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井队“铁姑娘” 转战湖北深山找矿藏

2019年08月 15日 07:5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薛秀芳在冲洗钻台上的泥浆

薛秀芳(右)在钻台工作

钻井队姐妹们合影

邗江区汊河街道许庄社区空竹队队长薛秀芳,今年63岁。年轻时,她曾是地质钻井队的“铁姑娘”,退休后她发挥余热,带出一支特别能战斗的社区空竹队,经常为社区增光。在上周举行的中国常熟国际空竹邀请赛上,许庄社区空竹队在团体混合组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当年的钻井队精神,依然在薛秀芳身上熠熠发光。

弱女子成找矿人

跟着钻井队辗转湖北山区

“我老家在汊河,因为父亲在湖北地质系统工作,根据当时的政策,我和姐姐有机会招工进入地质大队。”薛秀芳说。

1975年10月,年仅20岁的薛秀芳满怀憧憬,离开扬州,被分配到湖北第三地质大队“三八”女子钻井队。为了显示地质女工的新风采,20多名二三十岁的年轻女子组成钻井队,像男人一样常年转战野外,负责钻井找矿。

“地质大队有不同部门,我们只负责钻井,从地底下取出岩石,然后由专业人员进行化验,分析矿藏情况。”薛秀芳说,钻井是一个类似打桩机的大机器,她们5个人一组,每天24小时轮班,日常工作就是守在钻机旁操作,把钻杆一个接一个地放进钻孔。

薛秀芳说,打一个井少则四五天,多则几个月,钻井队在野外每隔一断时间就要换一个地方,“我们有两套钻井设备,去一个新地方,另一套设备提前安装好,我们上午才离开上一个工地,下午就又在新的工地上班了。”

从1975年招工进地质队,到1981年底结婚怀孕离开,薛秀芳在野外工作6年,跟着钻井队先后辗转湖北广济、蕲春等地的不同山区,“有时一个县要跑四五个地方。”

深入大山里钻井

最艰苦时宿舍搭在坟场

“在野外钻井,条件相当艰苦。”薛秀芳说,她们多是在湖北山区钻井,每到一个地方,能驻扎的都是当地最差的地方。因为好的地方老百姓要种粮食,坟地是钻井队最经常驻扎的营地,有的地方棺材露出地面,她们的床就搁在棺材板上。钻井队驻扎在广济县一个叫松阳的地方时,每到下半夜,就看到对面磷光闪闪,一开始以为是老乡们点的灯,后来才知道是磷火,好在那个时候大家都年轻,不迷信,也不知道害怕。

野外钻井队的宿舍也很简陋,好一点的就是用土坯墙,上面盖油毛毡或芦席,差一点的就是用铁丝把毛竹扎起来做墙,上面盖油毛毡或芦席,搭房子也是自己动手,材料准备好了,半天就能把简易芦席棚搭好。

钻井队距离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那时没有自行车,更不要说有汽车,大家都是步行上班,沿着山间的道路来回各要一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吃饭时,钻井队就派一个人去驻地食堂,把大家的饭菜一起带过来。

那时也没有什么通讯工具,有什么事情都是人工带话。有时半夜机器坏了,就留3个人值守,另外两个人打着手电筒到驻地找维修人员。遇到有人生病,又没有车辆过来,病人只能由大家抬着下山去找医院。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短短几年间,“三八”女子钻井队先后为国家找到了铜矿、磷矿、煤矿等矿藏。

女子钻井队影响大

成为电影开映前的加映片

钻井队流动作战,队员们的户口也流动,“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钻井,先要到当地报户口,肉、肥皂、煤炭等都是凭户口供应,女同志另外有一斤红糖的计划,这在当时是很好的待遇了。”薛秀芳说,到当地报了户口后,这些计划供应的物品就可以在当地享受。

对于单身职工来说,流动工作的困难还可以克服,对于有家庭的职工来说,会有更多不便。“有个镇江老乡,两口子都在地质队,有一儿一女,儿子放在老家上学,女儿带在身边,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女儿就转到当地上学,一年换了三四个学校。那么小的孩子,大早就要拎着煤油灯到学校早读。”薛秀芳介绍。

“当时的工作环境很艰苦,但我也很自豪。”薛秀芳说,当年能被招工,有工作拿工资了,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是很开心的事情。“三八”女子钻井队在当时也很有影响,经常有媒体来采访报道,那时候放电影,正式片子开映前有一个加映片,放的就是“三八”女子钻井队。

40多年过去,“三八”女子钻井队的经历也成为薛秀芳一辈子的宝贵财富,“‘三八’女子钻井队的精神就是巾帼不让须眉,后来无论从事什么工作,我都有不服输的劲头,男同志能做的,我一样能做好。”通讯员陈雪丹

记者仲冬兰文/图


责任编辑:邵丽萍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