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技担道义 维扬侠客行

2019年05月 27日 07:35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王资鑫

扬州,是一座刚柔并济的城市,文蕴深厚,也武风鼎盛;多产文人,也不乏武侠。武侠,作为古扬州的一个特殊人群,演绎的是神秘江湖,留存的是武德财富。

何谓武侠?司马迁《史记》下了定义,就是武侠行为虽不依正统,但说话必守信,行动必勇敢,承诺必兑现,不贪生怕死,敢救人于危难。

侠是人生,是境界,是正义感,也是民族精华。今日重提,不仅因为“侠”关联着人的精神塑造,而且,“侠”也为秀美扬州添补了雄武骨质。它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完整扬州。

品味扬州

扬州武者以德为范,以侠为本,以情操为高贵,以人格为境界。透过刀光剑影,不难发现扬州武林让人敬仰的八类侠影。

一以技称雄

“善骑射”形容的就是南朝广陵人杜僧明,善射到什么程度?“能以后矢落前矢之尾,于百步外无有不中。”

身怀绝技是武侠奇节异行的前提和基础,技逊者何以行走江湖?

古之兵器十八般,扬州武侠虽不能口吐飞剑,但也是一兵在手,打遍天下,嘉庆《重修扬州府志》记载过枪王尤淙,自幼“遇异人得杨氏枪法”,游四方无敌手,成了东方不败。大盗施羊常骚扰乡邻,率人挑战尤淙。“淙怒斥执枪,从容跃起横击,众枪皆自飞落”!强盗们乞命而去,一乡乃安。后来尤淙身怀货款贩茶,日暮住店,不慎误投强盗窝,五贼轮番挺枪抢钱,尤淙迎敌,一人突起刺淙,尤淙夺枪;又一人起,又夺之;车轮大战,尤淙完胜,五贼下拜说,大侠真是神人也。

水城扬州,培养出浪里白条再自然不过。地方志记载过一个江都人顾成,从小浪里生涛里长,以操舟为业,有水中神鱼之称。元末群雄聚起,顾成从戎水军,因水战奇勋,擢任水上御林军卫戍司令“尝从上出舟”,终成明朝开国功臣。

扬州造箭基地双矢巷从一个侧面再现了扬州武侠的射功。“善骑射”形容的就是南朝广陵人杜僧明,善射到什么程度?“能以后矢落前矢之尾,于百步外无有不中。”可见射功已臻化境。唐代扬州大都督府长史高骈百发百中,一箭能穿七层甲叶,因一箭双雕,被称为落雕侍御;他还曾收新罗崔致远为徒,崔致远返国,是否同时也将中华射技带回了韩国?

二以仁面世

史载“他每于稠人广庭中,献其技艺,人见其距跃、曲踊,技击、剑舞之状若猿猴”!三载功毕,七级合尖,江淮间添了一个云山纵目的观景点,这就是文峰塔。

出于仁者无敌的儒家思想,外练一张皮,内练一口气,不但练武技,更重练武德,成了扬州武侠的标准。

明代扬州就出了位仁心武僧镇存,幼年入少林寺从师披剃,精修拳术,后托钵维扬,驻锡于福缘庵,念及维扬百姓频遭水患,他决心不顾艰难,锁水观风,创建宝塔,使三湾激流得以纾缓。镇存便将这个愿望请示扬州知府虞德晔,事虽善事,但是官府拿不出资金,结果给了政策,“官为给帖,许其募化”。如何集资?镇存想到武术义演。史载“他每于稠人广庭中,献其技艺,人见其距跃、曲踊,技击、剑舞之状若猿猴”!少林真功难得见,加之捐资为的是好事,于是扬州人纷纷“争出资以佐木石砖瓦之费,可三千金”,三载功毕,七级合尖,江淮间添了一个云山纵目的观景点,这就是文峰塔。今天,当我们兀见那座打拳“打”出来的宝塔时,梵铃好似歌唱着武和尚的无量功德。

镇存的道行昭示江湖,一时间扬州布衣侠士无不扬慈施善,砥砺名节。清人陈达夫就是一位武林慈善家,据地方志:他武当少林兼而通晓,对五行八卦研究到神算地步。难得者,他自己节俭,但赈恤邻里,乐施不倦,“有余钱即以予乞丐人”,逢年过节必散衣送药施粥,救济贫苦市民,大彰人性之美,扬城莫不称贤。

三以义作本

被司马公《刺客列传》推到世人面前的,是扬州春秋第一侠专诸。为了伸张正义,推翻暴政,他用一把藏在鱼腹的剑勇刺王僚,鱼破而剑现,刺杀成功。

“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是扬州侠士尚义的写照。中国封建专制根深蒂固,途多不平,便有任侠者千里赴难!被司马公《刺客列传》推到世人面前的,是扬州春秋第一侠专诸。“专诸者,吴堂邑人”,即扬州比邻属县六合人,为了伸张正义,推翻暴政,他用一把藏在鱼腹的剑勇刺王僚,鱼破而剑现,刺杀成功。专诸烹艺是拜太湖一师学得,太湖古称震泽,春秋属扬州,所以专诸是扬州侠中之厨,厨中之侠。

专诸之后,历代义侠不绝,京剧“同光十三艳”图中的名丑杨鸣玉,也是扬州人的骄傲。他因排行第三,人称杨三,自幼入苏州科班,武功道地,把式干净,在《十五贯·测字访鼠》中,他演的娄阿鼠坐在凳上,手捧签筒与况中讲话,当案情点破时,他上抛签筒,后翻从凳下钻出,复将签筒接住,筒中签一根不失,令人叫绝。杨鸣玉成角儿后,经常提携同行,济厄扶危。光绪中叶,列强宰割中国,清朝丧权辱国。杨鸣玉深怀悲愤,演出《白蛇传》时,讽刺李鸿章卖国行为,呼喊救国图存,后被李鸿章迫害致死。人虽走了,但留下了一副名联:杨三已死无苏丑,李二先生是汉奸。

游徐园,可见一碑,上书《徐园铁镬记》,作者即焦循之后——焦汝霖。焦汝霖曾任江都县教育会会长,亦为冶春后社成员,可贵者,他身上不见官气,也没有酸气,完全是武家做派,因身肥体重,被呼作焦大肉,却有着非凡的武功修为。他的诗友杜召棠证实道:“幼年有一特技,即大风时候顺风疾奔驰数十步,急停止后,两足不落地,能踏空倒行若干步。”可见其腾跃功夫非同一般!更可贵者,民国元年,地方设立议会,焦汝霖被选为议员,他不负众望,敢于为民众谋福利,为家乡谋发展。一生扶弱抑强,行侠仗义。

四以礼待人

以左手为掌亮四指,表示四海武林同道,屈拇指自谦,直而不肆;右手为拳,表示以拳会友;左掌心与右拳面虚接,两臂抱前,表示天下一家。

中国是礼仪之邦,作为人的行为的礼,也是侠的外在制约。扬州武术套路的起势,便吸取了儒家礼仪作抱拳礼,以左手为掌亮四指,表示四海武林同道,屈拇指自谦,直而不肆;右手为拳,表示以拳会友;左掌心与右拳面虚接,两臂抱前,表示天下一家,显示了扬州武林人的面世修养。

《扬州画舫录》记载过一位清代扬州以拳勇称的徐五庸,在他的刀剑人生中,“凡里闬不平之事”,五庸总是拔刀相助。而同时期,另有一位许奎生向以武力自雄,但比武累败在徐五庸拳下,总想争回面子。当是时崇明有个大侠张千筋,世上第一。许奎生悄悄去拜访他,请张千筋出山打败徐五庸为他出气。张千筋对他说:比武之道,必须公平,即便我胜徐,不代表你胜徐。又掷出一封极尽礼数的书简给他看,而恭谨者正是徐五庸。许奎生默然自悟返扬,反拜在五庸门下,他所学的,其实不尽是技,更有“退让君子之风”,他成熟了。

五以廉修身

王象晋摘奸剪恶,屡建奇勋。而他却“持己清肃,图书而外,泊然一无嗜好”。

扬州任侠者,皆以廉洁自好。个中清清白白者为《江都县志》所赞,他叫王象晋,山东新城人,武进士,崇祯年间任扬州兵备副使。时有一巨盗王虎子啸聚海滨,剽掠杀人。王象晋以凌厉拳势擒斩凶顽,摘奸剪恶,屡建奇勋,一方平安。应当说,王象晋兵权在手,完全具备腐化条件,但王象晋却是不贪不占,“持己清肃,图书而外,泊然一无嗜好”;虽然后来升迁苏松粮储参政,但赌吃嫖抽一样不沾,依然过着“家无余财,衣不完采,食不重味”的简朴生活,王象晋为武者论剑坚守了一座干净的“华山”。

六以孝为怀

维扬侠客尤伯玉交朋友有一条准则:“人非忠孝,不轻与也”。而他自己不但枪技盖世,也以“事其父母能尽礼”的大孝子受到全城尊敬。

百善孝为先,孝,也是扬州武人基本品德。嘉庆《重修扬州府志》记录了维扬侠客尤伯玉交朋友有一条准则:“人非忠孝,不轻与也”。而他自己不但枪技盖世,也以“事其父母能尽礼”的大孝子受到全城尊敬。

扬州蜀冈中峰司徒庙的建立,源于扬州武林的一件孝事。当年蜀冈山崖险峻,野林苍莽,常有猛虎昼伏夜出,伤害行人。有五位异姓兄弟,姓茅、须、祝、蒋、吴,以打猎为生,一日进山,在溪水旁见一老太太啼哭,原来她一家人悉遭虎害。五侠就将这位孤老太背回家中,拜为义母好生赡养。数月后一天猎归,不见义母。五人大惊,必虎害了!于是挺身上冈,待到冈顶,果见一虎眈眈挡道,五义奋力,精拳伏虎!“自是虎不害及殁人”,乡人立庙祭祀,屡朝追封司徒侯王。此五孝侠的故事见于《搜神记》。

七以武犯禁

武林高手召平是扬州第一个起义领袖。公元前210年,他投奔义军,挥刀沙场,得到陈胜器重,留在大帐行走,升任张楚大将。

《韩非子》称:“侠以武乱禁”,在扬州,它表现在英雄们高举造反大旗,以武术搏击为手段,向封建帝制宣战。

武林高手召平是扬州第一个起义领袖。公元前210年,他投奔义军,挥刀沙场,得到陈胜器重,留在大帐行走,升任张楚大将,最终在攻取广陵时亡于军中。330年后,扬州第二位振臂一呼的武士是东汉张婴,十多年流动作战,攻江都、陷六合,杀刺史,成数万人之众,百姓将他的营垒呼为张公城,至今仪征西山仍留遗址。第三次起义是东晋以孙恩、卢循为首的暴动,除奸惩恶,杀富济贫,曾经占领广陵城。最大的一次发生在元末的里下河,造反的张士诚与水泊好汉有三门武功:独门水功,波峰浪谷,如履平地;精湛马功,马蹄翻盏,骑术高超;充沛内功,名曰狮子吼,泰州城内有座坡桥,一次张士诚打仗失利,驾船至坡桥时,水涨船高不得过桥洞,明兵追之甚急,张士诚大喝一声,震塌桥门,船得以过。后人修复此桥改名“破桥”。

从召平到张士诚,武侠如此的连通着农民起义史的血脉,它彰显着被压迫阶级的气概,闪烁着民族正义感的光辉。

八以国为责

清三朝阁老阮元的祖父阮玉堂,是抚远靖逆的武士。时云贵匪患猖獗,扰乱边疆,玉堂奉檄剿匪,“丈八蛇矛左右盘,十荡十决无当前”,保障了边疆安定。

为国慷慨,从戎英武,规范了许多扬州武侠的人生路。他们谱写了两首正气歌:

一是为国平乱。扬州府志记载的清代江都人卓尔堪就是佼佼者,他善击剑,挽五石弓,20岁从军,东南沿海发生叛乱时,他身为征讨前锋,在攻城战中,“身被数剑,犹居士卒之先”,为平息内患、沿海承平建功立业。清三朝阁老阮元的祖父阮玉堂,也是抚远靖逆的武士,阮玉堂生而练武,挽强驰射,康熙五十四年高中武进士,出为湖南九豀营游击。时云贵匪患猖獗,扰乱边疆,玉堂奉檄剿匪,身先士卒,攀藤援岭,“丈八蛇矛左右盘,十荡十决无当前”,保障了边疆安定。扬州东乡姜堰刘氏,从明至清武功传家十九世,凡男丁儿时必习武,长大必入营伍、保国家,提剑救边,百战沙场。

二是为国御侮。面临侵略之际,抗击外寇,保卫领土,不只有宋末的李姜双忠,明末的史公可法,还有普通的扬州武士。15岁女侠晏贞姑就是绽放在国破时刻的巾帼花。建炎三年,女真南侵,直驱扬州!逃到扬州的宋高宗弃城逃到扬子桥,追兵接踵而至,扬州尉晏孝广携女贞姑拍马舞刀,从硝烟中驰来,贞姑杀招凌厉,拼死力保高宗与百姓突围渡江,后父亲兵败身死,贞姑为金兵俘虏后高呼:“我乃大宋后代,岂肯贻羞家国!”遂拔刀自刎,颈血溅地,经旬不灭。逆胡未灭心不死,孤剑床头铿有声,扬州武侠突破了狭隘的武林恩怨,在民族道义中用武,以爱国主义精神登上了侠之大者的高峰。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