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干林:孔先生

2019年09月 02日 10:3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孔先生给作者的留言

■华干林

被乡里人尊称为“先生”的有两种人:一是教师,二是医生。孔先生是我的母校唐刘中学的语文教师,正宗的孔门后裔。他在家中行二,于是一直自嘲为“孔老二”。

1972年,我才上初二。一次,语文老师布置了作文《我爱家乡》,老师对我写的作文给予好评。有一天,公社视导组来我们学校检查,我接到通知到老师办公室去,老师又让我拜见一位陌生的老师,他高挑的身材,清癯的脸庞,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他先开口跟我说话:“你叫华干林吗?”我怯生生地点了点头。他和蔼可亲地说:“你这篇《我爱家乡》写得很好啊,我要把它抄写了带到唐刘中学去。”然后又说了一些鼓励我的话。过了些日子,听唐刘中学的一位学长跟我说:“华干林,你不得了啦!你的作文被放大了贴在我们学校的墙上”。进入高中之后,才渐渐知道孔先生的一些情况。他五十年代从师范学校毕业,曾在兴化几所著名中小学任教,七十年代初因照顾家庭回到了唐刘,参与唐刘中学的创建,我们上高中时,他已经担任唐刘中学的教导主任。

那时候的孔先生正值壮年,一身才情。他的语文课,完全突破了一般框范,汪洋恣肆,挥洒自如,不仅给学生以极大的信息量,同时更能激发学生强烈的求知欲。先生的讲课风格对我影响极大,至今,我在课堂上还自觉不自觉地模仿先生当年讲课的神形呢。我在唐刘中学读书的日子里,孔先生如父亲关心儿子一般呵护我。

高中毕业时,孔先生给我的留言是:“生活是有远景和近景的,谁在近景区流连忘返,谁就将无法领略生活远景的无限风光”。孔先生的这段赠言,成为我一生的座右铭。

高中毕业之后,我闯荡社会,但无论走到哪里,总与孔先生保持着密切联系,先生总是对我热情鼓励,耐心指导。

1977年高考恢复,在孔先生的鼓励之下,我放弃了工作队结束之后可能走向仕途的机会,备战高考。

1978年,我首次参加高考,虽然未能被录取,但成绩却给了我充分的信心。1979年高考,我以几分之差,再度名落孙山。孔先生一直给我以鼓励。1980年,我第三次高考,分数高出本科线近40分。九月初,怀揣着追逐多年的大学梦,终于跨进了扬州师范学院的大门。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扬州工作,孔先生很高兴。他也有扬州情结,曾在扬州教育学院进修过,扬州的风物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给他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因此我工作之后,常邀请先生来扬州做客,情同父子般地游览、畅谈。

2013年,孔先生79岁华诞,唐刘中学历届校友代表、“孔氏门生”欢聚一堂。我为先生作诗一首,请扬州书法名家书写,先生十分喜欢:“泗水家声流韵长,芬芳桃李入宫墙。金声玉振传风雅,明道何惭居陋巷。”

近几年有了闲暇,我几乎每年都有时间回去看望先生。先生一天天地衰老了,耳朵有点背,高度近视的眼睛,也不能看书看报了。手颤抖,曾经龙飞凤舞的钢笔字,现在写起来有如蚯蚓一般。但是先生见到我,总是十分开心。今年春天我又去看他,事先电话告诉他,他竟在门口的大路上,伫立在早春的风中等我。他紧紧握住我的手,当我们四目相对时,我看见了他眼中闪出的泪花。

前不久,我出了本散文集,第一本就送给了孔先生,并恭恭敬敬地写上“请孔先生批改”。我多么希望孔先生能够再次批阅我的作文!先生用放大镜读完我的书,将这本书转赠给了另一位校友,同时嘱咐这位校友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两句话:“好书要有好人读,阅后转赠曹粉山先生”,然后用颤抖的手签上了他的名字。曹粉山学弟将照片传给我,我见之,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我算是个音乐爱好者,有一首歌是我的最爱——《长大后,我就成了你》:“……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奉献的是自己……”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