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香飘到虹桥

2019年07月 10日 07:49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桨影。维扬老顽童摄

风雅的扬州人过去游湖,大多乘船,船上不仅有茶水点心,油炸蚕豆,瓜子果蔬,动静大的还要带肉,带肉是为了饮酒。过去城中有两条河平行穿城而过,一曰汶河一曰小秦淮河。游船从这两条河的小码头发船解缆时,肉就下了锅。红烧大煮,一路逶迤,一般船行至虹桥一带肉就烂熟,所以谓之虹桥烂。

鲁晓南

虹桥烂,是扬州的一道菜名,名字取得很形象很靠实。风雅的扬州人过去游湖,大多乘船,船上不仅有茶水点心,油炸蚕豆,瓜子果蔬,动静大的还要带肉,带肉是为了饮酒。过去城中有两条河平行穿城而过,一曰汶河一曰小秦淮河。游船从这两条河的小码头发船解缆时,肉就下了锅。红烧大煮,一路逶迤,一般船行至虹桥一带肉就烂熟,所以谓之虹桥烂。

有了这道虹桥烂,便可饮酒而泛舟瘦西湖,这是老扬州的风流。我年轻时读到这则掌故,就认定是一班闲汉好事之徒所为。他们大多是文人墨客、乡野名流,或无聊之人、酸腐之辈。他们往往寄生于春风秋月,流连诗酒,放浪形骸,举止酸腐而怪诞。但无酸腐不成席,盐商富贾名公巨卿之家宴上,常常会坐着几个郑板桥式的人物,要么吟诗作画,要么插科打诨,把本是寡淡的酒,喝出了滋味。如今这道菜,以湖山佐味,以风月下酒,常常让我也忍不住心向往之、想入非非。

更奇的是瘦西湖,园亭虽然名冠天下,但与其相关的两道菜都是肉打滚。一道就是虹桥烂;另一道出自湖上清代法海寺的素菜馆。寺庙卖荤菜本就是一奇,更奇的是烹肉的器皿用的是尿壶。据传是不守规矩的和尚们偷腥,没有锅就把尿壶洗洗用来炖肉。火是香烛火,香烛火属文火,文火慢炖而肉烂,入口即化。也有人认为其中尿碱的功劳也发挥了奇妙的作用,云云。此菜因而名动大江南北,一时宾客盈门。文人墨客品尝之后,常常添油加醋,写成诗文歌之咏之,十分热闹。当时的清政府觉得寺庙卖肉十分荒唐,有伤风化,就出手取缔了。后来者因为吃不到此菜,恼怒之余,又写诗骂娘。因而把湖上山林这么个养性清心之地变成了市肆烟火的繁华所在。

我有时细想,烧肉烧得这么成功大概靠的是这两样主料:烟火气与名士风。中国的烟火气,始终离不了食色二字,这是任何人都绕不过去的家常。在物质匮乏的时代,一碗肉当然令人垂涎欲滴,如果再加入和尚偷腥的料,哪怕是“穷措大”在湖上拥炉饕餮,也会搅动人心。至于名士风,自会有种种的不一:曲水流觞是一种,雪夜访戴也是一种;唐伯虎佯狂作乞是一种,郑板桥的狗肉赚当然也是一种。倘若小船里载着的是苏东坡,吃着虹桥烂,饮酒高卧于湖上,往来于万千柳丝之下,蒹葭苍苍之中,或直接驶入小城的二分明月里,试想何等名师高厨的妙手,能调出这等风味呢?所以,这一道虹桥烂,就是扬州人梦一样的饮馔。

我生也晚,常常感叹于生不逢时。每于夜深读书之时,恨不能与三朋四友,驾一条破船,去吃虹桥烂,于湖上作杯酒之寒暄。船只也不要统一,过去的那种小舢板、牛舌头、乌篷船可悉数登场。可以电动,可以撑篙,可以摇橹。总之越土越好,越老百姓越好,我想念的是湖上的那一种烟火气。

内河要恢复与古运河沟通,一路可由大王庙入漕河,或由便益门入北门,一路可由文峰寺入响水桥,再入荷花池,每一路最终都汇入瘦西湖,小船可以缓解交通,也可作为画舫经营,加一煤气灶,就是水上流动的大排档,载你吃在藕花深处,就会不同凡响。吾乡风情由此而入荒郊而乡土,或存当年风雅余韵之一脉。

那时,我等一路或与舟子闲聊或与船娘打趣,舟子或为穷嘴之老头,或为殷勤之店家。回归当年,回归自然,回归百姓生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便可邀白云之宾,携忘机之友,吃虹桥烂,买醉湖山,享一日扬州之闲,岂不快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