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人生如戏不演戏 道是无情却有情(一)

2019年09月 01日 09:5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为“扬州八怪”的领军人物,郑板桥的“怪”体现在全方位。他才华横溢,却无师自精;他求官不易,却弃官归隐;他身为文人,却忌恨书生;他一字千金,却一贫如洗。

首先谈的是板桥的官场之“怪”。

郑板桥的官场履历很简单,乾隆七年任山东范县县令,十一年调任潍县县令,十八年离职,职级一直是七品。

虽然官不大,但对于板桥来说,这个七品官来得也不容易。四十年寒窗苦读,三次乡试,进士及第后又六年的漫长等待,直到人生半百时才如愿以偿。

为了求得功名,板桥的课外功夫下得不算少。

板桥首先想到的捷径是“高考移民”。由于教育高度发达加上指标的限制,江苏的高考号称“地狱模式”。其实大清就是如此,仅常熟一个县的状元数就比全国很多省都多。残酷的竞争逼得部分学子远走他乡,通过“高考移民”等方式实现“曲线救国”。

虽然考秀才没花多大劲,但板桥的中举之路一直不顺利,可以说是屡战屡败。思前想后,板桥准备模仿前辈贾国维,以直隶秀才的身份参加顺天府的“北闱”考试。

为何选择顺天府,因为这是京师之府,就如今天北京的学生一样,不但录取率高,而且当官的机会也多。

这里说下贾国维,他是咱们高邮人,曾冒名籍贯,参加了大清丙子科顺天府考试,顺利中举,进入内廷,可惜后来因人举报被取消资格,并打发回家。幸运的是他在康熙第四次南巡途经扬州时抓住了晋见机会,得到了康熙皇帝的赏识,特旨参加会试,结果中一甲第三名(探花),入翰林院、南书房,成为康熙名臣。

雍正三年,三十三岁的板桥来到顺天府四处活动。但也许是受贾国维事件的影响,有关部门把关较严,同时又有友人劝阻,板桥未能如愿(见板桥《刘柳村册子》)。

“高考移民”失败,板桥又想到了走后门。

钱不成问题,来京之前扬州著名盐商马曰琯接济了他些银子。板桥使尽浑身解数,拜访了老乡兵部职方司主事孙兆奎、大理寺少卿孙文,以及康熙的儿子、慎郡王允禧等人。诗递上去不少,话也说了不少,但始终石沉大海。

可悲的事,事情非但没办成,还因为高谈阔论、口无遮拦,得到了“狂生”的恶名:“喜与禅宗尊宿及期门、羽林诸子弟游。日放高言,臧否人物,无所忌讳,坐是得狂名。”

最终高兴而来,败兴而归,还浪费了大把的银子。

板桥以一首《沁园春·恨》发泄心中的郁闷:“花亦无知,月亦无聊,酒亦无灵,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焚砚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荥阳郑,有慕歌家世,乞食风情。”

词中,他看花、月、酒等世间万物都不顺眼,然后一口气用了“斫”“煮”“焚”“裂”“毁”“抹”等几个动词,感觉要砸烂整个旧世界。

到头来,板桥想想,还是靠自己的本事吧,发愤苦读,锤炼内功。

乾隆元年,板桥四十四岁时,终于凭着自己的能力中了二甲第八十八名进士。前途一片光明,板桥得意吟诗:“我亦终葵称进士,相随丹桂状元郞” (见《秋葵石笋图》)。

然而,短暂狂喜过后,新的问题出现了。当年共录取进士三百四十四名,而官员的空缺数额却远远低于这个数,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立即授官,否则只能候补。但清朝时,立即授官并不一定是按考核成绩排名依次递补,而是由朝廷的官员出面保举,没有背景肯定是不行的。

又到了找靠山的时刻,板桥动足了脑筋。他首先作了《呈长者》《读昌黎上宰相书因呈执政》诗给朝廷自荐,接着找到了中书舍人方超然、国子学正侯嘉璠等朋友。

然而,板桥的这些努力,都毫无收获,愿望成为泡影。但他不抛弃不放弃,就像他后来说的,“咬定青山不放松”,回扬后他立即拜访赏识他的两淮盐运史卢见曾。可惜卢当时正因贪污被弹劾,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条路断了。

板桥不死心,又找到江苏布政史晏斯盛。因为这人曾是板桥的考官,求职心切的板桥称他为恩师,反复写信给晏公“惭愧无才经拂拭,也随桃李谒高山”。宣扬自己才华的同时,请对方以地方长官的名义向朝廷引荐自己,“也应不肯他途进,惟有修书谒相公”(见《上江南大方伯晏老夫子七律》共四首)。

其实这也怪不了板桥,当年诗仙李白为了求官,不也写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吗?

当然,板桥不会忘记那位慎郡王。现在我们并不知道这位王爷起了哪些作用,但板桥就任之时,心甘情愿地为他刊刻了《随猎诗草》《花间堂诗草》。他在题跋中溜须拍马,比如表扬允禧的诗,一口气拉来五位唐代顶级大咖“杜甫、韩愈、王维、杜牧与韦应物”来吹捧这位年仅三十一岁的诗歌爱好者,估计是板桥先生在报答允禧的知遇之恩。

事实上,允禧的诗虽然还可以,但远不能与上述五人相提并论,流传于今的很少。

但不管板桥怎么努力,得到的最终结果仍是“等消息”。

沙永祥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