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夏,著名诗人柳北野来扬讲学:十天写了近200首诗咏扬州

2019年08月 04日 10:3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西园曲水景区旧影

柳北野

《芥藏楼诗抄》

档案局梅宁女士帮我从网上购得《芥藏楼诗抄》,后附《望海楼词》,令我高兴不已,爱不释手,书中讴歌扬州的诗词,深深地吸引着我,打动着我,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作者柳北野(1912-1986),名璋,以字行,号芥藏楼主、江南五铁等,浙江宁波人,因宁波西有四明山,故亦署四明柳北野。曾任执业律师、宁波工商联秘书长、宁波汽车公司副经理。工书法,精篆刻,尤擅诗词。晚年移居上海,受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与苏局仙等人创办半江诗画社,被选为首任社长,与施蛰存、周汝昌、苏步青、陈从周常相唱和。上世纪80年代,江南诗词学会在南京成立,被选为副会长。

柳北野是一位多产、高产诗人。他20岁学诗,至35岁,已作五七言古近体诗四千余首,收录本书的近两千首诗词皆60岁后所作。诗友们对其评价甚高,徐碧波说:“柳子成诗之多,殊足惊我俦侣。盖其家学渊源,而禀赋又独高,且经名师循导,以此而能驰骋吟坛,绝非偶然。”陆澹安说:“北野之为诗,振笔疾书,能日成数十百篇不倦,其速震人,为予所罕觏。”钱释云说:“其诗之富,放翁万首,殆不能专美于前。”

1979年夏,柳北野应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之邀,赴南大讲学,结束后于6月27日偕夫人李梅庭女士同来扬州。在扬期间,除6月28日在扬州师范学院讲学、7月1日在扬州市文化馆作印章篆刻艺术报告,几乎参观游览了扬州所有名胜古迹,并不时做记录,所到之处,均有诗词记载,仅十余天,从《初抵扬州》到《辞别扬州》,共创作了近200首诗词,其中两组诗词,值得一读。

《扬州百咏》

堪称诗歌体《扬州画舫录》

柳北野用七绝记述了扬州历史以及名胜古迹,特别是诗后言简意赅的“注”,起到了导读、解读的作用,具有珍贵的文史价值。其诗友袁惠常称赞说:“十日间成《扬州百咏》,隽永之句,屡见叠出,并世诗人,所见亦罕,足与汪容父《广陵对》并传于后矣。”又说:“北野所咏,多为扬州故实,游其地而识之,今且为人所鲜知,故举而赋之。其吊古颂今,感慨系之。”兹录数首,以窥全豹。

长堤垂柳舞如腰,云影天光似六朝。

来作瘦西湖上客,一篙撑过五亭桥。

注:五亭桥即莲花桥,舟人谓有大洞三,小洞十二,每至夏夜,可见十五个月亮同时映水云。

湖上草堂向水开,红莲丹桂足徘徊。

梧桐露冷窥明月,时有松风谡谡来。

注:由琴室向西有“湖上草堂”,堂额为伊秉绶古隶,堂外一联:"莲出绿波,桂生高岭;桐间露落,柳下风来。"为扬州师院秦子卿老师手笔,行草苍劲遒拔,殊为醒目。

司理扬州四载曾,小秦淮水若云蒸。

渔洋胜会红桥集,多少诗人咏广陵。

注:王渔洋红桥雅集。

苦瓜和尚号清湘,累石丹青各擅场。

一自江都书画歇,人间孤本有山房。

注:释道济,字石涛,号大涤子,又号清湘陈人,又号瞎尊者,又号苦瓜和尚,工山水花卉,任意挥洒,格调高古,兼工累石,扬州名园,多有出其手迹,今片石山房尚有其杰作,称为人间孤本云。

双调忆江南

绝妙好词咏扬州二十四景

忆江南又名望江南,是词中的小令,分单调和双调,单调5句27字,双调10句54字。虽属小令,按词律要求无论单调和双调,不仅要合平仄,而且三四两句要对仗。柳北野咏扬州二十四景,用的是双调忆江南,堪称绝妙好词。

据《扬州画舫录》记载,乾隆乙酉(1765)年间,扬州北郊先后建有二十四景,至柳北野来扬州,已历二百余年沧桑,除长堤春柳、四桥烟雨、白塔晴云等少数景点尚存外,其余都已名存实亡,遗迹难觅。可柳北野凭借他丰富的知识、合理的想像以及生花的妙笔,用朗朗上口、易记易诵的忆江南词调将二十四景一一写来,犹如亲眼所见,亲身所历,令人叫绝。

虹桥揽胜

扬州好,揽胜有虹桥。花木有情能款客,玉人无处不吹箫。愁煞广陵潮。

扬州好,春暖堞云娇。水色山光收画舫,衣香鬓影度春宵。盛事已萧条!

长堤春柳

扬州好,春柳绿长堤。飞絮风来花径满,卷帘人起玉楼迟。三月好春时。

扬州好,画舫板桥西。树树涌金莺出谷,丝丝指面马留蹄。芳草正萋迷。

冶春诗社

扬州好,诗社结湖边。雅集高咏惊野客,冶春绝唱动山东。拍断碧栏干。

扬州好,修禊广陵泉。文简青氈无俗土,抱孙座客有名贤。祭酒拜诗坛。

春台明月

扬州好,明月照春台。廿四桥边人似玉,三千年后水通淮。裙屐满长街。

扬州好,画舫管弦来。击钵诗成多寂寞,吹箫梦断起尘埃。何处是天涯?

白塔晴云

扬州好,白塔望晴云。莲性寺荒幢伴佛,夕阳楼设迹成尘。金碧耀湖滨。

扬州好,君召足销魂。半截贺园留逸唱,一桥王记剩斜曛。往事叹沉沦!

双峰云栈

扬州好,云栈恋双峰。九曲池深云叆叆,借水亭回水淙淙。瀑布下飞龙。

扬州好,风景在冈东。十里楼台多废失,数行残柳摆东风。重整赖英雄。

绿杨城郭

扬州好,城郭绾垂杨。栖鹤亭西肠欲断,双清阁外景无双。何处觅残墙?

扬州好,胜迹念隋炀。吊古颂今天地改,种花莳草岁时昌。后继岂茫茫?

此外,柳北野还写有一组《扬州慢》,共十阕,其中九阕是咏扬州的,如《平山堂》:

遗迹栖灵,六朝名刹,鉴真六渡慈航。缔邦交日本,阐学术东方。自贤守平山远瞩,蜀冈堂构,名动维扬。继欧苏词赋梁园,千载苍凉。

子真雅雨,漫吟诗朝露沧桑。纵雅集清吟,青山佛寺,难免猖狂。瓦烁颓垣重整,新宫出凤舞龙翔。望山平江阔,回看岚翠湖光。

《诗抄》扬州印刷

诗友秦子卿梅花赠北野

柳北野《诗抄》中多次提到时任扬州地区文化局副局长的王鸿,对他不遗余力整理保护地方传统文化极为赞赏。为此,我曾走访王鸿,了解当年柳北野来扬州的经过。他说,柳北野是著名诗人、学者,精于书法篆刻,他和夫人来扬,我曾接待他。我找来一辆吉普车陪他游览瘦西湖、平山堂、个园、何园,参观博物馆、史公祠等名胜古迹。能坐上吉普车出行游览,这在当时来说算是高档了。柳北野风度儒雅,谈吐温淳,襟怀洒落,每到一处,观看得很仔细,不时口问手记。

王鸿还说,你从网上购买的《芥藏楼诗抄》就是我帮他在扬州印刷的。起初,他与扬州印刷厂联系,要求竖排,印100册。印刷厂以印数太少,又是竖排,未肯接收。后来,由我出面与印刷厂协商,将竖排改为横排,仍印100册,厂方这才同意承印。书印好后,保存在文化局广储门剧目工作室。没多久,柳北野亲自来扬取走。柳北野曾给我寄来两方印章,其中一方边款刻道“刻充王鸿同志文房”,下署“北野”。

王鸿说,柳北野和扬州师范学院秦子卿私交很好,又都精于书印诗词。柳北野夫妇离扬返沪那天,秦子卿特地将他们送到瓜洲古渡,并作瓜洲送别诗,末句云:“二十四桥人去后,何时重访古扬州?”字里行间,饱含惜别之情。秦子卿还画了一幅梅花相赠,画上题诗:”金石声中染翰时,江南江北入新诗。欲知春色来何处,请看冲寒第一枝。“柳北野将这幅画作为插图,排印在《诗抄》书首,以为纪念。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