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广洋湖看荷

2019年07月 15日 07:34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此地农民,长期被荷熏陶浸润,骨子里自带诗情,眼睛清亮,心灵湿润,能带着荷藕产业往美好里走。

王晓

广洋湖在苏中里下河地区,宝应县最东边一个乡镇,地处宝应、兴化、盐城交界。广洋湖有个小名,广洋,镇以湖名,水乡泽国的特色。千亩芦苇荡,万亩荷花塘,这就是广洋,中国荷乡。

人跟人不一样,荷跟荷当然也不一样。正值荷花香浓,呼朋引伴而去。一进广洋境内,陌生的眼睛就察觉此地荷花不寻常——浓绿、丰厚的叶子沉稳大气,浅黄近白的花朴素雅致,没有城市小游园的荷叶翠花艳。似乎荷仙在此地也变得家常,观赏让位实用,这样的荷是菜荷,底下结的藕瓜大且多。华而不实,差不多是规律,包装过于华丽的书,打扮过于招摇的人,装潢过于堂皇的屋子,都心虚。大咧咧的广洋,如得道高僧,用一枝荷观照俗世人情。

环镇公路两车道,两边围埂长藕。荷在此地,叫藕的多。荷叶如筛箩,如斗篷,风举荷翻,众荷喧哗。不是一块田,不是一处塘,公路两边都是。酷暑天,葵榴发,喷鼻香十里荷花。说的就是眼下的广洋。这个季节,行走在这样一条公路上,有别处难寻的奇妙景象。不知道全中国的乡村公路,有没有和广洋比美的?

我们的目的地,还在藕花深处。

在西溪村,我们乘着机帆船去南荡,赏荷,采藕,收地笼(一种网鱼虾的工具)。船在水面犁开滚滚白浪,漾到水边,惊起一群小鸭,水里扑腾,向岸狂奔。两岸人家,尽显水乡特色。接水的坡坎,长瓜长豆,草垛上爬满番瓜瓠子藤蔓,缀着大大小小的果。河边泊着多条水泥船。舍不得空,舱里长茨菇,棚上架丝瓜。出了闸,就来到外荡,野生鸡头米和菱角随意铺展,就快连起水面。

要去的野荡,不同于公路边水田改造的藕田,那是荷真正的故乡。坐上一只蚱蜢舟,向荷花更深处行进。不时看见龙虾悠游、黄鳝换气。藕田里有水道,水道里放地笼。74岁的老大爷娴熟地撑篙,带我们穿行叶间,还不时腾出手来,把地笼里的货倒到小舱里:黑红的龙虾、生猛的黄鳝、婴儿的拳头般的螺蛳。套养已成藕农致富主渠道。

行于藕荡,不觉日头毒辣,倒有丝丝清凉,如水漫过。藕荡里的蜻蜓和陆地上的蜻蜓不一样,纤细不说,颜色还多,深红的,粉红的,金色的,翠绿的,墨蓝的……这么多奇特的颜色,是受水生植物影响吗?不知道哪一只被童年的我捏过翅膀。

棹举芙蓉落,船移白鹭飞。古人一定有过我们今天这样惬意的游历。还可以带上一壶酒,几碟菜,以天地为包厢,雅叙一场。这样的就餐环境,比五星级大酒店奢侈多了。优质的生态资源后发制人。此时是设想,不久是现实。

荷塘主人夏建军正好来看藕的长势,我们有幸看到了淘藕的场景。六月花香藕,脆、甜、无渣,价格是冬藕的几倍,其实也贵不到哪里去,几块钱一斤。师傅下到藕田,没在齐脖子水里,用脚试探藕的走向,扫去藕上淤泥,勾起枝节,待藕浮半空,手再帮忙,摘脱干净,一枝造型完美的白生生的藕浮出水面。不一会水面就横了好几枝。搂到一起,扔到我们船上。大家迫不及待吃起来,浆汁飞溅,清新爽口,甜度合适,健康食品的大趋势。现在的水果店,葡萄太甜,荔枝太贵,榴莲、芒果可能不合肠胃。哪有广洋湖的花乡藕,情真真意切切?!

在我们看来,这一片藕荡已够辽阔。老夏说,只有四百多亩,来的路上那片有两千多亩呢。政府还在不断退耕还湖,这是水乡最大的资本。老夏的水面,东面是藕荡,套养龙虾、黄鳝,西边是蟹塘,北边是鱼塘。地笼里倒的螺蛳,不吃不卖,喂螃蟹!引得羡慕一片。老夏看蟹塘鱼塘水面空着,又动起脑筋,想套种水培蔬菜、花卉,游客来了,可以自己摘个菜采个花,现做现吃可以,带回家也行。此地农民,长期被荷熏陶浸润,骨子里自带诗情,眼睛清亮,心灵湿润,能带着荷藕产业往美好里走。

荷的别称好多,最喜“水华”二字,水中精华。广洋湖的荷,是精华中的精华。把资源变产业,把产业变富业,荷藕之乡,越来越香。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