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刘梦溪作客扬州讲坛:白话不可逆 文言不可废

2019年05月 13日 08: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著名学者刘梦溪刘江瑞摄

昨天下午,2019“我心目中的扬州”诗词创作系列活动专题讲座《新文化背景下的文言与白话》在鉴真图书馆“扬州讲坛”举行。著名学者刘梦溪作了主题讲座,随后王石、王守常、张晶进行了座谈。本报今特辑录主题讲座内容,以飨读者。

百年在中国文化中的意义

西方的研究很注重“历史时刻”,历史就是人的活动,特殊的人物,特殊的时刻,会在后来人心中产生记忆。中国人对时间、地点、人物有关注,对于数字,中国文化有特殊的关注。其中,9就算是很大的数字,3也很重要。

有些特殊的数字很有意思,比如二十年,是人生重要的数字。《阿Q正传》里,“20年又是一条好汉”,《红楼梦》里关于“王熙凤”的判词“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以及元春“二十年来辨是非”,都是数字。

六十年也很重要,这是一甲子。三十年也很重要,就是一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百年就更为重要了,百年就是三个三十年之多,三十年一转,百年就是三转多。

陈寅恪是中国近代的史学家,他的祖父和父辈,都参加了“百日维新”。这一百年的历史,陈寅恪认为,如果不是这么激进,而是渐进,说不定就会有所不同。

“百年”这个数字很有趣,《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和扬州有很大的关系。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在扬州为官。在书中,也有“我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话语。

白话不可逆,文言不可废

五四运动是一种文化运动。1898年《天演论》的出版,对中国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激发了很多爱国人士的热潮。1911年辛亥革命,蔡元培先生任教育总长。他的教学思想,是兼容并蓄,任何思想的教授都能在北京大学任教。在新文化运动的背景下,关于白话文的使用声势浩大,并且取得了胜利。至今,我们的写作大多是白话写作。

百年之后,我们就要思考,白话文运动对不对?文言文要不要全部荒废?白话文运动不可抗拒,让很多民众看懂文字。之前中国人没有上过中学的很多,文言的文本让大家学习是比较困难的。在古代文化中,早就有过白话运动。比如《红楼梦》,就是一本白话文的小说。早在明代,白话小说就很流行了,《三言两拍》就是白话的写作结构。先秦两汉的文言比较深奥,在唐宋时期,古文家们的写作,虽然不是白话,但是已经比较好懂了。明清小说就以白话为主,但是文言没有被废除。

提到学《弟子规》、读经班,我都不赞成。文化传承是我的目标。回顾30年我走过的路,早在20年前,我就提出了文言不可废。文言的好处在于带来文本的庄严。重要的国家文本,带有文言,格外庄重。

总的来说,白话不可阻挡,文言没有死,大家不要走向极端。如果我们采取极端,那么历史就会走向反复。其中一大问题,是写什么题材用什么文体。文言也能表达细腻感情,关键是有没有修炼到这水平。

《论语》《诗经》是经典,是要伴随我们终身的。《论语》把六经道理化为日常的行为。礼乐不可分,诗礼不可分,要把当代文化和传统文化联合起来。学习国学从《论语》开始,从读经开始。

我认为,白话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但文言没死,文言不可废。记者桂国王鑫林倩雯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