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教授陈东辉登“扬州讲坛” 解读阮元功绩与影响

2019年04月 28日 08:0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扬州讲坛现场刘江瑞摄

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陈东辉刘江瑞摄

编者按

昨天下午,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陈东辉登“扬州讲坛”,主讲“阮元:留芳西湖,泽溉海东——三朝元老一代宗师阮元的功绩与影响”,向人们解读了这位扬州先贤的成功足迹。

人物名片

三朝元老一代宗师

阮元(1764-1849),清代中后期号称“三朝(乾隆、嘉庆、道光)元老”的封疆大吏,曾任山东学政、浙江学政、兵部侍郎、礼部侍郎、户部侍郎、工部侍郎、浙江巡抚、江西巡抚、河南巡抚、漕运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云贵总督、内阁大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同时,阮元又是一位学识博洽、著述等身的大师鸿儒,在经学、哲学、文学、史学、训诂、文字、校勘、金石、书画、历算、舆地等领域均取得了卓越的成就,成为乾嘉学派的后起之秀和扬州学派的中坚人物。

来扬州做讲座有一种矛盾的心理,一是高兴,能把我的研究成果与阮元家乡的听众分享;另一方面,底气不足,虽然做了多年研究,但研究还不够深入,在扬州当地,我的前辈、同辈取得了丰硕成果,担心自己班门弄斧。

阮元官居一品,提到“三朝元老一代宗师”,我想到的只有阮元。

20年前,我的博士论文写的是阮元与小学,当时的研究很不够。20年来,特别是近10年来,关于阮元的研究成果呈快速增长的状态。

1

为官浙江留芳西湖

阮元虽然是江苏扬州人,但他曾先后在浙江为官十余年,与浙江(尤其是杭州)关系十分密切。

阮元于乾隆六十年(1795)八月从山东学政任上奉旨调任浙江学政,十一月到任,嘉庆三年(1798)九月任满回京;嘉庆四年(1799)十月奉旨署理浙江巡抚,嘉庆五年(1800)正月实授,嘉庆十年(1805)闰六月丁父忧而去职;嘉庆十二年十二月服满后再次出任浙江巡抚。

诂经精舍

阮元对于杭州文教的最大贡献莫过于创设了诂经精舍。

清嘉庆二年(1797),阮元任浙江学政时,于杭州孤山南麓构筑了五十间房舍,组织两浙经古之士纂修了《经籍籑诂》这一规模宏大的古汉语训诂资料汇编,此乃杭州对中国学术文化的一大贡献。

嘉庆五年(1800),阮元奉调抚浙,遂将昔年纂籍之屋辟为书院,选拔两浙诸生好古嗜学者读书其中,颜其额曰“诂经精舍”。同时又在西偏修建了第一楼,作为生徒游息之所。阮元于嘉庆十四年(1809)八月离浙,诂经精舍辍讲殆二十年。直至嘉末道初,富呢扬阿抚浙,方组织人力修缮遗址,精舍讲肄才渐次重开。到了咸丰年间,精舍又毁于太平天国战火。及至同治五年(1866),始由布政使蒋益澧拨资重建,由原精舍肄业生丁丙和林一枝董其事。其后精舍又屡有变故,在光绪三十年(1904)停办。

精舍停办后,原址曾为国立艺术专门学校(今中国美术学院前身)院舍所在,如今其址已归于浙江省博物馆。

诂经精舍可以说是当时浙江省的最高学府,乃该省的学术研究中心,对于清代中后期浙江学术文化之发展影响甚大。

具体而言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诂经精舍的教学内容注重经学。二、诂经精舍注重学术研究。汪家禧、陈鸿寿、陈文述、朱为弼、周中孚、严元照、洪颐煊、洪震煊等著名学者,都曾在精舍讲学,一时两浙人才荟萃于此。三、诂经精舍培养了一大批经学人才。诂经精舍跨越百余年,历经五朝,培养了大批学术人才,受业生徒可查考者达一千多人,另有两百余位教师先后在精舍讲学。近现代国学大师章太炎与诂经精舍渊源深厚。他的父亲章浚乃县学廪生,曾在诂经精舍担任监院多年,地位仅次于山长。光绪十六年(1890),父亲章浚去世,章太炎来到诂经精舍求学。在精舍肄业的七年中,章氏跟随俞樾、黄以周、谭献、高学治等著名学者学习,学业大有长进。四、诂经精舍开创了一代学风,促进了经学研究的发展。

清代中后期杭州及周边地区英才辈出,文教学术水平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并且能发扬经世致用的求实学风,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其间诂经精舍无疑起了重要的作用。

此外,诂经精舍的创办,对当时杭州乃至全国的八股教育的瓦解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也为清末新式学校的教育提供了某些借鉴。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浙江巡抚廖寿丰将杭州敷文、崇文、紫阳、诂经、学海、东城等六所书院,改为专课中西实学的求是书院。

求是书院乃中国人自己最早创办的新式高等学校之一,系浙江大学之前身。因此我们或可认为,今天浙江大学所坚持的“求是”精神及校训中,也多少藴含着当年诂经精舍严谨、笃实之学风。

灵隐书藏

阮元对于杭州文教的另一重要贡献是设立了灵隐书藏。为了加强藏书管理、方便诸生阅读,还制订了较为具体的《书藏条例》。灵隐书藏已略具近代图书馆的性质,为学人阅读提供了方便,对于推动当时文化的传播和学术的发展,起了积极作用。

灵隐书藏毁于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天国战火之中。其后虽有张大昌、丁丙等热心之士提议重建,但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如愿,实为一大憾事。

紫阳书院原名紫阳别墅,始建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位于杭州城内的吴山之麓,因此处“地最清旷,城市中有山林之意”,阮元即其地构校书亭,招臧镛堂、顾千里校定《十三经》。

阮元还创办了海宁安澜书院,又在玉环厅建立学宫,在杭州建立白文公祠和苏公祠,修缮浙江的贡院和杭州崇文书院院内的四贤祠等,重修岳庙,并疏浚西湖,修筑海塘,在振兴浙江文教事业以及保护杭州名胜古迹方面功不可没。《定香亭笔谈》为阮元督学浙江时所撰,其中许多内容都与杭城直接相关,字里行间深深地融入了阮氏对杭州人文及山水的挚爱情结。

阮墩环碧

由于阮元对于杭州文教的重要贡献以及在杭期间卓著之政绩,阮公一直受到杭州父老乡亲的尊敬与缅怀,于清咸丰二年(1852)入祀浙江名宦祠。著名的杭州西湖湖中三岛之一的阮公墩,便是阮元主持治理西湖时,用湖中挖出的2万4千余吨葑泥堆积而成,人们为了铭记阮元的功绩而将该岛称作阮公墩,目前岛上建有忆芸亭(阮元号芸台)、云水居、环碧小筑等。远远望去,阮公墩犹如碧玉环绕,人们称为“阮墩环碧”,乃新西湖十景之一。

2

阮元与朝鲜学人之交往

阮元与朝鲜学者的交往始于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

前此一年,朝鲜著名诗人赵秀三随朝鲜冬至使团来到北京。因时任吏部尚书的刘墉之诗文和书法在朝鲜影响甚大,故赵氏专门拜访了刘墉。这次拜访,引发了来华的朝鲜学者与一批中国著名学者的交往,而这批中国著名学者中就有刘墉门生、当时已经崭露头角的青年学者阮元。

乾隆五十五年是乾隆皇帝八十大寿,朝鲜国王派进贺使祝寿。时任朝鲜奎章阁检书官的学者、诗人朴齐家(1750-1805)和柳得恭(1748-1807)二人作为副使的随员检书,与正使黄仁点、副使徐浩修、书状官李伯亨一同到达北京,与阮元、纪昀、翁方纲、刘镮之等中国学者交游。

柳得恭与阮元的会晤

柳得恭在《刘阮二太史》一文中,记载了他当时与阮元等人会晤的情景:“阮伯元著有《车制考纪》,大宗伯(指纪昀)亟称其考据精详。余举而言之,则伯元色喜,请见余诗集。”

嘉庆六七年间(1801-1802),柳得恭在北京琉璃厂书肆结识了阮元弟子陈鳣,并从陈鳣处了解到戴震、段玉裁、王念孙等学者的一些情况。当柳、陈二人谈及阮元正在浙江担任巡抚剿灭海盗时,柳得恭说他早在十年前就认识阮元,并拜读过阮元所著的《考工记车制图解》。柳得恭称颂阮元乃文武全才。

阮元与金正喜的交往

嘉庆十四年(1809),朝鲜青年学者金正喜(1786-1856)随父来到北京。

此次金正喜在中国住了三个多月,与中国学者曹江、徐松、翁方纲、翁树培、翁树崐、阮元等结识。阮元热情接待了金正喜,请金氏品尝上好的“胜雪”茶,并赠送给金氏自己所编著的《经籍籑诂》等书。

从金正喜的诗作中,亦可窥见阮、金二人之交往,如:“《七经》与《孟子》,《考文》析缕细。昔见阮夫子,啧啧叹精诣。随月楼中本,翻雕行之世。(余入中国,谒阮芸台先生,盛称《七经孟子考文》以扬州随月读书楼木板刻通行。)”

嘉庆十五年(1810)二月初一日,阮元和李鼎元、洪占铨等共同出席为金正喜举行的饯行宴会。

原东京帝国大学教授高田真冶藏有《揅经室文集》一卷,上面有金正喜的亲笔题记:“此《揅经室文集》之第六卷。庚午春,谒芸台先生于泰华双碑之馆,抽赠此卷,时原集未尽校勘矣。……卷内校讹,皆属芸台原笔。”

在清代学者中,当数阮元的学术思想及成就对金正喜的影响最大。金正喜对阮元非常尊敬和崇拜。同时,阮元对金正喜这位异国晚辈学者亦颇为欣赏,曾经盛赞其为“海东第一通儒”。

阮元曾在《揅经室集自序》中阐明了他的治学宗旨:“余之说经,推明古训,实事求是而已,非敢立异也。”金正喜秉承阮元之说并加以发扬光大,专门撰写了一篇《实事求是说》,论述了自己的见解。

阮元堪称清代对朝鲜学术界影响最大的中国学者之一。加强这方面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更加全面、系统地了解和评价阮元的学术成就及地位。

记者桂国王鑫林倩雯

(根据现场讲座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