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栖居在扬州

2019年09月 09日 11:38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位于甘泉的陈园

老城区里的梅庐

东关街上的祥庐

扬州是座蜚声海内外的园林城市,除却上述诸经典名园外,近年来有数百座大大小小的城市公园,如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三湾湿地公园等等,均衡分布于扬州城乡。住在城里的人,出门不远就可以步入一座园林,为什么又那么热心自家造一座园子呢?缘由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数种:一为长期受园林文化的熏陶;二为出于对建设园林城市的文化自觉;三为改善自己的生活环境,实现梦想栖居的热情。

许少飞

扬州人喜欢造园。本书所著录的扬州百家园林,之所以冠以“新”字,原因有三:一是将它们与瘦西湖、何园、个园、小盘谷等传统经典名园区分开来;二是它们大都是近二三十年来建成的,有的甚至数月前才竣工落成;三是它们形制多样,既有仿古典形式的,也有英式乡村花园似的和枯山水模样的,甚至有中西融合等等的,都是随主人兴趣、爱好而建成的。

扬州是座蜚声海内外的园林城市,除却上述诸经典名园外,近年来有数百座大大小小的城市公园,如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三湾湿地公园等等,均衡分布于扬州城乡。住在城里的人,出门不远就可以步入一座园林,为什么又那么热心自家造一座园子呢?缘由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数种:一为长期受园林文化的熏陶;二为出于对建设园林城市的文化自觉;三为改善自己的生活环境,实现梦想栖居的热情。

生活在扬州的人,经受着城市历史文化的滋养,在一座座经典名园的山水边,亭廊下,花树前,看多了,看久了,许多人会自然而然地生出一个造园的梦,很想自家拥有一方清静、美丽、优雅、安乐的自然绿色的小天地。而这些新园林的主人们,与其他居民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并不停留在对传统古典名园的欣赏和仰视上,一旦自家的条件,包括空间、经济等等状况许可时,就会将在心里盘桓已久、构思多遍的蓝图,一步步付诸实现。从最初城里木香巷的木香园、东关街的祥庐、吕庄巷的紫园、凤凰桥街的万青山庄、缺口河东的武静园,到郊县陈园、顾氏园、燕燕居、梅园等等的出现,造园梦想的绿色涟漪,悄悄扩展,由城里而郊镇,而县城。转瞬二三十年间,新筑的私家园林就数量逾百了。

若论这逾百新园出现的意义,还应该从它们对城市建设和发展的意义,以及它们对城市文化的传承等方面来认识。    

其一,它们是园林城市不可或缺又十分精彩的一个组成部分

从扬州园林城市的构成看,除了唐代的“园林多是宅”,明清时期的“扬州园林甲天下”等等十分丰厚的园林兴筑历史和文化外,现今展现于世人眼前的,大致可归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的主体为蜀冈-瘦西湖风景名胜区、何园、个园、小盘谷等古典山水园林,以及改革开放以来,城园同步建设,市区主要水岸两侧,大道两边的风光带和小游园。如古运河、漕河、二道河两岸、文昌路、汶河路两侧。假山、池水、亭廊、楼堂、花树等古典园林物质构建要素,疏密有致地分布其中,仿佛它们是突破古典名园围墙的外延。与之相应的,有些大道旁的建筑也建成了古典形式,许多桥上也饰以亭廊,与原有的文昌阁、四望亭等历史建筑和谐一致,形成了城市独特的景观风貌。

第二部分是近年来,兴筑的大量的各种类别的可以休闲、健身、读书等等多功能的现代城市公园。它们既适应现代城市建设发展的需要,又多能与古典园林相融,彰显历史文化名城现代的生命力。这两部分构成了扬州园林城市建设的主体。

第三部分即是已逾百座、数量仍在不断增长的新的私家园林。说它们十分精彩又不可或缺,是因为它们大多星罗棋布于偏街深巷,净化和优化了城市的肌理。原先拥塞、杂乱的空间,檐翼飞举了,树绿花香了,小有山水了,变得洁净、优雅,生趣无限。近几年,我每有空闲,即随庭院艺术研究会的朋友去看私家园林,先后去过七八十家,分享园主们兴筑后的喜悦,也由衷地敬佩他们自觉地将自己的绿色小天地与美丽扬州的大构想联系在一起。城在园中,怎能少得了它的居民目发自觉地为它植树栽花、叠山挖池、建亭筑廊,兴造出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园林呢!嫌它们小么?新百家园林中,有不少空间面积要比小盘谷、匏庐、怡庐、蔚圃、珍园、萃园、汪氏小苑大得多,而且有的还颇具特色。如陈园的楠木厅,其体量是江南园林中最大的,园中又多古树名木,其中一株紫薇,形态优美,如宫中舞娘,亦为江南园林中所仅见。如顾氏园、馀苑皆占地数亩,都具有住宅居中、周以曲廊的建构特色;如静秋园对巨型湖石的自然分布;如空中花园层叠而上的绿植山水景观等等。再如祥庐、木香园、听雨书屋等常被央视、凤凰卫视拍成专题放映,梅庐、飞猫乡舍两园在央视“空间榜样”节目里向海内外示范等等。这些私家兴筑的园林,大小不一,形制多元,既是园主们对于居住环境所希望的具体呈现,又符合历史文化古城保护和发展的需要。例如,逸庐、听雨书屋、梦溪小筑、悦园、静庐,都在丁家湾附近。祥庐、闲鹤园、墨池、童园、听雨轩、还来小筑、德翠园、叠秀山房、云庐等分藏于东关街南北。它们像一块块碧玉,连缀在街巷的长藤上,成了街巷深处城市肌理部分洁净、绿色、美丽的景观。    

其二,私家园林是城市传承历史文化,建设现代社会文明的重要处所

扬州私家园林的主人,虽说都是平民百姓,但他们的职业、专长、爱好所标志出来的身份却各不相同,除了部分为企业家、公务员等等外,有书画篆刻家、名医、评论名家、古琴大师、戏剧名伶、记者、作家、木雕传承人、摄影家、古瓷收藏鉴赏专家、工程师、园艺专家、普通的工人农民等等。一处处宅园,既是他们生活、休憩、外适内和的后院,有的还是他们术业研究交流、传承技艺的工作场坊。

如桐林堂主人马维衡,是著名的古琴家和斫琴艺术大师,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广陵琴派)代表性传承人。园中有古琴博物馆、工艺坊,还出版琴刊。常年不断有外地琴家前来访问交流,除公益性演出外,每周还用一个晚上在园内传授古琴技艺。如虹桥书院主人、诗人蔡明勇,2015年创设书院,聘请扬州大学教授、国内著名诗歌评论家叶橹主持书院。近年来承办了“中国新诗百年论坛”,《扬子江诗刊》年度青年诗人颁奖大会,中美田园诗歌高峰论坛及多场扬州诗人诗歌朗诵会、研讨会,在国内外诗坛引起广泛关注和热烈反响。如方巷忠贞园主人卞正安,是古建专家、高级工程师,曾多次受有关部门指派,父子领队到国外建造中式园林。如帆圃主人韦明铧为著名文化学者,在园内写了《扬州文化谈片》等七十多部著作。园内亦富藏书,记者、学者、访问者不绝于门。如迎曦园主人李耀谦,是扬州中医“谦”字门传人,为扬州市名中医、中国传统医学专家。再如,逸庐主人钱伟鹏是我国著名古瓷收藏家、鉴定专家;逸苑主人徐宝珠是文物收藏、鉴定专家;真赏园主人戈宝楗为画马名家戈湘岚哲嗣,也是有名的玉石鉴赏专家;善缘园主周善生是木雕艺术传人,最近他觅得一块红木雕成《清明上河图》(局部);半隐阁主人罗和声是金属工艺师,亦善微书法,曾用三年时间在园内完成《三国志》六十万字长卷等等。

翻翻《扬州画舫录》,不难看到影园、休园、筱园、街南书屋、康山草堂等等一些明清时期扬州园林,有的园内养着花雅两部戏班,朝拈斑管,夕登氍毹;有的园内精研美食,著成《调鼎集》;有的常作诗文书画雅集,著名学者文士常主其家,编著刊印典籍;有的延集名医,研究医案;有的栽植名花异卉,莳养盆景等等,都随园林主人的学养、兴趣,将那个时代扬州的某种文化或技艺做到了极致,成了延传至今的文化遗产。而现代园林作为诸多文化的载体这一功能,似有减弱。除了盆景艺术等尚留在园林内,其余皆各归专业系统。而新的私家园林,因为园宅一体,园与宅连,园主人的职业、爱好、兴趣,往往成为这些园林的文化特色。同好雅集,师生传承,往来交流,往往都在园中发生、进行。如此,这些有文化特色的园子,就成了城市某种文化或技艺最初发育的源头和成熟的殿堂。历史文化是城市的根脉,于此可见扬州新百家园林对于传承历史文化、建设现代文明的重要意义。    

其三,私家园林是展示百姓人家幸福栖居的美丽窗口

这一条毋庸多说,只要看一眼园林主人们,站在自家庭园的山水花树间向造访的海内外游客介绍自己的园居生活时,脸上漾开的笑意,就会全然明白。一位园林主人说,“什么叫诗意的栖居?都说在远方,在青山绿水间。现在我们生活在洋溢着诗情画意的扬州城,四周有瘦西湖、何园、个园等古典名园和宋夹城、三湾等现代城市公园。自家的小园子里有山水花树亭廊,树上有花果有鸟鸣,池水中白天有云彩,晚上有月亮。一开窗,就是风景。一动脚,即在山水间。春夏秋冬,朝朝暮暮,生活其间,这不是实实在在的诗意栖居吗?”

两年前的端午,微信上传来一张照片,一看便知是东关街南的一座私家园林,三五个游客跟女主人一起在包粽子,周围是绿色的山水亭阁。轻轻点开放大看,游客中还有两个外国的金发少女,画面上,主客皆欢,其乐融融。看着看着仿佛听到他们一阵阵的笑声,随笑声而来的则是一阵阵粽叶的芳香。这应是新园林里最日常生活的一个画面,大概也就是诗意栖居带有人间烟火味的一种诠释。

新百家园林,表达了居民们对扬州历史文化的热爱,对古城保护的自觉,对园林城市建设的响应,是应该予以赞美的。几年前,我曾为祥庐写过一篇园记,文字不长,抄录在这里,就作为我对它们的赞美吧!

祥庐筑于东关街南深巷中,地不足二分,小则小矣,而山水花木亭阁俱备,堪称结构有法,布景得宜。山虽小,湖石数叠,可拟苍岩千寻;池不广,碧水一勺,以象沧溟,一样鱼翔浅底,邀云映月。凉亭只可半筑,不减檐飞翼举之态;桥小若剪彩虹一截,立于其上,亦生凌波照影之趣。而若登临暖阁,则可茗、可弈、可憩,又最宜眺望八方烟景,聘怀抒情。

园中地面,精铺细砌吉祥花街,四壁攀满苍翠络石,藓苔绣于石上,小草生于砖隙。池边古井、石栏,令人怀古。檐下题刻,发人幽思。更处处花承木映,藤绕蔓悬,又怎能不令小园自然风韵无限?

以故,游人皆曰:祥庐虽小,而景色如画,若芥子以纳须弥,可谓壶天藏春矣。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