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电影《东进序曲》原型之一是周山烈士

2019年06月 23日 07:3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江苏省档案馆等联合打造的“红色丰碑”寻访影视剧英雄原型行动正在有序展开。昨天,记者和扬州市新四军研究会陈荣坤寻访抗战影片《东进序曲》在扬州拍摄的银幕内外故事和英雄人物黄秉光的原型,重温经典,感受到当年东进抗日大好局面来之不易。

上世纪60年代初拍摄的《东进序曲》,曾被誉为“最好的抗战电影”。其实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江都郭村,电影中的“江州”就是泰州,而电影中那位“政治部主任黄秉光”的原型,就有牺牲在高邮的周山烈士的影子。

当时从泰州谈判归来后,周山同志向组织上写了一份汇报材料,题目为《关于我和陈同生同志于1940年6月在泰州被扣及释放经过情形》(简称《经过》)。这份手稿真实记录了1940年新四军挺进纵队代表陈同生、周山赴泰州谈判的艰难经历。

1

来源于同名话剧

黄秉光原型有周山烈士的影子

八一电影制片厂1962年摄制的《东进序曲》,改编自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在全军话剧汇演中得奖的同名话剧,讲述了1940年新四军挺进纵队东进抗日的一段史实,通过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使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破产,从而打开了东进抗日的道路。

影片中,围绕争夺战略要地桥头镇这个中心事件,敌我展开了政治和军事两条战线上的斗争,日、伪、顽、我、友各种政治力量之间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均得到充分的展现,一系列紧张曲折的故事和微妙的较量,细腻真实,扣人心弦。

影片还通过对苏北社会风貌及战斗场面的渲染,再现了当年新四军驰骋疆场的情景,有较强的历史感和真实感。

影片中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谈判代表——政治部主任黄秉光,他一身正气,胸有韬略,从容镇定,大胆果断,显示了我军政治工作人员的优良素质。

市党史专家陈立告诉记者,虽然后来有人说黄秉光原型很多,其实最重要的来源还是陈同生、周山,因为当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深入虎穴,智斗伪顽,促使中间派继续保持中立,避免其完全倒向顽固派和投靠南京当汉奸,一举扭转了苏北斗争形势,新四军继续东进抗日。

2

故事发生在扬州

东关街萃园何园都曾是取景地

《东进序曲》和扬州有着不解之缘。首先,故事就发生在扬州,而该片也是解放后在扬州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取景于盐运司衙门、何园、东关街、萃园、刁家巷、西湖镇等地。拍摄前,剧组人员还来到扬州体验生活,在梅花岭参观史可法纪念馆,听著名评话演员王少堂讲《武松》,跟剪纸大师张永寿学剪纸,甚至还深入扬州绒花厂和女工们一起学做花,体验了地方文化特色,丰富了角色内涵。

“影片一开始,就有国民党部队冲过来,要和新四军进行谈判,那个地点就是在现在西湖镇的大街上。”市民马先生回忆,“当地有个土地庙,旁边有棵小树,剧组就用一大块仿真的树皮,把这棵小树包了起来,看上去就和大树一样了”。

马先生说,他有好几天就呆在剧组边上,看如何拍摄电影。比如为了营造战争的场面,剧组人员就在铁皮罐里点上汽油,很快就烟雾缭绕起来。最让他感到激动的是拍摄战争场面,“西湖镇是丘陵地带,以前小山坡比较多,还有大坝,从底下往上拍,很有气势”。

3

关于﹃谈判﹄手稿

陈同生周山共同受命去谈判

为什么说周山烈士是黄秉光的原型之一呢?市党史专家陈立介绍,据周山的女儿考证,周山烈士于1943年曾留下一份手稿,共有四页纸,分为四个部分,即:去泰州的情况和组织上交给我们的任务;六月二十二日到泰州被软禁之情形;六月二十八日两李部队向我进攻当天陈同生同志和我被逮捕关禁到七月四日释放情形;对此次被捕的检讨。手稿厘清了许多历史细节。

1940年5月,新四军挺进纵队在粉碎日伪扫荡后,转移至郭村休整。郭村是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李明扬、李长江的防区,“二李”对新四军在郭村的发展态势忐忑不安,在顽固派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挑唆下,李长江纠集了13个团的兵力准备大举进攻郭村。挺纵一方面积极备战,另一方面派出谈判代表陈同生和周山,带着陈毅署名的电报,赴泰州与“二李”谈判,争取和平解决。

曾担任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的陈同生写的《周山同志谈泰州谈判经过》中提到,其实谈判本来是陈同生和惠浴宇一起去的,由于惠浴宇生病,行动不便,由周山临时受命。

《经过》记载,陈同生和周山在与李长江谈判及被扣押过程中临危不惧,始终贯彻执行和宣传党的统战方针,不卑不亢、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经过》详细记载了谈判和被关押的过程:“6月26日李明杨(扬)由东台回来,6月27日晚上我们与李正式谈判,提出如何改善关系,调查各地纠纷的原因,以后再讨论解决办法……同时指出双方冲突不论胜败属谁,对抗战双方均不利,应建立对敌对韩的统一战线。李也表示同意,而事实上他们已决定了对我们的军事进攻。”

《经过》记载,“我记得陈同生同志(对李的部下)是这样说的,有许多事实可以证明这次战祸的责任是你们而不是我们……要我们写信给管(文蔚)、叶(飞)退出郭村是不可能的,不要说用这样的方法吓不倒我们,就是把我们绑出去枪毙,向你们哀求一声,那就不是共产党员了。”

《经过》记载:“7月4日把我们从狱中无条件释放出来,并向我们表示歉意,于7月5日送我们回到郭村”。

周山对此次被捕也进行了检讨,他说,“我自己检讨阶级立场是站稳的,并未向阶级敌人屈服,也未发生动摇或悲观失望,叶飞来信勉励,坚定了我们信心。”

陈立说,总之这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录,它对郭村战斗史实的考订和研究,对郭村谈判的记载和研究都有着重要价值。记者姜涛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