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读书? 孔子这样说

2019年09月 01日 09:5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读《论语》,让我感触最多的,不是孔子如何用心良苦地教育弟子,而是他那种忘食忘忧的治学精神。

真正有学问的人,非但不会夸耀自己的学识,反而更害怕自己的无知。在知识与学问面前,孔子非常谦逊。孔子曾对那些敬仰自己的人说:“我不是生来就有知识的人,不过是一个喜欢古代的东西,勤奋而敏捷地去学习知识的人。”在求知与好学方面,孔子当仁不让。孔子就曾自我夸耀地说:“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或许会有像我这样忠诚、信义的人,却没有像我这样好学的人啊。”

善者为师

孔子关于治学的名句,以“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最为人们熟知。此语,同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一无所知”一样,都是一种谦虚与自觉的大家风范。其实,“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并不完整,下面还有最关键的两句,那就是“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孔子虽然喜欢向有学问或一技之长的人学习,却从不盲从。因为他知道,老师的学识和品德,尤其后者,更能影响学生。所以,孔子才会说:“我会选择那些好的品德行为去学习,而以不好的品德行为作借鉴,从而改掉自己的缺点。”

“三人行,必有吾师”,是求知;“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是求仁。

不耻下问

孔子每到一地或每遇一事,必弄清原委由来,尤其是他最热衷的礼法制度。年轻时,孔子去太庙参加国君祭祖典礼,总是不停地向别人请教,几乎每件事都被他问遍。有人便讥笑他:“谁说‘邹人之子,懂礼仪’?他来到太庙,什么事都要问。”(孔子父亲叔梁纥曾做过邹邑宰,故被人称做“邹人之子”)

面对人们的议论,孔子坦然地说:“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一定要问个明白,这正是我知礼的表现啊!”

卫国大夫孔圉,死后谥号“文”。孔子学生子贡,有些瞧不起孔圉,便问孔子:“孔圉的学问和才华未必有多高明,他凭什么能得到‘文’的谥号?”孔子说:“孔圉这个人,聪明好学,遇到自己不懂的事,都会谦虚地向别人请教,即使对方地位低下,他也不会觉得羞耻,这就是他能得到谥号‘文’的原因所在。”

不耻下问,不仅是一种治学精神,更是一种治学品德。

学无止境

活到老,学到老。孔子也不例外。

《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晚年研读《周易》,因为经常翻看,结果串联竹简的牛皮带子都被磨断,只得重新更换书带。然而,重新更换的书带,没多久,又被磨断。韦编三绝,便出于此典,后人常用来比喻读书勤奋。

孔子非常推崇《周易》,甚至觉得晚年才有时间读它,有些迟了,他曾感叹说:“如果再早几年,在我五十岁时就读《周易》,或许我就不会有什么大过失了。”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学习有何意义?

孔子晚年的一段人生总结,或许最能说明问题:“我从十五岁立志于学习;三十岁时确立人生目标;四十岁时能不被外界事物所迷惑;五十岁时明白了自己应尽的使命;六十岁时能正确对待各种言论而明辨是非;七十岁时能随心所欲而不会超越规矩。” 

■广陵渔父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