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三寸金莲”打游击 行军上树“赛小伙”

2019年08月 19日 15:4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解放初期,王文田与丈夫合影

解放初期,王文田(前排右)与女同事合影

阅读提示

今年95岁的王文田出生于山东聊城农村,18岁结婚后,受做地下工作的丈夫影响而参加革命。虽然裹过小脚,但她在部队急行军从不骑马,快走速度一点也不落后于男同志;她最擅长的是躺在树上睡觉;最惊心的是曾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我母亲党龄60年,近20年来疾病缠身,但她总不忘记让我哥帮她交党费,她说这是党员的义务。”王文田的女儿吴海燕说。

结婚时不知丈夫“职业”

受保护被接到根据地

“我与丈夫结婚时,根本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后来因出了叛徒,我才知道他是做地下工作的。”王文田虽已95岁高龄,但性格开朗、思维清晰。

“我出生于山东聊城农村,父亲扛长工,母亲帮人家纺纱织布。”王文田介绍,她在娘家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她从小就帮母亲干活。18岁那年,经堂姐介绍,她嫁到了聊城城里,当时只知道丈夫在外做信鸽行当。

婚后没多久,丈夫对王文田说,他要出门好长时间,可能会回来,也可能两三年也回不来了。王文田不明就里,而自从丈夫离家后,她的生活难以为继,靠帮人家做馒头、卖馒头为生。

直到有一天,有人前来将她接到了山东禹城根据地,王文田这才了解到,丈夫是“潜伏”在日军军营里的地下工作者,明里帮日本鬼子放信鸽,暗地里通过信鸽向游击队传递情报。因被叛徒出卖,丈夫被迫离开,而为了保护王文田,游击队将她接了出来。

行军上树“赛小伙”

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在五六岁时裹过脚,因为疼,夜里就悄悄地解下裹脚布,母亲打了我几次,看到没效果,七八个月后就不裹了。”王文田说,但这几个月让她的一双脚变了形,一直穿34码的鞋,要到童鞋店买鞋子。

“到了根据地后,我主要负责妇女工作。”王文田介绍,妇女工作首先是为游击队员缝衣做鞋,大家没日没夜地纳鞋底、鞋垫,就为了让队员们及时穿上新鞋;其次是宣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及动员妇女参加革命等,与电影《小二黑结婚》里的情节一般。

支援部队打仗也离不开根据地妇女。有一次,聊城的八路军被日军围困,游击队带领根据地群众前往增援。“我们急行军三天三夜,游击队队长看我是女同志,还是小脚,于是让我骑马,但我硬是与大家一起跑,速度不比男同志慢,因为及时赶到,最终我们胜利了。这时我才发现,脚上水泡也跑出来了。”王文田说。

根据地经常受到日伪军的骚扰,危险时刻存在,一旦路遇日伪军,王文田最拿手的是上树,她不但能在树上睡觉,还扯下树叶填饱肚子。王文田还曾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一次是参加与伪军的谈判时,对方突然开枪,子弹从她的耳边飞过;一次是借宿的房间里烧炭炉,她与另一女同志一氧化碳中毒,幸亏第二天清晨有人喊她开会,她被拖上毛驴背不久后被颠醒,于是立即回头救出另一女同志。

转业后当起普通工人

住院也不忘交党费

“我母亲在战争时期从不服输,但转业后却不争名不争利,并经常告诫我们不能忘本,要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吴海燕说。

“我曾担任过禹城妇联干事,解放初期担任华东公安部边防保卫局干事,1955年转业,先在上海工作,1966年调到扬州电讯厂。”王文田说,她1959年入党,来到扬州后担任厂党总支委员,工作岗位则是车间工人。

吴海燕说,因为年轻时风餐露宿,母亲一直患有气管炎,75岁后又患上了心绞痛,另外还患有“食道裂孔疝”。80岁后一年要住院一两次。 

但无论病情多严重,王文田始终保持乐观开朗的性格。而她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是叮嘱儿子代她向曲江街道洼字街社区党总支交纳党费,哪怕住在医院,她也会提醒儿子,且必须要看到缴费记录才放心。

“我作为一名普通党员,作的贡献还不够多,只要我活一天,都要交纳党费。”王文田说。通讯员李梅记者刘峰生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