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火了!扬州这件珍贵文物您看出来了吗?

2019年08月 07日 08:0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电影截图

明代仙人乘槎犀角杯

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称“《哪吒》”)上映12天,票房已经突破26亿元。昨日,微信公众号“耳朵里的博物馆”发布推文,介绍动画电影《哪吒》中隐藏的若干个与文物有关的“彩蛋”。其中,包括哪吒出生之时,太乙真人在外喝酒所用的酒坛形象是马家窑文化涡纹彩陶罐,另有两只结界兽参考形象疑似三星堆的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及青铜鸟首。此外,还有商代乐器铙(náo)、商代饮酒器觚(gū)等也均有出镜。这篇文章介绍,电影中的某个片段化用了“仙人乘槎”的场景,配图便是扬州博物馆馆藏的一件明代仙人乘槎(chá)犀角杯。

1

寓意美好

“仙人乘槎”是传统神话故事

影片中,太乙真人和哪吒站在如梦如幻的《山河社稷图》里,为了安慰情绪低落的哪吒,太乙真人便用水流幻化出类似过山车的样子,来了个“激流勇进”,带着哪吒徜徉其中。该微信推文介绍,“激流勇进”就是化用了“仙人乘槎”的题材。

“仙人乘槎”是什么呢?其实,这是我国传统神话故事。“槎”是木筏,其造型灵感来源于张华在晋代志怪小说《博物志》中描写的仙人乘舟凌空到天河的神话故事,大意是说,天上的银河与大海是相通的,每年八月,都有仙人槎在天与海之间往来,人登上仙人槎便可上天。也有人说,这个仙人的原型是张骞,他在寻找黄河源头的过程中,因为黄河通向了银河,便在天上遇到了牵牛织女,神话般的想象也就此展开。

当然,后来“仙人乘槎”题材也出现诗歌中,被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苏轼就曾写道“岂知乘槎天女侧,独倚云机看织纱”。

2

“扬博”馆藏

明代仙人乘槎犀角杯是件饮酒器

扬州博物馆馆藏的明代仙人乘槎犀角杯是一件饮酒器,1961年由扬州市福利公司捐赠,其高8.6厘米、长26.5厘米、重261.5克,为一级文物。

雕刻艺人选用一支上乘的犀角,依其自然形状,雕刻成树槎形的一叶扁舟。又以角根为槎尾,以角梢为槎头,角梢处钻出一圆形流孔用以饮酒,槎身和槎底环绕浮雕的流水纹,槎内端坐着一位老者背靠假山和枯木,神态怡然。整件作品采用圆雕、透雕、浮雕和浅刻相结合的技法,使整个作品层次丰富,精美异常。在4日刚结束的“水蕴华章”——大运河文物精品展中,这件仙人乘槎犀角杯也在展出之列。

扬州博物馆保管部主任庄志军介绍,犀角即为犀牛之角,是世界上非常名贵的牙角料之一,在古代它与夜光璧、明月珠相提并论。“‘仙人乘槎’其实是明代十分流行的题材。”庄志军介绍,明代中期,“仙人乘槎”主题的民窑瓷画十分盛行。通常,画面上有一位仙人,怀中抱物,乘一叶小舟,在波涛之中飘然前行,有的图案上,苍穹之上还闪现星图,更增添了一种神秘色彩。

3

文物趣闻

扬州流云木槎入驻故博

庄志军介绍,扬州最为著名的一件木槎应为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流云槎。

这是明代弘治年间状元康海的故物,高86.5厘米、长257厘米、宽320厘米,原藏于扬州康山草堂,是一件可躺可倚的树根家具,赵宦光在其身题有“流云”二字,故称之为“流云槎”。槎面及边缘还刻有董其昌、陈继儒,阮元、半亩园主人以及王衡永题记五则,因为有了这些大儒题刻铭文,流云槎也因此身价倍增,名声鹊起。

这件流云槎至今已有500余年的历史,传承有序,名人递藏。清乾隆初年,时任扬州盐商商总江春(江鹤亭)从破落的康海后人处购得宅第,并以千金购买流云槎。后来,随着江家的败落,道光二十年(1804年),流云槎又被阮元重金收购,随后修整。之后,阮元将其转赠给时任江南河道总督的麟庆(半亩园主人),麟庆又为其添配了楠木云纹木座。100多年后,即1958年,麟庆后人王衡永将其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流云槎是一件家具,当时的人们或坐或躺在上面,自诩为仙人。”庄志军认为,流云槎其实也是“仙人乘槎”题材的一种表现形式。

记者林倩雯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