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湖走笔(二首)

2019年08月 10日 07:4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作梗

遇天乐湖忘返

还没从铜山准提寺的钟声里走出,

天乐湖哗啦一声从我们眼里摔出去,

泼洒了一地。

这是另外一个向度的凸出,

虽说与铜山刚好相反,

但依然使平原有了好看的起伏。

我们忘了来自何处,又将到哪儿去,

仿佛饥渴的旅人,我们抱着这

天赐的一罐清凉福音畅饮,

不知今夕何夕:

——沉沦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沉沦即

拯救;而贪婪,在此余兴被猛然

激活的时刻,正是一种

不可被亵渎的珍惜。

于是我们的浮生有了寄托——虽然是

短暂的寄托。暮色漫起,天乐湖将

所有物事的影子,连同铜山的

钟声和我们心灵错乱的

倒影细心归拢,

慢慢放进了心底。

世界安静如湖边落满鸟鸣的椅子,

等着星光和我们的夜游去落座。

夜宿天乐湖遇雨

雨加重了饥饿感,

仿佛雨声是另外一只蓬松的胃。

“有时是酒不够,有时是酒杯不够。”

关掉灯,而夜色愈发明亮。

桂花的香气被雨吹落到湖中,枝头空如

新房。还有哪一条路没被雨水带走?

在翌日行将启程的旅行中,

我会去天上选择出行方式吗?

我有意忽略这个异地的午夜,仿佛在

拉开的抽屉里塞进不安。

空气中有今晚要做的梦在走动,透过雨声,

几乎看见那个梦趿拉着床前的

拖鞋,就要越过门,

去关闭走廊上的那盏摇晃的灯……

然而这躺在床上的身体,是此刻

梦游的我还是梦游回来的我?

我想起老布美肌园里的三千棵桂树,

一夜在雨中走失,桂花如泣如诉,

而他去到彩云之南,幻想采摘到灵芝草。

这雨,这雨中的天乐湖,

整个夜晚都是乡村的,

——尽管来此夜宿的全是城里人。

有必要修订一部雨声中的草木之书吗?

我慢慢进入梦乡像回到早年的湖北之夜,

那儿除了蛐蛐给梦缀着花边,

就是无始无终的雨水,

敲打着母亲床头的灯火。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