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老电话兵杨礼荣:那枚弹片至今残留在头颅

2019年08月 14日 07:58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老兵档案

姓名:杨礼荣

年龄:89岁

出生地:淮阴泗阳元集村

现居地:扬州

战斗经历:17岁参军,18岁入党,经历了淮海战役、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在部队荣获两次三等功,获得淮海战役纪念章、解放战争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


在扬州市区军队离休退休干部休养三所里,住着一位89岁身材瘦削、精神矍铄的老人,他与许多身边的老人一样,每天和老伴去瘦西湖散步,买菜做饭。

老人曾参加过淮海战役、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至今他的头颅里仍残留着一块弹片。老人叫杨礼荣。

17岁参军

第一次战斗就抓两俘虏

还获奖一支新枪

1948年8月,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17岁的杨礼荣参军,成为当时的江淮军区独立团的一名战士。刚参军不久,杨礼荣参加了安徽芜湖的一场埋伏战。敌人被打得措手不及,掉头就跑,杨礼荣和战士们在后面追。跑到河边时,身手矫健的杨礼荣也跟着下河,一下子控制了两个俘虏,命令他们把枪栓拿掉揣在背包里,又命令他们把刺刀挂在肩膀上,然后押着俘虏往回跑。杨礼荣说,那时年纪虽小,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一心就想着消灭敌人。

“那天我很开心,连长不仅当众表扬我的勇敢,还把我俘获的一支‘三八’步枪奖励给了我。”

同年11月参加一场战斗,让他亲历了战争的残酷。“敌人火力很强,当时就想着抗敌,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身边的情况。”杨礼荣回忆,直到发现自己的棉衣烧着了,正好赶上撤退,他一下子跳到河里,灭掉了身上的火。“我这时才发现棉衣烧起来的位置恰好放的是手榴弹,一阵阵后怕。” 

当电话兵

冒着炮火不断接电话线

中弹负伤,弹片残留在头颅

解放战争结束,杨礼荣辗转安徽蚌埠、上海奉贤等地,执行维护当地社会治安、交通安全等任务。1951年9月底,他接到命令入朝,步行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成为一名电话兵,担任208团通讯连二排六班的班长。“信号不能断,要保证上面的指挥畅通。”1953年4月,在上甘岭右侧五圣山战斗中,遇到敌人多次炮火攻击,电话线一次次被炸断。杨礼荣和电话班战士就一次次冒着硝烟接电话线。“突然身边一阵轰响,我头部中弹负伤。”从此,这枚弹片一直陪伴着杨礼荣。多少个夜晚,老人因为剧烈头疼而惊醒,起身下床久久不能入睡。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就向组织要求重返战场。组织却因为身负重伤,将其调到西南成都军区成立预备师。此后又到东北生产兵团、重庆步校……1987年从重庆干休所离休到了扬州。“因为我的岳母老家在镇江,最后就到了扬州。”杨礼荣说。

收获爱情

负伤受部队嘉奖

与打腰鼓送喜报的她“牵手”

杨礼荣告诉记者,老伴蒋秀华比他小10岁,是他的小老乡。当年,他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战斗中英勇负伤受部队嘉奖。喜报发到家乡,由当时的优秀青少年敲锣打鼓地将喜报送给他的母亲。当时只有15岁的蒋秀华就是其中一位打腰鼓的姑娘。

老母亲欢喜地接过喜报,也一眼相中了蒋秀华。后来在老人家多次请人撮合下,相隔千里之遥的杨礼荣和蒋秀华艰难地匆匆见了两次面,确定了关系。最令杨礼荣毕生感念在心的是,蒋秀华20岁那年,面临考大学和结婚两个选择。“从我内心而言,她是新时代的女性,成绩优秀,应该去考大学。所以当时给她出了难题。如果选择我,就从老家到部队里找我。”

为了爱情,20岁的姑娘蒋秀华独自一人坐了几天火车、汽车。“当时我不在部队,到大山里训练去了,好不容易通过电报联络,终于见面了。”

“现在生活如此美好,作为一名老兵,我感谢党和政府,感谢无数革命战友的牺牲奉献!”杨礼荣说。

通讯员王娟高月梅 

记者张庆萍视频褚志伟顾欣


责任编辑:邵丽萍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