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半百攒足声望 司马懿隐忍“秒”曹操

2019年05月 16日 08:25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为了这一刻,他拖着年过半百的身躯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为自己攒足声望;为了这一刻,他游走于寒族与门阀之间,寻找微妙的平衡,换取足够的支持。

“百行之本,忍之为上”,隐忍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智慧。


一百二十回的《三国演义》,司马懿正式出场时全书已近三分之二,但他一出场就和“多智近妖”的诸葛亮斗个旗鼓相当。

那么问题来了,他之前干吗去了?

答案:憋大招。

司马懿年轻时就相当能干,冀州别驾崔琰非常欣赏他,对他哥哥司马朗说:“令弟聪明果断,有胆识,有才干,非您所及呀!”

曹操知道后,就来请他做官。

结果,司马懿称病不去。史书上说他是因为“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

这个说法只是史官为后来司马家夺了曹家江山找点道义上的理由,本质上与什么汉高祖宋太祖的出生奇闻是一样的。

说穿了,全是套路。

司马懿不肯出山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还不是时候。

因为这个时候,曹操虽然刚刚打赢了官渡之战,但是袁绍在河北依然拥有很大的势力,谁能称霸中原还不好说。小心谨慎的司马懿不愿意现在就把所有的筹码都押在曹操身上,此其一。

此外,这个时候的曹操正出于事业上升期,手下人才济济,“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司马懿深谙此道,此其二。

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举荐人。

汉魏时期,选拔官员采取的是察举制和征辟制,也就是自下而上的推荐和自上而下的聘任相结合的方式。史书记载:“汉建安六年,郡举上计掾。魏武帝为司空,闻而辟之……”这是一个入职的流程,如果司马懿应招了征辟,就等于认了之前郡里的举荐,也就是和这个举荐人站在了同一阵营里。

建安六年,举荐司马懿的人是河内太守魏种,兖州人。当时曹操的阵营里,文官系统势力最大的以荀彧、荀攸、陈群、郭嘉为代表的颍川人,兖州人虽然也有程昱,但是地位远不及颍川人。

古代当官重要的是站准队伍。司马懿第一次拒绝了曹操的征召,主要是不想和弱势的兖州士人绑一块儿。

“及魏武为丞相,又辟为文学掾。”七年以后,曹操做了丞相,司马懿也不装病了,痛痛快快地出来做官了。

这一次,举荐他的正是颍川人中的老大,曹操阵营内第一文官,荀彧。

此后,司马家和荀家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最后的成功荀家功不可没。

为了给自己选择一个好起点,司马懿隐忍了七年。

隐忍不是被迫接受,任人摆布,而是内心强大的人对目标无比的坚定和对自己高度的信心。

接受了曹操征召的司马懿此时的主要工作就是陪曹丕读书,史书上说曹操并不信任他,还劝曹丕说,这个人不是甘为臣下的人,将来恐怕要坏你的事。甚至在曹操死的时候还告诫曹丕:司马懿只可以封文职,不可掌兵权。

这也不可信,曹操是有了名的多疑,他若是对司马懿有所怀疑,会让他和自己的继承人走这么近?

说白了依然是史官在为司马家篡位寻找理由,要知道《晋书》是唐朝人编的,但是参考的资料却是司马家当权的时候写的。

初入官场的司马懿依旧保持低调,一直到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病死,长达十二年时间里,司马懿也没有在任何大事上有任何作为,反倒是割草喂马的琐碎小事做了不少。

他做的唯一一件大事,便是抱了曹丕的大腿。

在曹丕与曹植争夺王位的过程中,一开始司马懿也并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他自己紧跟曹丕,却安排了自己的弟弟司马孚当了曹植的文学掾。

中国历史上能在“谨细”这一点上胜过司马懿的,恐怕没有几个。

在夺嫡之争中,司马懿是曹丕最为得力的干将兼幕僚,曹丕继位后,他自然所获颇丰。在曹操时期,他的最高官职为军司马,这个时候他已经三十九岁了,而这个职位原来是荀彧做过的,荀彧拿到这个官印的时候,才二十九岁。

到了曹丕时代就不一样了,“魏文帝即位,封河津亭侯,转丞相长史”;“顷之,转督军、御史中丞,封安国乡侯”,一直做到抚军大将军,尚书事,参与了曹魏统治集团重大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成为曹丕的重臣。

可是,官职越做越高,但是司马懿却依旧没有做出什么值得称道的业绩,不仅对外的军事行动没有参与,甚至内政外交方面也都是一纸空白。

他依旧在隐忍。

因为他自己清楚,他的最终目的是权力,是曹家的天下。曹操虽死,但是帝国不会在曹丕这里崩塌,他就没有必要做一些激进的事情。

靠着和曹丕的情分,只要不犯错,官职自然稳步上升,声望也会逐渐积累。若是急于表现,稍有差错反倒会影响曹丕对他的观感。

事实上,那些真正帮曹丕出谋划策的臣子,比如刘晔、蒋济之流,反而并没有受到曹丕的认可。

司马懿一边慢慢熬资历,一边冷眼看着曹魏政权内部裂痕的扩大。

曹魏势力大致上由三部分组成,一是曹仁、曹洪等,包括夏侯家在内的曹氏宗族,主要控制着军权,二是以荀彧、陈群、杨修等为代表的大宗族,主要掌控着文官政权,最后就是用来制衡这些宗族的出身寒门的士子,典型代表就是曹丕的好朋友吴质。

从曹操开始,一直想要削弱这些大宗族、大门阀对政治的影响力,杀孔融、杀杨修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但是这些大门阀却是企图控制文官阶级,形成皇权之外的政治力量。

这种矛盾从曹魏政权建立之初便存在,到了曹丕时期越来越明显。在他任上,迫于曹氏与颖川士族一贯的合作关系,他推行了九品中正制,但是与此同时,他又督促察举制在全国各郡推行。

这两种制度是完全对立的,前者确保门阀子弟能稳定进入仕途,后者则是为寒门子弟开了一条仕官通道。

司马懿非常有可能敏锐地察觉到了曹魏政治生态中的这种不和谐,极力与陈群、吴质、朱铄等人交好,他们四人被人称为“太子四友”。陈群的颍川陈氏家族与荀氏是汉魏之际最负盛名的两个家族,而朱铄、吴质则是出身寒门。

司马懿一方面与荀氏、陈氏两大豪门旺族交好,另一方面也极力拉拢寒门子弟,剑锋所指自然是曹魏政权的宗室。公元226年,曹丕死,太子曹叡即位,史称魏明帝。按照他的遗诏,指定曹真、陈群、司马懿为顾命大臣。

公元230年,司马懿迁骠骑大将军,手握兵权,隐忍了大半辈子的他这个时候才正式参与权力的游戏。

公元231年曹真死后,司马懿总管军事,在对外作战的时候,他却一反之前的低调,几乎每一次都是亲自领兵作战。因为战争对一个政治领导人来说,是建立威望的最好机会。

领兵以来,他先是打败了东吴诸葛瑾这种软柿子,又创下了十六天破城斩孟达这种佳绩,最终采取拖延战术成功地遏止了蜀汉的进攻,致使诸葛亮北伐中原接连失利,含恨病死五丈原。

通过一连串的战争胜利,他可以让朝野维持对他的敬服,这种威望是深植于人心的。

很快,魏明帝曹叡病逊于洛阳,将年仅8岁的曹芳托给司马懿和曹爽两人。

到了这个时候,司马懿已经是四朝元老,挡在他面前的就只剩这一位曹氏宗族的代言人曹爽。虽然曹爽的资历、能力、声望都不及司马懿,但是他是曹氏宗室,两人在一开始还是处于势均力敌的。

如何打破这种均势?还是两个字:隐忍。

隐忍,不是消极的退却,而是一种智慧的反击。

在对外方面,司马懿打了两次胜仗,带着耀眼的光芒“生病”去了;曹爽却是强行征伐蜀汉,结果几乎全军覆没,灰溜溜地逃了回来。

在朝政方面,司马懿有意示弱,曹爽却是步步进逼,先是把司马懿放到了太傅的位子上,彻底架空,又拿到了录尚书事这一位置,提拔了一大批自己的亲信,几乎整个行政权力全部被曹爽握在手里。

将欲歙之,必故张之。在司马懿的鼓励下,曹爽不断地自我膨胀,甚至将太后都迁到了永安宫去了。

终于,司马懿的机会来了,那就是著名的高平陵事件。

嘉平元年正月,皇帝曹芳出城给他父亲扫墓。曹爽兄弟也跟着去了,没带多少兵。一直卧床装病的司马懿,立即召集旧部发动了政变,他派儿子司马师屯兵司马门,占领了宫廷,然后上奏永宁太后废免曹爽兄弟,夺了他们的兵权。至此,曹魏的政权正式落入司马懿手中。

这么干净利落的行动看上去很简单,背后却是司马懿隐忍了一生的努力。

为了这一刻,他拖着年过半百的身躯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为自己攒足声望;为了这一刻,他游走于寒族与门阀之间,寻找微妙的平衡,换取足够的支持。

“百行之本,忍之为上”,隐忍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智慧。

暂时的低头,是为了长久的昂首。司马懿用他的隐忍哲学,在中国这种最具危险性的继承接班的政治游戏中,游刃有余,最终获胜,充分说明了:

斗地主一上来扔王炸是行不通的,大招一定要憋到最后放!■杨进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