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书乐 读书乐

2019年04月 14日 08: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购书刘江瑞摄

我喜欢购书,似乎有些家学渊源。大专毕业才参加工作,也没有多少零花钱可以买书。最早所购之书,要数尉天池的《书法基础知识》,以及在古籍书店淘到的解放前出版的字帖《圣教序》了。

扬州新华书店出售第一批古典、外国文学书,门还未开,已排起了长队。我去得迟了,像样的书都已卖完,只购得一薄薄的外国小说选,还依然十分地开心。

那时唐诗、宋词出得不多,远远满足不了读者的需求,还是许虹生先生找关系在内部留得,让了我一套《唐宋诗举要》及一本《宋词选》,还有沈尹默的《书法论丛》,是中百一店美工为我购得,当时对二人还真是千恩万谢的了。

提起这《宋词选》,还有一引伸故事。此为1978年3月湖南版,老版新印,当然全是繁体字,倒是书脊上用了现已废除了的第二批简化字表中的简化字:“刘云翼选注”之“翼”字,为“羽”字头加下面一横;“古籍出版社”之“籍”字,为“竹”字头加下面一“及”字,看来真是别扭。

这“二简表”为1977年12月20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第二天即在各大报刊上试用。谁知引起文字学家的强烈反对,说是人为新造,非约定俗成,缺胳膊少腿,难看之极,已不是方块字了,怎么能用?群众似乎也不欢迎。1978年4—7月间,教育部及中央宣传部不得不发内部通知,停止在课本、报刊上使用。这短命的“二简表”只试用了半年左右时间。

有段时间,我忽然迷上了外国文学,什么《简·爱》《德伯家的苔丝》《三个火枪手》《红与黑》《巴黎圣母院》等等都买了来,看得很是入迷,很晚很晚也不肯睡觉。

外国热一阵风过去,自然而然还是回归到中华传统的古典诗文及书画上来。那时刚学书法不久,几乎是字帖见一本买一本,好在那时字帖很便宜,一般只有几角钱一本,厚的才一块多钱。后来渐渐大部头的出来了,一套几本、十几本,甚于几十本上百本的,限于财力,一般也不考虑,其他的也是有选择地购买了。当然一些工具书必不可少,也备得一些,便于查找。

现在,两面墙书橱的书早已摆满,已不再购书,而是改“购”为“借”了。我有一同乡兼弟子侃如君,藏书颇丰,历代笔记小说及古今名家之代表作应有尽有,还有各种杂书。我有时开一串书单,他几乎都能找到,我既感意外,又十分高兴。借得书后,往往整日坐在桌前不动弹,几乎除了吃饭、写字,其他时间都离不开书,惹得老太婆满心埋怨:“看你发起颈椎病来怎么办?”

有人说过,买书不如借书,此话不假。自己买的书不一定马上就读,而借的书则必须快读快还。自己的书可以随时翻找,别人的书再借总不方便,便会摘录特别感兴趣的,留着参考。就这两点,借书比买书好,不是很明显吗?当然,我看书均十分小心,从来不会脏污、折角或卷曲,因为我知道,藏书者视书为生命,我怎能不爱惜再爱惜、当心又当心呢。

有时看到特合胃口的好书,又会忍不住也想拥有一本,便让侃如君为之网购。藏书癖没有,但购书之瘾还会被偶然勾起,徒叹奈何?

■熊百之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