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南:好画是有灵魂的

2019年04月 21日 07:3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为八怪写照》

   《为八怪写照之郑板桥》

    《为八怪写照之金农》

    《为八怪写照之高翔》

    《为八怪写照之黄慎》

    《为八怪写照之罗聘》

    ▲《为八怪写照之李方膺》

    ▲《为八怪写照之李鱓》

    ▲《为八怪写照之汪士慎》

    画家简介:李世南,1940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绍兴。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西安美院客座教授。1962年,师从何海霞先生学习山水画,1971年师从石鲁先生。作为当代中国大写意画家优秀代表之一,李世南对中国大写意画的传承与发展有着多年的研究、探索与实践。

    记者:您好!李先生,欢迎您再次来到扬州。3月中旬,应扬州艺术馆之邀,您的个人作品系列展第二季已在江都的扬州艺术馆开展,展期也将长达半年。这次,您又带着弟子专程从绍兴赶来观看扬州书画三百年展。可见,您对扬州真的是情有独钟。对扬州从清初到民国三百年间的书画艺术,您是如何看的?

    李世南:扬州是扬州八怪诸位先贤的诞生之地,我会常来的。扬州八怪是中国大写意画这一脉络里一个很重要的流派。中国的大写意画,是从(宋代)梁楷到(明代)徐渭再到(清代)八怪、海派这样的一个脉络里发展的,扬州八怪在这个脉络里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这一次的扬州书画三百年展,集中了哪怕是来自民间的收藏进行这样的展示,哪怕甚至是对展出作品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也是非常不容易的,都值得我们不虚来这一趟,这样的展览很好。

    我在故宫、上海博物馆等展馆观看古代书画作品的时候,从来都不是盲目崇拜去看,而是看这张画到底好在哪里?不足在哪里?都是以现代的眼光与现代的审美去看,看古人的画里有哪些现代因素。我们回望过去,主要是为了前瞻,进行反思。对古人、对大师的画作也要带着审视的眼光,不要盲目崇拜,也不要厚古薄今。因为一个时代与一个时代是不具可比性的,每个时代都要有每个时代的高峰。21世纪的我们要创造我们的艺术高峰,我们要画什么?怎么画?我想,如果石涛、八大活到现在的话,看到我们的画,也会吓一跳的。我们和石涛、八大不可比,反过来,石涛、八大和今人也不可比。所以,我们要创造我们这个时代的高峰,要有我们的文化自信。

    中国画要大步向前走。现在只要是将中国画大步往前推进的,就能留得下来,就有意义。但有意义的同时,也要有难度与高度。那么,21世纪我们要画什么?我们的意义在哪里?一个是传承,把中国文人画的脉络传承下去,把扬州画派的脉络传承下去;二是发扬,要记得把中国画往前推进。照猫画虎是没用的,就是画得和郑板桥一模一样也是没用的,复古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这代人首先是传承,传承不够,还要弘扬,要向前推进,这就是我们的意义所在。

    记者:石涛有一句名言“笔墨当随时代”,而扬州八怪的艺术精神也是“创新精神”,您也说一个时代与一个时代是不可比拟的。那您认为中国画的核心精神是什么?当下的时代精神又是什么?什么样的中国画才能展现与符合中国画的核心精神与当下的时代精神?当代画家该如何传承与创新?

    李世南:这次扬州三百年展里有不少小名头画家的画,但你看了后,可以说是张三画的,也可以说是李四画的,不是因为他们画得不好,他们中的有些人的技术也是很好的,但是画作没有个人的语言,没有创新,没有推动中国画的发展,所以顶多算是具有文物价值,因为有三百年了嘛。所以,我们看古人的画作一定要反思,因为后人看我们,就像是我们看古人。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现在是21世纪了,那么后人看就会问:21世纪有哪些画家创新了?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如果我们21世纪的画家再画得像20世纪、19世纪、18世纪的那样,还有什么意义呢?!那么,21世纪的时代精神是什么样的?我认为,应该是更开放、个性更加解放,思想更超前的。现在时代已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千万不能觉得能画梅兰竹菊,能画几笔兰花什么的,就很洋洋得意了,如果没有创新的话,这样画将来是毫无意义的。最可怕的是沦为行画家,你看行画的技术也不错,但是这没有什么意义。

    这次展出的石涛画作有6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石涛的那套册页。这套册页的尺幅都不大,事实上,画不在大小,大不见得就好,小也不见得不好。认为画越大越好,这是现在的一个误区。石涛的作品为什么好?你看,石涛的画法是非常多变的,并且有自己的一套语言,这很了不起。一个画家如果只会画一种东西,画得也很好,并形成了某种程式,那最多只能算是一个画家,不能称为艺术家。因为艺术家是多变的,石涛就是艺术家,而当下最缺少的就是艺术家。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文人画是要有性情的,是遣兴抒怀的,是有灵魂的。徐渭的画就是一个时代的高峰,他的画不是为了市场卖的,而是一种情感的宣泄,是一种生命的展现,就是有灵魂的作品。从这样看,石涛、八大都是有灵魂的。好多画家为了迎合市场,画作就没有灵魂。这里也包括八怪里不少画家的很多画作,也是没有灵魂的。因为,他们很多时候的创作是为了迎合徽商、为了市场而画的。

    中国画要创新,但方向不能偏离。从徐渭到扬州八怪再到吴昌硕海派,这是一条中国文人写意画的正脉,画家可以在语言风格上创新,但正脉是不能断不能变,方向不能错。为什么有的画家死了就是死了,生前画得也很辛苦、很用功,但一旦死了就再也不被提起了,这主要就是因为方向错了。所以,我一直强调,一个画家要有意义。在有意义的同时,还要有高度与难度。中国画的创新不是画成油画,不能画成工艺画,那样没有任何意义。中国画是写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写意才是中国画的灵魂。写意,一个写,一个意,就是中国画的核心。中国画强调的是书写的意趣,从来就不是强调写实的。我曾经问过我的老师石鲁:如果完全用颜色来画,那画还是不是中国画?石鲁说:只要是写出来的,即使全是用颜色画的,那也是中国画;如果全是用的水墨,但不是写出来的,那也不能称为是中国画。

    一个画家最终能不能成?能不能在画史上留下来?就是要先想清楚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中国画深不可测,要根据自己的才气与能力想清楚才能确定自己能画什么。就好比,演员在舞台上,你能扮演好什么角色。在山水、花鸟,人物等哪一个领域,你能有所作为?以什么为参考?这个一定要想清楚,对自己的定位很重要。这其实就是一个画家的思想与观念决定了画家的自我定位。所以,一个好的画家也一定是一个思想家,石涛是,我的老师石鲁也是这样的一个思想家,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一个时代的土壤与氛围太重要了,只有土壤、氛围、环境等条件都具备了,才能出好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

    ■记者 吴娟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