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的轻与重

2019年06月 02日 08: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静夜思》堪称李白影响最为广泛的一首短诗,千百年来脍炙人口。这首短诗明白如话,但不同年龄的人们阅读它时的感受是不同的,纯真无忧的儿童朗读的“床前明月光”,与饱经沧桑的老人吟诵的“床前明月光”,其感受更是恍若隔世,或“轻”或“重”,各有其妙。

每个人都曾经是儿童,但在那时,他诵读李白的“床前明月光”,似乎是把这首诗当作奇妙的儿歌来对待的,其感受是“轻”的。月亮,是儿童最喜爱的大自然的事物之一,它的魔术般的盈亏变幻,以及那透过树叶簌簌落下的清澈而顽皮的光影,如此地诱引着童稚的心灵。儿时的诵读中,我们尚不会细味这首诗语言的微妙,不会学究式地关注其意境的构成,只是觉得这口语一般自然的诵读中,有着一种谣曲般的快感。童年的床,是浮游童心和梦境的地方,现在,这床的一侧,突然,一片羽毛般的月光轻盈落下,静静相伴。时已入秋,蟋蟀在堂,只觉得这片月光清凉清凉的,像童话里的一片飞霜。想来外面的世界,这会儿也一定是霜色漫野,谁会在上面奔跑、跳跃呢?“童年”睡不着了,他抬起头,视线探向窗外——整个的世界只有青天的一轮明月,其余的一切似乎都被它银色的光辉淹溺了。多么神奇的“银光”,他不由又低下头,探询床边的那片月辉——自己的床会不会也被它淹溺了……此时的“低头思故乡”,实际上就是惊奇这童话般世界的奇妙!儿时尚不能理解“故乡”——他生活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在这月光的世界里,儿时的“故乡”闪烁的,是月中的嫦娥,是桂树下跳跃的玉兔……以及窗外那无边的晶莹的世界。此时的自己,亦仿佛成了一片银色的梦影,卸去了体重,在月光中悠悠浮升。

终于,又到了这样一个时候,我们阅读“窗前明月光”的感受“重”了。随着年龄的递增,阅读的宽广,我们开始对文字的微妙关心起来,不再是儿时的谣曲那般,轻易地滑过这四句诗。我们知道了“床前明月光”的“床”,并非一定是指入睡的床,亦可能是指“井床”——那儿提供着生存的源泉。月光无论是透窗落在室内,还是落在夜半过客汲水的井床,异乡的你都是难以入眠了。你叹息一声,久立窗前,或独自启门而出。月光里的世界,熟悉而又陌生,万物皆有着神秘的边缘,月光已没有了儿时的《静夜思》的“轻”。你的生命与生存,已跋涉了漫长的岁月,在与尘世的摩擦中生了一层厚厚的茧,将童心深深茧裹起来。

对着这片似乎仍是儿时的月光,你惯性般脱口吟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吟到“霜”字的时候,你的心却不由“重”了下去,双手抚向自己的两鬓,它们不知何时也已染了一层“霜”。这“霜”是月光里沉淀的沉重,人世的喜怒哀乐,无数不堪回首的往事,全都结晶于这两鬓的“霜色”了。是的,你的生命已到了下霜的季节。一种清澈的虚无中,你有些不甘地抬起头,欲辨那轮儿时的明月,以寻找在这个不断沉沦的世上的坐标。但你的仰望,已是如此沉重,你的退化颈椎已无法长久地支持,你不得不黯然垂首。远方故里的青冢,儿时的那片月光……这些所“思”的“故乡”,都已漂流在各自的时间,或许再也回不去了。只有垂首对着的这一片“月光”下的泥土,这最终的“故乡”,是肯定的——所有的生命来自那里,又将复归那里,在一种来自泥土深处的引力之中。

■庄晓明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