,唯有古琴。

这时,真的需要好好斫制古琴了。熊立群已经感受到了,在国学大潮一波波影响当下时,古琴所代表着的传统礼乐,正在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复苏。甚至可以说,现在这个时代,是继唐宋之后,古琴迎来的第二个黄金时期,而此时的古琴发展速度,更是空前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很多人都热爱上了这种乐器。弹拨之声,不绝于耳。

开始,学习弹奏古琴,对于熊立群来说,还有一些实验的目的。因为只有自己弹琴了,才会了解,什么样的琴才能够让弹琴者一见钟情,什么叫“抗指”,什么叫“沙音”,或者说什么是好琴。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不弹古琴,怎知琴音高下。

然而,当他真的推开古琴艺术大门时,他才切身感受到,这座园中,竟有着如此动人心魄的春色。这张琴中,竟有着如此余韵悠长的魅力。开始,每天练琴两三个小时,手一抚琴,就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似乎从古琴中发出的乐声,能够牵扯住时光的脚步。逐渐地,熊立群练琴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从夜深人静的时刻开始,弹着弹着,一首首琴曲在琴声中起承转合,抬头一望,已经东方既白。

这时,熊立群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中国文化中,古琴一直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这是用琴声和古代相呼应,相对答。为什么伯牙子期会因一首琴曲,结为一生挚友?为什么嵇康在临刑前,只想弹一曲《广陵散》?那都是因为在琴音之中,他们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发声方式。他们用这样的琴音,来倾述,来表达,或是高山流水的相见恨晚,或是气郁难平的壮志未酬。原来这样的琴音,是用来和自己对话,最终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在天地之间,传佳音,留青史。

志斫良琴,矢为传承

当年,陶渊明抱着一张无弦琴,拍板而歌,虽然留下了一段琴史佳话,其实也掩饰不了陶渊明的窘迫。因为,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五柳先生,虽有田园之乐,难遮穷困之境。在古代,要想得到一张古琴,谈何容易。那是要在春暖花开之际,只身进入山林,在漫山的松风之中,寻找心仪的良材。待到秋冬季节,上山伐木,再让树木滑雪下山。还要再等,等到夏季,水流汹急,再将树木顺流而下。光是寻材,就要耗费一年年的光阴。而在斫琴时,纯手工打造,时间和工具,都相当漫长。而琴身上的丝弦,也是价值不菲。所以,古代人的琴,也是一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时至今日,唐宋的琴,已经屡屡拍出过亿的天价。而一张现斫的好琴,也有不低的身价。所以,熊立群为“无弦堂”的古琴,定位就是“中档”,他希望真正爱琴的人,都能买得起一张比较好的琴。

尽管琴为中档,却在用料上有着极大讲究。比如鹿角霜,以及大漆,必须保证纯天然的材质。因为有了多年制作乐器的经验和底气,所以熊立群更能体会,使用人工的、化学的材质,虽然也能制出古琴,但一定是和古琴之古,背道而驰。古琴的结构原料,经过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反复验证,已经非常稳定。无论是木材还是鹿角,唯有真正源于自然的材质,才能弹拨出天然的声响。

“现在斫琴市场欣欣向荣,也有人认为,厂琴没有名家琴那么好。名家斫琴,当然很好,可是价格也高,买得起名家琴的人,毕竟不太多。我就是想证明,只要选对原料,工序得当,厂琴中也有好琴。”熊立群说道。

这两天,熊立群亲斫的琴,终于面世。这几张琴,始于2016年,一道道的工序慢慢做着,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把自己对于斫琴的理解,全都倾注其中了。一拨琴弦,就有光滑的琴音,从光洁的琴面上跌落下来,复又扬起。如同这春天里,满城的花朵,都在琴上盛开。

志斫良琴,矢为传承。这是熊立群为自己写下的八个字。在“无弦堂”内,他却想让更多爱琴的“陶渊明”们,心中有梦,手上有琴。

记者王鑫图李珂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