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墨拈毫秀丽姿——姚志超书法艺术之我见

2019年04月 15日 07:5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篆书李白诗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姚志超

2019年4月16日—4月22日,“姚志超书法作品展”在扬州八怪纪念馆展出。姚志超原为汪氏小苑负责人,他醉心于书法四十载,尤喜篆刻艺术。此次展出的100幅书法作品,包含篆书、隶书、楷书等书写样式,较全面地反映了他在四十年书写生涯中的临池功夫和笔墨修炼。

“唐宋元明清,从古看到今。”扬州文昌路扩建时,匠心独运,自唐以来五个朝代的文物古迹都能在这条通衢上觅到踪迹。而位于文昌路中段的萃园城市酒店,门前一付楹联,“大道通衢唐宋元明清风光一览,琼楼杰阁东西南北中景色全收”集中反映了这一盛景。这付楹联以铁线篆书写。吸引了南来北往众多游客驻足品评,从中感受扬州历史文化浓浓的生命气息。而楹联的书写者,即本文的主人公姚志超。

姚志超原为汪氏小苑负责人,他醉心于书法四十载,尤喜篆刻艺术,视书法艺术为生命。扬州两位书法前辈,对他的作品都有恰如其分的评价。著名书法家熊百之先生看过姚志超《心经》小隶书后评价道:

姚君隶书以《曹全》为本,工整秀丽,摇曳多姿,又辅之以坚挺随意,更见其筋摇脉动,生意盎然。写《曹全》宜小不宜大、缩小写之、尤为相得。当然,一味《曹全》,无自我感悟,不能称之为善学。此作提按有度、轻重得宜,结字秀美,通篇协调,无拘于《曹全》之外形,有得心应手之妙处。只是转折处皆另起笔,断得又较明显、似为小疵。然小疵并不影响其结构之整体美感。熊公评价公允,既指出其作品的看点,也点出小疵。读后让人茅塞顿开。

姚志超多方求师学艺,他曾携带自己的篆书作品毛主席诗《为女民兵题照》向林散之的女婿,著名书画家,九十高龄的李秋水师伯请教。秋水师伯卧病在床,语言表达已不甚清楚,但老人提携后学,诲人不倦,他儿子将秋水师伯抱到案前的椅上,半倚半坐,凝神静气地看了其作品很长时间,又濡墨拈毫,十分吃力地写下了评语:“笔势难于圆转故古人尚折股令,志超同学致力篆书实探本讨源之学,壬午冬日历阳秋水于梅岭。”要言不烦,一语中的。老人的话指出了学篆书之不易,鼓励姚志超致力学习篆书,探本讨源。望着老人慈祥的面容,虽是冬日,老人因用力而满面绯红,面颊上现出汗意,姚志超的眼眶湿润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书法,特别是篆书学习的道路上走下去。

姚志超善用长锋羊毫作书,当代草圣林散之曾云:“以至柔之笔写出至刚之字”。赏读姚志超的书法作品集,不啻是一种精神享受。前几日姚志超给我送来了他近几年来出版的四五本作品集。作品集以篆书为主,兼及楷书、隶书、草书。他的楷书初学柳公权、颜真卿;后摹李斯、李阳冰篆书及汉隶;继临怀素《自序帖》、《小草千字文》、《四十二章经》;兼及钟繇、王羲之小楷等。致敬经典,涵养自我。如篆书条幅《蓦山溪》、曹操的《短歌行》,隶书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等端庄秀妍;对联《杜甫石涛》造型雅致;篆书苏轼词《水调歌头》平和简静。

傅抱石先生说“一切艺术的真正要素乃在于生命,且丰富其生命,有了生命,时间空间都不能限制他”。崇高的生命可以说是中国艺术创作的根本。

对当代书家而言,基于时代环境的原因,视野大为开阔。姚志超不墨守成规,他从甲骨、楚简、秦汉简牍帛书中汲取养分,理性分析,取精用宏,变化气质,中锋取势,侧笔取妍,力求成自家面目。

姚志超还很年轻,他的书法还在路上,相信假以时日,他定会走得更高更远。

□马家鼎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