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园水心亭骑马楼启动修缮 片石山房曾有古槐

2019年08月 16日 08:0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古槐


何园水心亭、骑马楼是何园重要的古建筑。记者昨在现场看到,工人正在搭建脚手架,修缮工作刚刚启动。其中,水心亭继2017年修缮后再次修缮,主要是因为亭顶砖雕风化严重,砖雕出现损坏情况。

除了水心亭、骑马楼,何园东门长廊也在修缮。

这张水心亭老照片 见证片石山房曾有古槐

先请看一张珍贵的水心亭老照片——

片石山房又名双槐园,是因为园内的古槐树。何园老员工张玉顺收藏的一张老照片中,就能看到古槐的影子。

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70年代,拍摄的主角虽然是水心亭,但古槐也在里面显示出来了。张玉顺说,只是当时这棵古槐长势已不太好,而到了1979年古槐就被砍掉了。“可以说,这张水心亭的老照片,无意间收入了古槐最后的树姿。”

古槐被砍掉后,何园有意识地将古树树兜进行了保存。“大的那棵的树兜开始用来作为一盆红花檵木盆景的放置台,后来因为风吹雨淋,慢慢腐烂了;小的这棵的树兜一直放在室内,后来又用油漆漆了,保存完好;1990年,景观设计大师吴肇钊将它设计制作成围棋棋台,放置在片石山房。”

水心亭

水心亭修缮亭顶的砖雕

亭顶玻璃将换成彩色

水心亭2017年进行过修缮,仅仅只过了两年时间再次修缮,主要是因为亭顶的砖雕因风化而损坏,其次屋顶小瓦也有少量坏掉,需要更换。

上世纪90年代,水心亭进行过一次全面修缮。张玉顺回忆,当年,亭子的椽子被白蚁噬咬,导致水心亭倾斜。“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启动紧急修缮工作。一方面防治白蚁,一方面把亭子修缮到原样。”

正是在这一次修缮中,亭顶镶嵌在砖雕中的彩色玻璃损坏了。原来,亭顶四面的彩色玻璃,每面都不同,分别是黄、绿、红、蓝4种颜色。损坏后,只找到了蓝色玻璃。“后来,只能买了普通玻璃,在玻璃上涂上黄、绿、红三种颜色的油漆,但人工涂的颜色不几年就褪色了。”

彩色玻璃,是何园建筑“中西合璧”的一大特色。何家后人何方回忆,她记得的厅,有四面都是大块玻璃,大概是供赏花用的花厅,有用红黄蓝绿紫各种彩色玻璃作四壁大窗棂兼墙体的洋厅……“我们对洋厅很感兴趣,因为那五彩斑斓的玻璃很好看,特别是阳光灿烂的晴天,太阳照在五彩的窗棂上更是耀目……灯下面有的还悬挂着一些玻璃做的三角形或菱形的小柱体,风一吹,柱体叮咚作响,十分悦耳。”

张玉顺说,这次修缮亭顶的砖雕,镶嵌在砖雕上的玻璃也将更换成彩色玻璃。

骑马楼

骑马楼被誉为“名人楼”

主要对屋顶层面进行修缮

骑马楼,是何园的客舍,其建筑无论上、下,东、西,前、后,楼道相连,宛如迷宫。这一特点,与何园“上下相连、四通八达”的风格一脉相承。

对现在的游客来说,熟悉的名字为骑马楼。实际上,在较早的时候,骑马楼叫走马楼。著名园林大家陈从周在《扬州园林》一文中,“片石山房一名双槐园……山旁还存有走马楼(串楼)……”

张玉顺说,骑马楼的建筑特点,是有走廊可以通行的楼层,甚至在里面还可以骑马。

张玉顺认为,骑马楼堪称是何园的“名人楼”。国画大师黄宾虹六次来扬,就寓居在骑马楼东一楼。原来,黄宾虹与何园园主何芷舠有姻亲之谊,黄宾虹还是何芷舠长媳之族叔。而当时何家收藏的名人书画以及为他推荐的收藏家的名人书画,对黄宾虹的影响深远。

黄宾虹91岁时给女弟子顾飞的《论画长札》中写道:回忆我二十余岁初至扬州时,有姻戚何芷舠、程尚斋两运转,宦隐侨居,家富收藏,出古今卷轴,尽得观览,因遍访时贤所作画……

骑马楼的修缮,也主要是对屋顶层面进行修缮。

除了水心亭、骑马楼,何园东门长廊也在修缮。何园老职工张玉顺介绍,东门长廊是何园对外开放时新建的,“当时,杉木建材紧张,建造时还用了一些其他木材来替代。”实习生沈威记者向家富文/图

扫码观看视频报道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