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素新视角解读别样《红楼梦》

2019年08月 23日 11:32 | 来源: 南京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为一个自带流量的经典大IP,《红楼梦》自问世以来就衍生出诸多作品。随着研究解读渐趋深入,一些作者对其关注的角度转向不为人所注意的元素,比如其中的珠玉、植物,以及通过“颜色”来呈现古典色彩的繁复之美等。 

江苏《红楼梦》研究会会长、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苗怀明教授表示,一滴水可以观整个世界,对年轻读者而言,新的视角帮助他们打开一个奇异的世界,会让传统文化艺术再次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让经典

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红楼梦》被誉为一部百科全书,苗怀明称其展现了一个民族文化艺术的精髓。 

当下,众多与《红楼梦》有关的通识书籍走俏市场,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其题材多聚焦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花花朵朵、坛坛罐罐和衣食住行。 

“珠玉自应传盛世,神仙何幸下瑶台。名园一自邀游赏,未许凡人到此来。”这是《红楼梦》对大观园繁花耀眼、金玉满堂景象的赞叹。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的《吉光片羽:〈红楼梦〉中的珠玉之美》一书中,作者许丽虹和梁慧独具慧眼,挑选了头饰、颈饰、手饰、腰饰等珠玉、配饰这一微小细节,对《红楼梦》重新分析解读。 

两位作者都是珠玉研究者,国内艺术品鉴定师,其中一位从事古珠交易已有十多年。 

在大学开授景观植物学、植物与文学等课程的教授潘富俊,从植物的角度对《红楼梦》进行解读,他创作的《阆苑仙葩,美玉无瑕:红楼梦植物图鉴》成为自然科学与古典文学邂逅的创意之作。 

据该书策划编辑王溪桃介绍,书中收录了所有在《红楼梦》里出现过的植物,共237种,包括灵虚幻境植物、大观园的庭院植物、方剂药材等等。在她看来,植物与生活息息相关,从中不但能学到植物常识,也可借以了解《红楼梦》所处年代的日常生活。 

在《绝色:中国人的色彩美学》一书中,大学教授曾启雄凭借多年来对传统色彩的深入研究和深厚的国学功底,探究考察了那些记录在历史中已然褪色的、模糊的,甚至是被遗忘的色彩。因为记载了清朝康雍乾三代织染情况,《红楼梦》成为后人想象古代中国人在生活中使用色彩的实例。 

众所周知,曹家三代四人接连任职江宁织造,地处南京的江宁织造在当时不但代表了中国顶级的织染技术,同时也指引着生活服饰色彩的流行方向。受家族氛围熏陶,曹雪芹拥有丰富的织染色彩方面的知识,在《红楼梦》中一点一滴地呈现出来。

挖掘细节提出有趣新观点

从各自不同的专业角度出发,这些作者对《红楼梦》中不被人重视的细节进行了挖掘,提出一些有趣的新观点。 

比如《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写端午节快到了,深居皇宫里的元春赏赐下端午的节礼,其中,宝玉和宝钗的礼物是一样的,分别是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和芙蓉簟一领。黛玉、迎春、探春、惜春的礼物是一样的,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很多人认为这次的节礼非同一般,暗示了元春赞同宝玉与宝钗联姻的立场,所以,这份礼单被一再解读。 

但在许丽虹和梁慧看来,这份节礼是为端午节而来,这从礼物中所透露出的辟邪作用可以看出,而香珠也叫串珠,宝钗多出的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或许是元妃对薛宝钗选秀失败的一种安慰。” 

《红楼梦》的作者历来争论不休,后40回究竟是曹雪芹所写,还是高鹗补作或续作?潘富俊通过植物的比对,认为前80回跟后40回的作者不是同一个人。 

他把120回的《红楼梦》分为三个40回,第一个40回,平均每一回出现的植物有11.2种,第二个40回是10.7种,到了81回以后,植物变成了3.8种。此外,前40回总计出现165种植物,中间四十回有161种,后四十回只有可怜的61种,还多是常见的植物。

曾启雄将《红楼梦》与南京云锦进行比照。 

作为中国传统织锦技艺最高水平的代表,南京云锦现已成为南京的一张名片,其中,“挖花盘织”“逐花异色”等无法用机器来取代的技巧,则通过色彩的组织分布,表现出多色的图案。 

在《红楼梦》中,以单字描述色彩的有:白、素、黑、皂、墨、乌、黛、漆、灰等;用复字组成的色彩词语有:嫣红、硬红、轻金、乌银、黑灰、鸦色等;三字构成的词语有:石榴红、海棠红、密合色、秋香色、荔枝色等。曾启雄表示,这些字词大部分仍为大家所熟悉。

个性化信息

满足读者普遍需求

《红楼梦》有无尽言说的空间,也是无数研究者挖掘不尽的宝库。 

在作家毕飞宇眼里,《红楼梦》是研究中国式社会关系和中国式社会结构的标本与化石,通过它可以了解到那个巨大的、隐形的、神秘的中国。但在现代多元化的社会中,对今天的普通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而言,“别说那些草蛇灰线的伏笔隐喻、文化内核、人物背景,很多人连通读一遍原文、理顺情节都无法做到。” 

出版人宋瑞说,在对《红楼梦》的阅读中,利用碎片化时间获取个性化信息成为普遍需求,许多人现在更看重获取内容与时间成本间的“性价比”。在此背景之下,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解读《红楼梦》,都是用年轻的语言和元素吸引更多年轻人来阅读这部经典。 

在今天的图书出版界,这些作者因丰富的学识被称为“通识知识分子”,除了有着先期发现的独特视角,他们往往倾注长时间的专注和热情,在其作品中,更能为读者提供通行于不同人群之间的知识和审美趣味,最终引领大众去领略经典文学的魅力。 

业内人士表示,真正追溯起来,除了花花草草和坛坛罐罐,对《红楼梦》最贴近的挖掘当属红楼美食,《红楼飨宴》和《红楼食经》都是其中颇有分量的代表作品。 

作为与南京有很大关系的一部经典,从《红楼梦》的美食中可以一见南京的身影。南京读者王鑫告诉记者,冲着美食的诱惑去读,更能对南京文化有亲近感和认同感,“书中除了南京人爱吃的芦蒿,作为南京水八鲜的红菱和鸡头,出现频率也比较高,此外,还提到了莲藕。” 

在苗怀明看来,读《红楼梦》最好的方式是来南京,“作为一部具有自传色彩的小说,其中的金陵不仅仅是地理意义上的南京,更是一个江南温暖家园的意象。”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