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内外 往事历历 斑斑英雄血泪 浩然正气长存

2019年05月 13日 07:48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西门街因“西门”而产生。

这是一座可歌可泣的城门,这是一条历史感厚重的城市干道,西门无疑是西门街上的重要节点。西门内外,往事历历,无数历史英雄洒下斑斑血泪,浩然正气长存。

■赵国平

若干年前,四望亭路东段还叫西门街。

再往前追溯,西门街又分为两段,东段从汶河路西的四望亭起,到如今的淮海路(县西街)止,叫县学街;往西,直到西门头道桥,才叫西门街。之后,两条街名称合并,县学街的地名消失。

顾名思义,西门街因“西门”而产生。

这是扬州宋大城的西门。之后,明清时期扬州城池虽几经变迁,但西门的位置一直没变。查阅《清同治后府城图》,扬州西门的官方称谓叫“通泗门”,设瓮城,外临城河(头道河)和外濠(二道河)两道水堑,水道之间有一座揽翠楼,由吊桥通往城外。由此可见,当年西门内外地盘不小,碧水环绕,苍树绿翠,景色优美。城内的西门大街东端有县学,在原址门前至今尚存一棵古柏,即是县学的遗物。另据《扬州画舫录》载,“维扬书馆在府西门,建于嘉靖五年”,可见,西门街又是文风腾蔚之地。

新时期的城市改造,拓宽狭窄街道,推倒妨碍交通的城墙。西门及其“翁城”拆除,城河被填平。如今,站在西门桥向东西眺望,大道如矢,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一片闹市的繁华气象,“烽火扬州路”的情景已不见了踪影。

在道路改造过程中,扬州西门遗址被发现。经过考古工作者的努力,不同历史时期残存的遗物:城门、马面、瓮城、道路等褪下面纱,显露出它神秘的面容。为保存城市记忆,留住宋代扬州城的重要遗物,兴建“扬州宋大城遗址博物馆”的提议很快获得通过,博物馆以丰富的资料展示扬州西门的变迁过程,来龙去脉。

这是一座可歌可泣的城门,这是一条历史感厚重的城市干道,西门无疑是西门街上的重要节点。西门内外,往事历历,无数历史英雄洒下斑斑血泪,浩然正气长存。

在原址复建的砖砌西门城洞,面色黝黑而凝重,残缺不全,从现代眼光看,它一点儿不高,不魁梧。虽是复制品,但那古朴苍凉的身影,足以乱真。附近地面下用玻璃板罩着的门臼和一段爬满青苔的砖铺路面,确是千年前的真迹。城额上撰写三个古拙的篆体字——通泗门,引人遐思。一块汉白玉碑展示,这里是文物保护单位——宋代扬州城的西门遗址。博物馆前,道路笔直平坦,两旁商铺密集,因曾以餐饮业居多,这条大路扬州人习称“美食街”。

扬州的建城史可追溯到2500年之前,最初的城址在北郊蜀冈之上,隋炀帝建造闻名于世的“迷楼”,就在这里。唐代,扬州的文化经济辉煌到达鼎盛时期。城市规模不断扩展,形成蜀冈上下两个部分,上称“牙城”,是官衙的集中地;下称罗城,是繁华的商业市廛。因战乱频仍,扬州城几经兴毁,直到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城垣向南推进靠近运河;鉴于金国屡屡南犯,宋宁宗嘉定七年(1214)名臣崔与之主事扬州城防整修,疏浚城壕,开月河,设吊桥,以加强防卫。并写下《重修扬州城濠记》记录其事,当他离扬赴京履新时,百姓夹道,挥泪送别。

南宋在我国历史上很窝囊,北方强盛的游牧民族把赵宋王朝赶到长江以南。蒙古人忽必烈的铁骑,横扫江淮大地,扬州城岌岌可危。文天祥临危受命,誓与元军周旋,不幸落入敌手。后侥幸逃脱,初心不改,锲而不舍,带12名部下赶奔扬州,欲与驻守的淮东制置使李庭芝合力抗元。李庭芝警惕性很高,发现形迹可疑或“眼生”的人,立即抓住,“格杀不论”。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文天祥从真州(仪征)赴扬州,西门城楼上凄厉的刁斗声已清晰可闻,终因担心被怀疑是元军派来劝降的奸细,怕误遭杀害,文天祥进退维谷,无奈改道高邮南下。一代忠臣文丞相,泪洒扬州西门外,两位民族英雄的会师失之交臂。文天祥回忆这段经历,写下《至扬州(二十首)》,倾诉他在扬州西城外报国无门、被人误解,由期盼、兴奋转而失望、惊诧、激愤的心路历程:“谯鼓咚咚入四更,行行三五入西城。隔壕喝问无人应,怕恐人来捉眼生。”“海云渺渺楚天头,满路胡尘不自由。若使一朝俘上去,不如制命死扬州”。他与扬州近在咫尺,却无缘相见;他与扬州同仇敌忾,却擦肩而过;他满怀壮志而来,却带着失望而走。倘若没有这场历史误会,或许在扬州会诞生另一首“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热血颂歌!这段悲壮的史实,由我国著名学者郑振铎先生改编成小说《桂公塘》,流传于世。

扬州西门经历血与火的考验,还在后头。明末,清军长驱直下,苟延残喘的南明王朝却依然醉生梦死。残棋败局已定,史可法视死如归,誓与扬州城共命运。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正是在西门。

战前,史可法在西门城楼上作遗表上奏朝廷。扬州保卫战打响后,史可法亲自率部队与清军浴血奋战,《明史》记载:“旧城西门险要,可法自守之。作书寄母妻,且曰:‘死葬我高皇帝陵侧’。”在与家人的《绝命书》中,他秉笔直书:“法早晚必死。不知夫人肯随我去否?如此世界,生亦无益,不如早早决断也。”凄凉悲壮的一幕,感天地,泣鬼神。

“大清兵薄城下”,西门城楼上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攻城数日未得进展,清军运来红夷大炮,架在西门外扫垢山上,朝城里轰击。终因寡不敌众,扬州西门陷落。破城后的史可法,被清军俘获,誓死不降,英勇就义。

牢记先烈英勇事迹,激励崇高爱国情操,“扬州宋大城遗址博物馆”值得去看一看。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