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费孝通先生塑像前

2019年04月 17日 07:52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生命、劳动和乡土结合在一起,就不怕时间的冲洗了。站在费孝通老先生的雕塑前,默默地仰慕、崇敬,深深地沉思着……

葛国顺

每当我散步在高邮蝶园广场,总会看到费孝通老先生题写的“蝶园市民广场”那苍劲有力的大字。费孝通老先生是我国闻名的社会学家,2005年4月24日费老结束了他半个世纪无愧于心的考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距今已经14个年头了。两年前去苏南吴江参加一个亲戚孩子的婚宴,婚宴地点就定在费孝通老先生的故乡——庙港镇。我突然想到他,于是去参观了坐落在镇东首的费孝通先生纪念馆。

纪念馆的图片和实物让我进一步了解到:费孝通先生不仅是中国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还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等,但他首先是一位社会学家,其作品《乡土中国》和《江村经济》已是当今研究中国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必读之书,而《江村经济》成了费孝通的母校——伦敦经济政治学院学生的必读书之一。其影响,形诸生活领域,就是我们平时常常听到的“苏南模式”、“温州模式”、“珠江模式”之类的说法。这种针对不同形态的经济区域进行类型研究的方法,就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由费孝通在几次调查的基础上,率先提倡运用的。费孝通不是温州人,但在温州人眼里,他对温州发展所作的贡献,无人可比。

以前我对费孝通先生知之甚少,更多的是从他关于小城镇建设的文章略知一二。费老在他有生之年,进行了大量深入的社会调查,尤其在小城镇的功能、意义、特点等方面,他主张发展乡镇企业,发展小城镇,让农民从农村走出来,进入乡镇企业工作,小城镇就像是“储蓄所”,农村经济发展的时候要进城,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就回家。费孝通文章的观点深入浅出,用的是群众语言,道理浅显易懂,讲得透彻,一语中的,抓住了中国农村发展的关键。看看我们今天的小城镇建设发展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好,得益于他老人家不可磨灭的功绩。

1939年,29岁的费孝通根据对家乡吴县下弦弓村的考察,写下了中国重要的社会学著作《江村经济》,学界轰动。彼时,费孝通以为,《江村经济》只是他毕生工作的一个起点,他想要了解的不只是这个小村所表现出来的中国社会的一小部分,而是有志于更广阔更复杂的“中国社会”。

1957年,47岁的费孝通再次回到吴县考察,他对家乡农业合作化后的变化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他在《再访江村》里,对农村的副业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议。回北京后不久,费孝通被错划成右派,凄惨度日,他自称“连一张书桌都没有”。此后的二十多年里,没有进行过任何研究。

费孝通一生以富民作为自己的目标,是重建社会学所和社会学协会的元老。1979年以后,他联系实际,每年都有几个月到农村进行调查研究,带出了好的学风,对重建中国社会学作出了很多贡献,让社会学中国化。“小商品,大市场”已经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温州模式的经典概括。1986年2月,费孝通写了《小商品,大市场》文章,使得温州人的形象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关注。1994年,费孝通第二次考察温州,再次发表《家底实创新业》。1998年,费孝通就温州三次发文《筑码头闯天下》。三篇文章,影响深远,温州人深切感谢这位老社会学家的远见卓识:“在温州模式的发展过程中,费孝通凭着他的唯实精神,每次都是通过考察坚定地站在了捍卫温州的立场上。” 

费孝通先生一生中,从农村到小城镇,到区域经济,再到全国一盘棋的研究,构造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另外他非常注重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学以致用,志在富民。1983年在《江村偶读》一诗中,费孝通叹道:“李白六十二,杜甫五十九。我年已古稀,虚度岂可究?梦回苦日短,碌碌未敢休。文章千古事,万顷一沙鸥。”这是他一生孜孜不倦学习、实践等的一个生动写照。在他80岁生日那天,有人问他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是什么,他说志在富民。他的学术是为人民服务的学术,他说:“我所知道的是真正的学术,是有用的知识,学术可以做装饰品,也可以做食粮的。”他“反对为研究而研究,为理论而理论,为定量而定量”。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生命、劳动和乡土结合在一起,就不怕时间的冲洗了。站在费孝通老先生的雕塑前,默默地仰慕、崇敬,深深地沉思着……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