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深巷觅石涛

2019年04月 15日 07:5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近日在扬州展出的“扬州书画三百年特展”,又引来一波石涛热。石涛难得一见的山水画作是热点,石涛画作中的扬州风物是热点,石涛当年在扬州的居所行踪也成了扬州人争相讨论的话题。寻踪石涛在扬州的大树堂和大涤草堂,是扬州文化人一个自觉的文化行动。稽古不仅是为了缅怀和纪念,也是为了让昔日的文化风流转化成今日的创造动力。

大树堂在哪里?大涤草堂又在哪里?石涛为何自号大涤子?尽管有些问题没找到确切答案,但是一段钩沉也能让三百年前一代画僧在扬州的身影依稀眼前。

□韦明铧

迷离大树堂

(据说,大树巷之名是因为清初巷内有大树堂,为盐商聚议之所,传石涛寓此作画,巷因以名。)

石涛在扬州有若干遗迹,大树堂便是其中之一。古典园林小盘谷修缮时,主事者问我此园有何典故,我说小盘谷所在的大树巷可能是清初石涛和尚作画之所;石涛特种邮票在全国发行时,主事者召开座谈会,我又提到石涛在扬州重要遗踪之一大树巷。

扬州的大树巷,哪怕只是因了石涛和尚的缘故,也应该被扬州人记得。因为石涛的许多画上,都写明作于扬州大树堂。如康熙二十六年(1687)石涛至扬州,这年冬天他有《黄海云涛》题跋:“时丁卯冬日,北游不果,客广陵之大树下。”这个大树下,很多人认为就是位于扬州城东南的大树巷。1688年,石涛又在扬州大树堂为新安吴又和作《墨笔山水》。1693年,石涛在扬州大树堂作花卉画屏。 

大树巷在丁家湾。这里原来属于明清扬州的新城范围,现在已经成为老城区历史风貌保存得最好的街巷之一。大树巷的名字许多地方都有,杭州、昆明都有大树巷。那么扬州的大树巷是从什么时候叫起来的呢?两百年前写成的《扬州画舫录》,在刁家巷后面提到一句话:“通坡儿上、方家巷,南折大树巷。”此外没有更多的内容。但据此也说明,在大清盛世时,大树巷已经存在。据汤杰先生说,大树巷之名是因为清初巷内有大树堂,为盐商聚议之所,传石涛寓此作画,巷因以名。问题是扬州不止一座大树堂。

扬州天宁寺也有大树堂。《雨山和尚语录》卷第十七《夏日寓大树堂即事》,说的就是天宁寺大树堂:“暂得依栖大树幽,浓阴重盖小楼头。江城雨过疑无夏,殿阁风来直似秋。明月隋堤孤鹤唳,夕阳萧寺暮鸦投。摊书聊复支长昼,触目何堪问旧游。”天宁寺和大树巷离得很远,显然不是同一大树堂。

石涛在扬州常住之地,据李万才先生《石涛》一书考证为城南静慧寺。静慧寺是扬州清代八大刹之一,建于宋初,本为静慧园,后改为寺。清初住持僧为木陈道忞,乃是石涛师祖,原住宁波天童寺。由于木陈住持的原因,石涛多次来扬州,他所作的《采药图》就题作“客广陵之静慧寺”,时在康熙十二年(1673),时年三十二岁。但康熙二十六年(1687)后滞留扬州期间,画作中未见作于静慧寺之作品,常署作于“大树下”或“大树堂”。可知大树堂也许不在静慧寺。

大树堂是不是就是大涤草堂呢?大树堂是石涛的暂寓之地,大涤草堂却是他自己所建的家园。大树巷在丁家湾,大涤草堂在大东门外,两者应非一处。清初的扬州有新旧两城,旧城在西,新城在东,大东门系旧城的东城门,门外有一条南北流向的小秦淮河。石涛在小秦淮边建造了他的栖息之所大涤草堂。石涛题款中提到的广陵东城草堂,不大可能是大涤草堂。因为大涤草堂所在的大东门,不可能被称为广陵东城。

石涛姓朱,原是明室后裔,后来遁入空门。在人生阅历中,石涛可谓饱尝艰辛。所以石涛的画在凛冽之中,有一种荒寒之气。他有一幅《荒山寻幽图》,画面不盈尺,而纯用水墨。图中荒山寥寥,孤亭寂寂,虽有垂杨丛竹,也难掩萧索之气。亭前立一高士,背山而临渊,意幽而景澹。画上题道:“荒亭岑寂荒山里,老树无花傍水矶。饭后寻幽偶到此,十分寒苦惨斜晖。清湘瞎尊者济,邗江之大树堂。”又是画于扬州大树堂。大树堂究竟在哪里,依然扑朔迷离。

石涛的晚年在扬州定居,直到老死。他在扬州度过了人生最后的十多年时光。他晚年的诗画多涉及扬州风物,如《处士城南图》画的是扬州城南的荷花池,《邗沟疏雨图》画的是扬州城北的古邗沟,《郊行图》画的是扬州天宁门附近的景象,《许多儿女问红桥》画的是扬州北门外的红桥。尤其是《淮扬洁秋图》,画的是扬州北湖景色,近处城垣绵延,中间烟波浩渺,远方冈峦隐约,耐人寻思。他还画过《平山折柳图卷》和《茱萸湾山水扇面》。以石涛的地位和他与扬州的关系,扬州可以建一座石涛纪念馆,名字就用大树堂或者大涤草堂。

寻觅大涤草堂

(李驎《大涤子传》云:“(石涛)南还,栖息于扬之大东门外,临水结屋数椽,自题曰大涤堂”。)

我曾在扬州大东门外寻找过多次大涤草堂,都欷歔而返。

石涛在扬州的家,叫做大涤草堂。李驎《大涤子传》云:“(石涛)南还,栖息于扬之大东门外,临水结屋数椽,自题曰大涤堂,而大涤子之号因此称焉。”李驎是兴化诗人,与石涛订交,他的记载应该有根据。

大涤草堂建成后,石涛曾向八大山人索画,信中说:“闻先生花甲七十四五,登山如飞,真神仙中人。济将六十,诸事不堪,十年已来,见往来者所得书画,皆非济辈可能赞颂得之宝物也。济几次接先生手教,皆未得奉答,总因病苦,拙于酬应,不独于先生一人前,四方皆知。济是此等病,真是笑话人。今因李松庵兄还南州,空函寄上,济欲求先生三尺高、一尺阔小幅,平坡上老屋数椽,古木樗散数株,阁中一老叟,空诸所有,即大涤子大涤堂也。此事少不得者,馀纸求法书数行列于上,真济宝物也。向所承寄太大,屋小放不下。款求书‘大涤子大涤草堂’,莫书和尚,济有冠有发之人,向上一齐涤,只不能迅身至西江,一睹先生颜色为恨。老病在身,如何如何。雪翁老先生,济顿首。”石涛在信中描绘大涤草堂的状貌是“在平坡上,老屋数椽,古木樗散数株”。所谓樗散,是比喻自己不为世用。

大涤草堂在扬州大东门外,系指旧城的大东门。故在大东门外临水而建的大涤草堂,应在小秦淮的西岸。八大山人的《大涤草堂图》早已失传,唯有石涛题八大山人《大涤草堂图》的长诗流传,云:“西江山人称八大,往往游戏笔墨外。心奇迹奇放浪观,笔欹墨舞真三昧。有时对客发痴颠,佯狂诗酒呼青天。须臾大醉草千纸,书法画法前人前。眼高百代古无比,旁人赞美公不喜。胡然突就特丫叉,抹之大笑曰小伎。四方知交皆问予,廿年迹踪那得知?程子抱犊问予道,雪个当年即是伊。公皆与我同时病,刚出世时天地震。八大无家还是家,清湘四海空霜鬓。公时问我客邗江,临溪新构大涤堂。寄来巨幅真堪涤,炎蒸六月飞秋霜。老人知意何堪涤,言犹在耳尘沙历。一念万年鸣指间,洗空世界听霹雳。题家八大寄予大涤堂图。时戊寅夏五月,清湘膏育子济。”诗中充满了愤世嫉俗之气。

后来傅抱石画过一幅《大涤草堂图》,图中画大树一株,苍老挺拔,枝干纷披,仅在大树后面有茅屋一间。这是傅抱石想象中的大涤草堂,因无其他资料参照,石涛又时常别署大树堂,所以傅抱石以大树为主要景致。如论者所说,顶天立地的樗木既充满了笔墨意趣,又是石涛的人格象征。傅抱石《大涤草堂图》有跋:“石涛上人晚岁构草堂于广陵,致书南昌八大山人,求画大涤堂图。有云:平坡之上,樗散数株,阁中一老叟,此即大涤子大涤草堂也。又云:请勿书和尚,济有发有冠之人也。闻原札藏临川李氏,后辗转流归异域,余生也晚,不获睹矣。今经营此帧,聊记长想尔。民国三十一年(1942)春制于重庆西郊。”图上有徐悲鸿题“元气淋漓,真宰上诉”八字,并称赞道:“八大山人大涤草堂图未见于世,吾知其必难有加乎此也。悲鸿欢喜赞叹题。”对傅抱石的《大涤草堂图》推崇有加。

追溯大涤山

(石涛原来自称和尚,后来由佛转道,为自己起了“大涤子”的名号,这极有可能来自他踏访过的道教胜地大涤山。)

石涛自号大涤子,其来何故,莫衷一是。近来得知,大涤子之名与浙江大涤山有一定关系,觉得颇有道理。大涤山在余杭与临安交界处,石涛曾经来此游览,并且绘有《余杭看山图》,今藏上海博物馆。《余杭看山图》作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以手卷形式描绘余杭一带的山水风光,意境旷远,笔触细致。

手卷有题识,分前后两部分。卷首题曰:“湖外清清大涤山,写来寄去浑茫间。不知果是余杭道,纸上重游老眼闲。癸酉冬日,借亭先生携此卷游余杭,归来云:与大涤不异。君既印正,我得重游,再寄博笑。清湘苦瓜和尚济。”卷尾又题道:“《余杭看山图》为少文先生打稿,寄请博教。苦瓜和尚济。”题识中的“借亭先生”与“少文先生”系同一人,名张景蔚,亦称张鹤野,字少文,号莲泊居士,别号借亭主人,辽阳人。石涛的《余杭看山图》,是事先与张景蔚商量过后,才开始创作的,故说“《余杭看山图》为少文先生打稿”;而《余杭看山图》完成后,张景蔚还携带此画到大涤山进行实地比照,结论是“与大涤不异”,也就是画得和大涤山没有两样。

石涛初游大涤山,是在年轻时候。现从《余杭看山图》的细腻笔墨来看,与石涛后来的酣畅淋漓画风有明显差别。图中画城墙一角,点名地理方位,前方的树木姿态各异,林下的高士指点山峦。从图中的素材分析,其中应含有石涛游历过的余杭县城、苕溪风光尤其是大涤山群峰,换言之,此图应是大涤山的写实之作。

石涛原来自称和尚,后来由佛转道,为自己起了“大涤子”的名号,并给自己的住处起了“大涤草堂”的名字,这极有可能来自他踏访过的道教胜地大涤山。大涤山古名大辟山,又名余杭山,山中有洞霄宫,汉唐时已是名观。宋元时叠经扩建,元人有《洞霄图志》记宫观、洞府、古迹、人物、碑记甚详。明代列为道教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之一,号称“大涤洞天”,今尚有大涤洞等古代遗迹。清嘉庆《余杭县志》载,康熙元年(1368)道士孙道元栖息于此,宫坛为之一新。那么在石涛初访大涤山时,大涤山的道观正当繁盛,因此“大涤”二字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道家的学说多用“涤除”的意象,如《老子》云:“涤除玄览,能无疵乎?”“大涤”也是脱胎于老子的“涤除”之说,有清除尘俗、回归自然之意。荡除一切芜杂,只留一念之想,这和他关于“一画”的理论,也是相通的。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