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个园走出的著名经济学家 人生起伏见证国家时代之变

2019年08月 10日 07:4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李天民

父亲李天民去世已12年,这十几年间曾有多少次想拿起笔写一写父亲,但千言万语真不知从何写起。今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无论如何得为父亲写点儿纪念的文字,以偿多年的夙愿。

父亲一生尽瘁于党和国家的教育事业,然而平时在家里却很少跟我们提及他这一生所创下的业绩。及至2007年冬去世,我应邀去北京参加中央财经大学为父亲举行的追悼大会,才从学校领导宣读的悼词中获知,原来父亲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会计学家”“新中国会计学界的奠基人”“在管理会计基本理论研究方面具有国际先进水平”。此前,为表彰他的突出贡献,自1992年10月起,父亲即成为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

父亲1919年出生于扬州的一个名门望族。这个家族于1862年—1926年,在此生活了64年。个园彼时只是位于扬州市东关街的一处前宅后园式私家花园。1919年10月,父亲就诞生在这个园子里。他的弟弟李天和也在这里出生,后来成为著名的美籍华人电工科学家、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1983年回国出席全国科技大会,受到邓小平同志的亲切接见。父亲自小天资聪慧,1933年秋,以同等学历考入当时全国四大名中之一的省立扬州中学高中部。这所学校所聘教师多属国内一流,比如教授国语的范耕砚先生,教数学的汪静斋先生,教英文的厉志云先生,都是享誉当时教坛的名师。数理化教材采用的是交大本科用的英文课本,学生做习题一律要求用英文解答,这就为父亲后来从事教学与研究,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外语基础。

1936年,父亲高中毕业参加高考,结果“连中三元”,分别被当时的上海商学院、交通大学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和美国教会办的私立沪江大学录取,最终父亲选择了交大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就读,该院院长是当时的北宁铁路局副局长徐承懊。父亲刚入学一年,就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为避战乱,学校决定内迁湘潭。后因日寇南侵,父亲只好辗转赴沪,转入复旦大学经济系二年级继续攻读。青春无问西东,岁月自成芳华。怀揣鸿鹄之志的父亲,在复旦大学求学期间一心就想着将来学成之后能够报效祖国,因此,念兹在兹,整天没日没夜地拼命苦读,终于迎来了大学毕业的一天。由于父亲入校以来每学期各科成绩均为“A”,因而荣获当时文汇报颁发的“纪念谢晋元将军高校奖学金”100银元。该项奖学金每学年只发给交大、复旦两所高校各一名成绩优异的学生。学校专门为此举行授奖仪式,由校长亲自颁奖。

大学毕业以后,父亲本以为通过这么多年的苦读可以到职场一展宏图了,可谁知当他离开复旦校门时,上海已成一片孤岛,租界四周全被日寇包围,十里洋场满目皆是威士忌中的醉生梦死、爵士乐中的糜烂疯狂。为了谋生,父亲经人介绍,进了谦泰商业银行工作。据父亲后来回忆说,当时上海四川路、江西路一带,这类银行多达百余家,大多是由先前的旧钱庄、银号改组而成,其主要业务无非是炒买炒卖黄金、美钞、中外证券,生意异常火爆。担任银行高级职务的,比如经理、副理还有襄理等等,都是些略识之无的市侩,父亲作为刚入行的大学毕业生,只是一般职员,不过薪金、花红不菲,却与之前怀抱的理想、志趣相去甚远,对前途甚感迷茫。

正当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抗战胜利的喜讯传到了上海,人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父亲于1945年10月凭自己的实力考入声名显赫的中国通商银行总行工作,在那儿一直干到上海解放。

就在父亲迎来自己30岁生日的喜庆时刻,他在收音机里突然聆听到开国大典的喜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又正值自己三十而立之年,父亲心潮澎湃,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新中国成立之初,党和国家的教育事业急需大批教学、科研人才,父亲主动放弃了在中国通商银行总行的高薪职位,积极投身国家的教育事业。很快父亲即被聘为上海立信会计专科学校副教授兼会计教研组组长,同时兼任东吴大学审计学副教授、圣约翰大学高级会计学副教授。为填补新中国会计学方面的空白,我国会计学界元老潘序伦先生亲自上门找到父亲,鼓励他尽快牵头组织编写一部配合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经济政策和各项财经制度与措施的新审计学,这其实属于筚路蓝缕的开创性工作。父亲起初有点畏难,不敢应命。在潘老的一再鼓励和大力支持下,经过一个阶段的艰辛探索和奋力苦战,父亲的处女作《审计学教程》于1951年正式出版,并在全国各高等院校投入教学使用。

随着国家教育事业的向前推进,1952年10月,国家对高等院校实施院系大调整,父亲所在的上海高教系统,由16所高校,其中包括交大、复旦、上商、东吴、大同、沪江、光华、圣约翰、暨大、大夏、立信等整合而成的上海财经学院正式成立了。父亲被安排在该校的第一大系——会计系,任会计核算原理教研组组长,系主任为杨荫溥教授。这期间,父亲开始对前苏联专家马卡洛夫关于社会主义会计核算对象、职能与方法进行了深入思考并提出质疑,同时结合我国国情,于1958年推出了他的呕心沥血之作——《会计核算原理》,由中国财政出版社出版。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率先突破前苏联框框的第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编教材,对新中国会计基本理论的形成与实践探索具有前无古人的独创性建树,因此在学术界迅速引起轰动。紧接着,父亲的另一部著作《工业企业财务计划》出版,赢得企业界的广泛欢迎与好评。为表彰父亲的突出贡献,上海市委于1956年夏,特地让上海市房管局将位于上海市石门二路60号的一套三居室公寓拨给父亲,极大地改善了居住条件。

“文革”期间,父亲随着所执教的经济学、会计学被边缘化,甚至被取消,被迫“靠边站”,他本人也受到冲击。1969年冬,父亲被下放到当时的苏北宿迁县农村接受“再教育”,不久被县教育局调到一所中学任高中英语教师兼班主任。自此远离高校,沉寂了整整十年。

岁月在悲喜中流淌,命运在挫折中转换。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父亲的处境开始逐渐好转,先是被调往连云港财经学校担任会计教研组组长。其间,因为工作业绩突出,父亲于1978年当选为连云港市新浦区第八届人民代表和市政协委员。及至1979年,对父亲来说,那更是一个令人振奋、令人难忘的春天!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改革开放春风化雨,我国进入了百废俱兴的新时期。彼时又像新中国刚刚成立时一样,国家急需大量的经济建设人才,高校也需要大批具有丰富的教学与科研经验的教师。此时适逢父亲60岁诞辰。父亲的生日,是我们全家盛大的节日。就在家人张罗着为父亲庆生的当儿,来自国家财政部的一纸调令,将父亲调往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中央财经大学的前身),任国外会计教研室主任。父亲立即打点行装,乘上北去的列车,进京赴任。

到了北京,父亲风尘未洗,即带领他的教学科研团队投入工作。通过连续数年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地苦干、硬干,终于完成了校领导交办的三项任务:一是向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社会介绍西方财务会计自新中国成立以来这些年的发展变化情况;二是引进和开设了现代管理会计这门新课程;三是着手筹建外国会计专业,制订教学计划及各门主干课的教学大纲,向国家输送了一批又一批通晓西方会计理论与方法的高级专门人才,这批同志学成之后回到各自的岗位,有的甚至是某单位、某部门、某系统的领导岗位上,对推进我国改革开放伟大事业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981年,父亲的著作《管理会计基础》问世,这是我国第一部管理会计方面的自编教材。1990年,父亲又推出了力作《现代管理会计学》,由上海立信会计出版社出版。此书兼具研究与实务价值,因此出版后,一时间洛阳纸贵,当年就发行百万册,仍供不应求,直至父亲逝世后还一版再版。父亲这一生可谓著作等身,出版各类专著40余种,累计600余万字。

父亲自1985年起,还兼任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经济类专业的管理会计学课程的主讲教师,每学年在央视一套向全国滚动播出,深受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1994年11月在中央电大15周年校庆暨全国广播电视大学表彰大会上,父亲被授予“优秀主讲教师”荣誉称号,并从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父亲生前常对我们说:“一个人的个人命运,其实常常是跟国家和时代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的。”

是啊,父亲30岁正当青春迷惘之时,欣逢新中国诞生,个人理想与抱负在建设新中国的伟大征程中得到了施展;而60岁刚刚跃出事业与人生的低谷,又恰逢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到来,于是又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父亲虽已离开我们十多年了,但他生前所创下的业绩和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却又似沉寂在时间深潭中的一枚枚金币,依然闪耀着价值的光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