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花的树

2019年07月 10日 07:49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开花的树很多,温润如玉的人也很多。如果愿意,你也能如一株开花的树,开一树生命的繁花,让人生似锦,生命温润。

章铜胜

开花的树,像人,像温润如玉的人。开花的树,有心事,有姿态,也有温情。我喜欢一棵正在开花的树,一棵准备开花的树和一棵花期已过的树,我知道它不只给我们带来花事纷繁的欢喜。

我也喜欢性情温润如玉的人,他们有谦谦君子之风,这样的风度,是可爱的。他们在时光漫漫的云卷云舒中淡然笃定,让你感受到现世的安稳。

开花的树,站立在哪里都是一道风景。早春,黄山木兰开花,开一树紫色、白色的花,白得纯净,紫得艳丽。那些盛开的木兰花像一群鸽子,紫色的鸽子,白色的鸽子,它们站在早春的枝头,喧闹着,欲飞欲舞,看着养眼,可爱到了极致。

袁宏道游西湖,曾在《晚游六桥倚月记》里写道:“今岁春雪甚盛,梅花为寒所勒,与桃杏相次开发,尤为奇观。”原是不同时节开花的树,因为天气苦寒,延迟了梅花的花期,使得梅花与桃李竞艳,的确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

广玉兰的叶子终年泛着翠绿的油光,可是树形却太过随意了。广玉兰开花是藏着的,你不注意就错过了,谁会在意那样终年都在显示着旺盛生命力的一棵广玉兰呢。那天,我在广场附近,看见一位中年人,他从树上摘下一朵雪白的广玉兰花,然后用手绢包好,放进了公文包里。虽然不喜欢看见别人摘花,但一位爱花的中年人,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他的可爱之处。

春天,去歙县的园艺场,第一次看到漫山的梨花开了,开成一片香雪海。在一条山谷之间,满树梨花带雨,树下的坡地种上了大头菜,一片水淋淋的碧绿,我站在山谷之间的路上,忽然就不想走了。

五月槐花香,可能是在偏北的地方,长江流域的槐花要早得多,花期也就在四月前后。槐树那么高大,第一次看到槐树上挂满了一串一串的花穗,滑稽而又不可信的样子,至今记忆犹新。满树槐花,总让我想起那些醉卧花荫的大汉,有着憨态可掬的一面。槐花蓓蕾淡绿色,花却是月白色的。槐花开的时候,我常摘了许多回来,做菜,蒸槐花糕,有清清的槐香。

初秋,合欢树上已经结了许多的荚果,那些荚果由绿变黄,我随手摘下黄了的几枚荚果,拿在手上,轻轻摇动,发出哗哗的声响。我摘合欢荚果的时候,留意了一下那棵合欢树,秋风中,合欢树上还有三三两两的花开,像粉红的马缨,随着秋天的风在渐渐疏落的树叶上奔跑,有点勉强,看着让人心痛。

二姐家的门前栽了许多的桂花树,秋天,我一直没有时间去看那些桂花,也无从知道那些桂花开得怎样了。桂花树开花,是它浓郁的香味告诉我们的。我们匆匆从桂花树旁经过,闻到一股浓香,再四下搜寻,见点点细碎的桂花在叶间藏着,才知道桂花开了。

我家后院有两株枇杷树,是母亲从菜园里移回来的。女儿看着枇杷花,从冬一直看到春,总爱问我枇杷的花什么时候谢呀,枇杷什么时候才结果子呀,什么时候能有枇杷吃呀。我总说再等等。一等,那些开花的树就纷纷地开了、谢了。

我从学校带回家的一株腊梅和一株紫荆,都栽在后院里,腊梅和紫荆都不高大,只能算是灌木,它们都开花,开一树的花,几乎是从花枝的底部开起,一直开上了树梢,开得欢欢喜喜,热热闹闹。在我们迎春的日子里,我觉得它们也是开花的树。如今,老屋、腊梅和紫荆都没有了,只留下老宅旁那些开花的记忆,像一树繁花,依然鲜艳。

开花的树很多,温润如玉的人也很多。如果愿意,你也能如一株开花的树,开一树生命的繁花,让人生似锦,生命温润。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